小时候脑瓜疼简介,浮脉之单脉介绍

伤风之病, 本由外感,
但邪甚而深者,
遍传经络,
即为伤寒; 邪轻而浅者, 止犯皮毛, 即为伤风。 皮毛为肺之合而上通于鼻,
故其在外则为鼻塞声重, 甚者并连少阳, 阳明之经, 而或为头痛, 或为憎寒发热;
其在内则多为欬嗽, 甚者邪实在肺而为痰为喘。 有寒胜而受风者,
身必无汗而多欬嗽, 以阴邪闭郁皮毛也; 有热胜而受风者, 身必多汗恶风而欬嗽,
以阳邪开泄肌腠也。 有气强者, 虽见痰嗽, 或五六日, 或十余日,
肺气疏则顽痰利, 风邪渐散而愈也; 有气弱者, 邪不易解而痰嗽日甚,
或延绵数月风邪犹在, 非用辛温必不散也; 有以衰老受邪而不慎起居,
则旧邪未去, 新邪继之, 多致终身受其累, 此治之尤不易也。 盖凡风邪伤人,
必在肩后颈根大杼, 风门, 肺俞之间,

《脉经》:“寸口脉浮,中风,发热,头痛,关脉浮,腹满不欲食,浮为虚满。尺脉浮,下热风,小便难。”《脉诀》:“主咳嗽、气促、冷汗自出,背膊劳倦,夜卧不安。寸浮中风头热痛,关浮腹胀胃空虚,尺部见之风人肺,大肠干涩故难通。”

定义

感冒是小儿时期常见的外感性疾病之一,临床以发热恶寒、头痛鼻塞、流涕咳嗽、喷嚏为特征。感冒又称伤风。感冒可分为两种,普通感冒为冒受风邪所致,一般病邪轻浅,以肺系症状为主,不造成流行;时行感冒为感受时邪病毒所致,病邪较重,具有流行特征。

小时候脑瓜疼简介,浮脉之单脉介绍。由兹达肺最近最捷, 按而酸处, 即其径也, 故凡气体薄弱,
及中年以后血气渐衰者, 邪必易犯, 但知慎护此处, 或昼坐则常令微暖,
或夜卧则以衣帛之类密护其处, 勿使微凉, 则可免终身伤风欬嗽之患。
此余身验切效之法, 谨录之以告夫惜身同志者。

《活人书》:“寸口浮其人伤风、发热、头疼、关上浮腹满,尺中浮小便难,趺阳浮即为虚。”,《崔氏四言举耍》:浮脉主表,里必不足,有力风热,无力血弱。”《三因方》:“浮为在表,为风、为气、为热、为痛、为呕、为胀、为痞、为喘、为厥、为内结、为满不食。”《诊家枢要》:“浮为风虚动之候,为胀、为风、为痞、为满不食、为表热、为喘。左寸浮,主伤风发热、头疼、目眩及风痰,关浮腹胀,尺浮膀胱风热,小便赤涩。右寸浮,肺感风寒、咳喘、清涕、自汗体倦,关浮脾虚中满、不食、尺浮风邪客下焦,大便秘。”

风寒束肺证:风寒之邪侵袭肺卫,郁遏肺气,失于宣降,卫表失和所引起的咳嗽,咳痰清稀色白及发热恶寒,头身疼痛等症。

本病发病率占儿科疾病首位,除了4-5个月以内小儿较少发病外,可发生于任何年龄的小儿。本病一年四季均可发病,以冬春多见,在季节变换、气候骤变时发病率高。小儿患感冒,因其生理病理特点,易于出现夹痰、夹滞、夹惊的兼夹证。

《李杲十书》:“浮脉所主病,一则为风,一则为虚。”

寒邪客肺证:寒邪侵犯肺系,肺气失宣,郁遏阳气,常表现咳嗽气喘,痰稀色白,畏寒肢冷等症状。

西医学将感冒分为普通感冒和流行性感冒,后者即相当于中医学时行感冒。

《外科精义》:“浮脉其主表证,或为风,或为虚。”

  病因

病因病理

新京葡娱乐场www2977 ,《濒湖脉学》:“浮脉为阳表病居,……浮而有力多风热,无力而浮是血虚。寸浮头痛眩生风,或有风痰聚在胸,关上土衰兼木旺,尺中溲便不流通。”

