的女子在站酒吧台,人造美人

这是一个制作得极其巧妙的机器人女郎。可以说,无论多么妩媚动人的美女都比不上这位人工制造的摩登女郎。由于广泛地吸收了所有的美女的长处,所以这位机器人女郎简直成了十全十美的仙女。不过,她老是爱摆架子,常常对别人爱理不理的。可是,这也是合情合理的。要知道,有许多漂亮的姑娘都是眼睛朝上,非常骄傲的呢。

  这是一个制作得极其巧妙的机器人女郎。可以说,无论多么妩媚动人的美女都比不上这位人工制造的摩登女郎。由于广泛地吸收了所有的美女的长处,所以这位机器人女郎简直成了十全十美的仙女。不过,她老是爱摆架子,常常对别人爱理不理的。可是,这也是合情合理的。要知道,有许多漂亮的姑娘都是眼睛朝上,非常骄傲的呢。
  一般的人都不愿意去制作这种好看而不实用的机器人。很多人认为,费尽心机去制造那种工作效率和人相同的机器人是得不偿失的蠢事。如果有这笔经费的话,完全可以购买各种高效率的机器,至于操作机器的工人则更不用担心了——到处都是失业者,要多少就可以雇到多少。
  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有一家酒吧间濒临于破产倒闭的边缘。老板为了招来顾客,特地花钱制作了这个富有魅力的机器人女郎。对于酒吧间的老板来说,酒只不过是一种做买卖的工具,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店里,人们都没有兴趣一个人独斟独饮。自从有了这个机器人女郎以后,这家酒吧间的生意日益兴隆,喝得醉熏熏的顾客们满不在乎地掏出了大把大把的金钱。老板乐得眉开眼笑,心花怒放。
  由于这个机器人女郎决定着酒吧间的命运,因此老板颇费了一番苦心,把她制作得十分美丽动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绝不比任何一个少女逊色,完全能以假乱真。不知内情的人看到了,一定会认为这是自己所见到过的女人中皮肤最为娇嫩的一位。
  可是,她的头脑里却空空的,几乎一无所有。因为老板光顾了在她的外表上下工夫,没有注意到智力这一方面。这位漂亮的机器人女郎只会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和端起酒杯来喝酒。不过,只要能做这些事也就足够了。
  老板刚一制作出这个机器人女郎,立刻就把她安放到了酒吧间里。虽说店堂里还有不少餐桌空着座位,但老板还是把她放在柜台里面,——万一出了纰漏可就糟糕了。
  顾客们看到酒吧间里新来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郎,都争先恐后地向她打招呼搭话。当对方询问名字和年龄的时候,她还能从容不迫地微笑回答,但再往下问的话就答不上来了。虽说如此,可谁也没有觉察到她是一个机器人。
  “你叫什么名字?”
  “布克。”
  “今年多大啦?”
  “还很年轻呢。”
  “到底是多大呀?”
  “还很年轻呢。”
  “就是说……”
  “还很年轻呢。”
  由于到这家酒吧来喝酒的顾客大都比较讲究文明礼貌,所以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了,以免对方难堪。
  “这衣服真漂亮啊!”
  “这衣服是很漂亮。”
  “你喜欢什么呢?”
  “我喜欢什么呢?”
  “能够开怀畅饮吗?”
  “开怀畅饮吧。”
  她神情坦然地举起酒杯喝了一杯又一杯,但是却毫无醉意。
  “有一位年轻美貌的女郎,自命清高,爱摆架子,答话时总是冷冰冰的。”消息一传开,顾客们不约而同地纷纷来到这家酒吧间里。大家都饶有兴趣地喝着酒和布克小姐交谈,并且还请她喝酒。
  “在这些客人中间你最喜欢哪一位呢?”
  “我喜欢谁呢?”
  “你不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呀。”
  “下次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好吗?”
  “去看电影吧。”
  “什么时候去呢?”
  一旦答不上来的时候,布克小姐就会通过无线电波发出紧急信号。于是,老板就匆匆忙忙地赶来解围。
  “各位先生,玩笑可别开得太过分了。”
  当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通情达理的,大家略带几分尴尬地笑着停止了嬉戏。
  老板站在柜台里面,不时地蹲下来,从布克小姐脚下的那根塑料管子里把酒回收回来,再“公平合理”地卖给顾客们喝。
  可是,顾客们并没有发现这个秘密。——这位姑娘年纪轻轻的,酒量可真不小,可想而知身体一定是非常健康的了。她也不会卖弄风骚地拖住客人纠缠不休;客人请她喝酒,她总是一饮而尽,却又全无醉意。没过多久,这位与众不同的美女就变得闻名遐迩了。顾客们闻讯而来,日益增多。
澳门新莆京官网 ,的女子在站酒吧台,人造美人。  在这些顾客中间有一个年轻人,他对美丽的布克小姐一见钟情,着了迷。每天都要到这家酒吧间里来喝酒。当然,不管他怎样陪着笑脸向布克小姐献殷勤,都是对牛弹琴,枉费心机。可是,他却不死心,相反的,对布克小姐追求得更加起劲了。为此,他孤注一掷地把自己的积蓄花得一干二净。
  最后,由于付不起酒钱,不得不硬着头皮把家里的钱也拿出来用。他父亲对此大为恼火,怒气冲冲地斥责道:“以后不许再到那个鬼地方去了!喏,把这笔钱拿去付了。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这个年轻人拿着这笔钱来到了酒吧间。他伤心地想着,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了。他闷闷不乐地喝着酒,为了表示告别,他频频举杯,请布克小姐也喝了很多酒。
  “唉,今后再也不能到这里来了。”
  “再也不能来了吗?”
  “你感到悲伤吗?”
  “悲伤呀。”
  “也许这并不是你的真心话吧。”
  “这并不是真心话。”
  “没有比你更冷酷无情的人了。”
  “比我更冷酷无情的人是没有的。”
  “我恨不得把你杀死!”
  “请把我杀死吧。”
  这个年轻人悄悄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包毒药,撒在酒杯里,然后斟满一杯酒送到了布克小姐的面前。
  “请再喝一杯吧。”
  “喝一杯吧。”
  他眼睁睁地看着布克小姐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这个年轻人解恨似地说道:“神不知鬼不觉地死掉才好呢。”
  布克小姐也微微地点着头说道:“神不知鬼不觉地死掉吧。”
  这个年轻人心满意足地回过头来,朝布克小姐背后看了最后一眼,把酒钱付给老板之后就出门去了。外面一片漆黑,夜已经深了。
  这个青年出门以后,老板就向剩下来的那些顾客们大声地招呼着:“从现在开始,我请大家喝酒。诸位只管开怀畅饮吧!”
  虽说是请客,但老板也不会吃亏。因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已经不会有什么顾客再来了;再说,老板给大家喝的也不过是从布克小姐脚下的塑料管里回收的酒,用不着花什么本钱。
  “哈哈——”
  “好啊!好啊!”
  顾客们和店里的服务员都兴高采烈地大声喧闹着,互相干杯,开怀畅饮。
  就连老板也受了这种气氛的感染,在柜台里举起酒杯来,慢慢地喝了一杯。
  这天晚上,酒吧间里灯火辉煌、通宵达旦。然而,奇怪的是,明明没有什么人回去,但酒吧间里却像死一般的寂静,听不到任何人的说话声或喊叫声。只有一台收音机在不停地播送着轻快的乐曲。
  过了一会儿,收音机里传出了“诸位晚安,再见”的声音,然后就无声无息了。于是,布克小姐也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声“诸位晚安,再见”,接着便以十分冷淡的表情等待着——下面该轮到谁来和她打招呼了呢?