风寒束肺证:风为百邪之长,常与寒邪合并,侵犯人体。肺位上焦,开窍于鼻,外合皮毛,风寒之邪从肌表皮毛或口鼻而入,导致肺失宣畅、卫气郁滞的风寒束肺证。因此,张景岳说:“表证者,邪气之自外而入者也,凡风寒暑湿燥火,气有不正,皆是也……阴邪化寒,寒则伤形……伤形者,浅则皮毛,深则经络,故凡外受风寒,而病为身热、体痛者,以寒邪伤形也。经曰:‘寒则腠理闭,气不行,故气收矣……’然而六邪之感于外者,又惟风、寒为最,盖风为百病之长、寒为杀厉之气。人身内有脏腑,外有经络,凡邪气之客于形也,必先舍于皮毛;留而不去,乃入于孙络;留而不去,乃入于络脉,留而不去,乃入于经脉;然后内连五脏,散于肠胃,阴阳俱感,五脏乃伤。此邪气自外而内之次也。然邪气在表,必有表证。”

小儿感冒的病因有外感因素和正虚因素。主要病因为感受外邪,以风邪为主,常兼杂寒、热、暑、湿、燥等,亦有感受时行疫毒所致。外邪侵犯人体,是否发病,还与正气之强弱有关,当小儿卫外功能减弱时遭遇外邪侵袭,则易于感邪发病。

《诊家正眼》:“浮脉为阳,其病在表,寸浮伤风头疼,鼻塞。左关浮者,风在中焦,右关浮者,风痰在膈。尺部得浮,下焦风客,小便不利,大便秘涩。”

寒邪客肺证:寒为阴邪,既可伤于肌表,又可直接侵犯脏腑,肺为娇脏,“其性恶寒、恶热、恶燥、恶湿”(《临证指南医案》),寒邪客肺,肺之宣降失职,加之寒邪易伤阳气,则易形成里寒证。正如《黄帝内经·素问》所云:“皮毛者肺之合也,皮毛先受邪气,邪气以从其合也。其寒饮食入胃,从肺脉上至于肺则肺寒,肺寒则外内合邪因而客之,则为肺欬。”

感冒的病变脏腑在肺,随病情变化,可累及肝脾;外邪经口鼻或皮毛侵犯肺卫。肺司呼吸,外合皮毛,主腠理开合,开窍于鼻。皮毛开合失司,卫阳被遏,故恶寒发热,头痛身痛。咽喉为肺之门户,外邪上受,可见鼻塞流涕,咽喉红肿;肺失清肃,则见喷嚏咳嗽。风为百病之长,风邪常兼夹寒、热、暑、湿等病因为患,病理演变上可见兼夹热邪的风热证、兼夹寒邪的风寒证及兼夹暑湿的湿困中焦等证。

《医学入门》:“浮主风者,风气浮荡也。”

  病机

肺脏受邪,失于清肃,津液凝聚为痰,壅结咽喉,阻于气道,加剧咳嗽,此即感冒夹痰。小儿脾常不足,感受外邪后往往影响中焦气机,减弱运化功能,致乳食停积不化,阻滞中焦,出现脘腹胀满、不思乳食,或伴呕吐、泄泻,此即感冒夹滞。小儿神气怯弱,感邪之后热扰肝经,易导致心神不宁,生痰动风,出现一时性惊厥,此即感冒夹惊。

《医宗必读》:“浮脉主表,膈病所居。”

风寒束肺证:风寒外袭,卫阳被遏,不温肌肤,营气郁滞,卫表失和,腠理闭塞,故《景岳全书》云:“凡初诊伤寒者,以其寒从外入,伤于表也。寒邪自外而入,必由浅渐深,故先自皮毛,次入经络,又次入筋骨,而后及于脏腑,则病日甚矣。故凡病伤寒者,初必发热,憎寒,无汗,以邪闭皮毛,病在卫也;渐致筋脉拘急,头背骨节疼痛,以邪入经络,病在营也。夫人之卫行脉外,营行脉中,今以寒邪居之,则血气混淆,经络壅滞,故外证若此。”肺失宣降,不得清肃,则肺气上逆,因“肺气清肃”(《医门法律》),“只受得本然之正气,受不得外来之客气,客气干之则呛而咳矣”(《医学三字经》)。因此,风寒束肺证的病机,可大致划分两个方面:一是风寒外束的卫表失和,一是邪伤于肺的肺失宣降。若风寒束肺证不解,表寒入里,寒壅肺气,气道不畅,则喘促发作,正如《症因脉治》所云:
“风寒喘逆之症,头痛身痛,身发寒热,无汗恶寒,喘咳痰鸣,气盛息粗。”若肺的宣发肃降功能失职,影响水津输布,水饮停肺,聚湿成痰,则易形成外束风寒,内有停饮阻肺,甚则头面浮肿的病症,或素有伏痰饮邪,内蓄肺系,外寒引动伏饮,诱发喘哮。

体禀不足,卫外功能不固之小儿,稍有不慎则感受外邪,久之肺脾气虚、营卫不和,或肺阴不足,更易反复感邪,屡作感冒、咳嗽、肺炎等病症,称为反复呼吸道感染儿。

《古今医统》:“浮以候表,诸阳之位。……心肺浮盛,风寒外部;左关脉浮,腹胀溲涩;右关脉浮,胃虚停食;肝肾并浮,则为风水。”

寒邪客肺证:肺受寒侵,肺气被困,寒壅于肺,肺失宣降,气道不利;寒伤阳气,阴寒内盛。总之,寒邪客肺证,其病机可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寒客于肺,肺壅气阻;一是里寒偏盛。若寒邪偏盛,也可伤及胃腑,影响受纳腐熟功能,“自此而渐至呕吐、不食、胀满等证”(《景岳全书》);也可留滞经络、关节,形成气血运行不畅的痹证或痉证;若寒邪直中于里,将出现肢厥、下利等急证,故《类证治裁》云:“凡伤寒不由阳经传入,而直入阴经者,手足厥冷,脉微细,下利清谷,名曰中寒,仲景所谓急温之,宜四逆是也。”

临床诊断

《景岳全书》:“浮脉为阳,……为中气虚,为阴不足,为风,为暑,为胀满,为不食,为表热,为喘急。”

  鉴别要点

1、发热恶寒、鼻塞流涕、喷嚏等症为主,多兼咳嗽,可伴呕吐、腹泻,或发生高热惊厥。

《脉确》:“有力表邪清涕嗽,恶寒发热令人愁,寸主头疼关腹满,尺司癃闭好推求。”

风寒束肺证:咳嗽,声音重浊,咳痰清稀色白,鼻塞,流清涕,头身疼痛,轻度发热恶寒,无汗,苔白或薄白,脉浮紧。以咳嗽,咳痰清稀色白和风寒表证并见为临床特征。

2、四时均有,多见于冬春,常因气候骤变而发病。

《脉诀汇辨》:“浮脉为阳,其病在表。左寸浮者,头痛目眩;浮在左关,腹胀不宁;左尺得浮,膀胱风热。右寸浮者,风邪喘嗽;浮在右关,中满不食,右尺得浮,大便难出。”

寒邪客肺证:咳嗽,喘促,胸闷,痰液清稀色白,形寒肢冷不发热,舌淡苔白,脉迟缓。以突然发作的咳嗽气喘和里寒证并见为审证要点。

3、血白细胞总数正常或减少,中性粒细胞减少,淋巴细胞相对增多,单核细胞增加。

《脉诀刊误集解》:“浮者阳也,……浮主咳嗽、气促、冷汗自出,背膊劳倦,夜卧不安。……脏中积冷荣中热。……寸浮中风头热痛,美浮腹胀胃虚空,尺中见之风人肺,大肠干涩故难通。”

鉴别分析

《三指禅》:“浮从水面悟轻丹,总被风寒先痛头,里病而浮精血脱,药非无效病难瘳。”

风寒束肺证与寒邪客肺证,病位均在肺,病因均与“寒”相关,故临床悉备共同的症状:咳嗽,咳痰质稀色白,恶寒,苔白。但因病位侧重点不同,临床症状也有表里轻重的不同。

《脉如》:“浮主于表……体法天属阳,脏司肺,时属秋,运主金也。为中气虚,为阴不足,为风、为暑、为胀满、为不食,为表热,为喘急。……寸浮伤风,头痛鼻塞;左关浮者,风在中焦;右关浮者,风痰在腻;尺部得浮,下焦风客,小便不利,大便秘涩。”

风寒束肺证:风寒外袭肺卫,束遏肺气,不得宣发肃降,气逆则为咳,故咳嗽,咳痰清稀色白;“《经》云:‘五脏六腑皆令人咳。’肺居外而近上,合于皮毛,皮毛喜受邪,故肺独易为咳也”(《备急千金要方》)。《医方类聚咳嗽门一澹寮方》亦云:“皮毛乃肺之合,皮毛受风寒,先从其合而伤肺气,故为嗽。”肺开窍于鼻,肺失宣发,上窍不利,故鼻塞,流清涕,声音重浊,“感风者鼻塞声重,伤冷者凄惨怯寒……”(《直指》)风寒外束肌表,困遏卫阳,不得外达,故恶寒;邪正交争,故发热;腠理闭塞,则无汗;风寒外袭,肌表经络气血不畅,故头身疼痛;张景岳认为:“有寒胜而受风者,身必无汗而多咳嗽,以阴邪闭郁皮毛也。”
《赵李合壁》亦云:“伤风之病,本由外感,但邪轻而浅在皮毛,始为伤风,皮毛为肺之合,而上通于鼻,故见鼻塞声重,知其邪之在外也;若咳嗽痰喘,其邪实又在内也。”苔薄白,脉浮紧,为风寒束表之象。

《脉简补义》:“脉浮者在前,其病在表;浮者在后,其病在里,(此前后指尺寸言)腰痛背强不能行,必短气而极也。”

寒邪客肺证:寒邪袭肺,肺失宣降,邪壅肺系,气道不利,肺气上逆,则咳嗽气喘;寒伤阳气,不能温化水饮,影响肺布水津,故水饮停聚为痰,则咳痰质稀色白,因此,张景岳说:“肺主皮毛而居上焦,故邪气犯之则上焦气壅而为喘。”寒邪伤阳,阴寒凝滞,故形寒肢冷;阳虚气血运行不利,气血不荣于舌,故舌淡苔白;寒凝脉道,故脉迟缓。

《脉学阐微》:“浮脉主表,为六淫之邪侵袭肌表,当外邪侵袭肌表,人体之气血为捍卫机体而趋向于表,故脉应之而浮。左寸主伤风发热,头痛目眩;左美主胀满胁胀,恶心,烦闷,厌食;左尺主膀胱风热,便赤涩淋痛,下肢肿痛等。右寸主感冒风邪,咳嗽痰多,胸满气短;右关主腹胀腕满不能食,灼心胃痛;右尺主淋浊池便血,关节肿痛,风热客于下焦。”

风寒束肺证与寒邪客肺证,就其临床症状而言,虽然二者均有咳嗽,但寒邪客肺证,往往咳嗽症重,且兼有喘促胸闷等肺闭证,缘由寒邪壅遏肺气使然。风寒束肺证,一般不具喘闭之象。二者均有恶寒证,但风寒束肺证,因病变部位仅在肺卫之间,尚兼有表证,由邪郁卫阳所致,故恶寒发热并见;寒邪客肺证,因病变部位完全在肺在内,并无表证,由于寒伤阳气,阴寒偏盛,故形寒肢冷不发热,其寒象较重。

浮脉主病,上引诸家之文,所见相似,一主表证,一主虚证。然而,表证亦有不见浮脉者,如风寒初袭肌表,先恶寒者见紧脉,稍后发热见脉浮。因邪遏卫阳,阳气不得升,脉不见浮;稍后心用鼓动脉气、卫阳向上向外以驱邪,故脉浮且发热。又体质素虚或肌肉丰厚之人,虽有表证,脉可不浮,前者因阳弱,鼓动气血无力,脉气不能升浮;后者以肌肤厚,脉气鼓动,指下难以显现于浮位。主里虚证者,亦有阴阳之刷,若阴虚阳亢,脉当浮大,重按无力;若阴虚已极,阳无所依有外越之家,脉浮而无根,甚至有浮散之象。所以浮脉主病,亦须四诊合参,诚如张山雷《疡科纲要》说:“昔人每谓浮脉主表、属府、属阳,……亦尚是理想之论断,笼统之泛辞,……盖浮脉之可以诊得表病者,惟表邪最盛时为然,而外感之轻者,脉必不浮。若夫身热甚历之病,脉必洪大滑散,以其热势之张,所以亦见浮象,此则气火俱盛而轻按即得.虽似于浮,非浮脉之正旨。 又肝阳恣肆,为眩晕、为头痛者,气火升腾,其脉亦浮,则病本内因,亦非表证矣。”

风寒束肺证和寒邪客肺证,除具备肺系的症状外,前者尚兼有表证:发热恶寒,鼻塞流清涕,无汗,头身疼痛,苔薄白,脉浮紧;后者还兼有里寒证:形寒肢冷,舌淡苔白,脉迟缓。总之,寒邪客肺证的临床表现,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肺壅气阻的咳喘胸闷;一是里寒证。风寒束肺证的临床表现,也可划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外邪袭肺的肺失宣降;一是风寒表证。

风寒束肺证和寒邪客肺证,就其病机病势而言,风寒束肺证的病机为:风寒袭表,卫表不和,邪伤于肺,肺失宣降,不得清肃,肺气上逆,若表寒入里,则易形成寒邪客肺,或表证不解,入里化热,形成热邪壅肺,或肺不布津,水津停聚生痰,则外有风寒,内有停饮;或素有伏饮,感寒诱发喘哮。寒邪客肺证的病机是:寒壅肺系,气道不利,肺失宣降,肺气上逆;寒伤阳气,里寒偏盛。若寒伤胃腑,则呕吐、纳差、胀满,若寒留关节,则病痹证或痉证,甚者寒邪直中,形成寒厥证。

风寒束肺证和寒邪客肺证,就其病史病程而言,前者病因为风寒之邪,其病自表而起,起病较缓,病情较轻,病程较短;后者病因为寒邪,起病较急骤,多呈急性发作,病程较长。就病因而言,前者是“风”“寒”并重,后者则只有“寒”,前者为表寒证,后者为里寒证。

风寒束肺证,治疗宜疏风散寒,宣肺止咳,方用杏苏散(《温病条辨》);寒邪客肺证,治疗宜温肺散寒,止咳平喘,方用华盖散(《和剂局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