这是一个制作得极其巧妙的机器人女郎。可以说,无论多么妩媚动人的美女都比不上这位人工制造的摩登女郎。由于广泛地吸收了所有的美女的长处,所以这位机器人女郎简直成了十全十美的仙女。不过,她老是爱摆架子,常常对别人爱理不理的。可是,这也是合情合理的。要知道,有许多漂亮的姑娘都是眼睛朝上,非常骄傲的呢。
一般的人都不愿意去制作这种好看而不实用的机器人。很多人认为,费尽心机去制造那种工作效率和人相同的机器人是得不偿失的蠢事。如果有这笔经费的话,完全可以购买各种高效率的机器,至于操作机器的工人则更不用担心了到处都是失业者,要多少就可以雇到多少。
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有一家酒吧间濒临于破产倒闭的边缘。老板为了招徕顾客,特地花钱制作了这个富有魅力的机器人女郎。对于酒吧间的老板来说,酒只不过是一种做买卖的工具,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店里,人们都没有兴趣一个人独斟独饮。自从有了这个机器人女郎以后,这家酒吧间的生意日益兴隆,喝得醉熏熏的顾客们满不在乎地掏出了大把大把的金钱。老板乐得眉开眼笑,心花怒放。
由于这个机器人女郎决定着酒吧间的命运,因此老板颇费了一番苦心,把她制作得十分美丽动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绝不比任何一个少女逊色,完全能以假乱真。不知内情的人看到了,一定会认为这是自己所见到过的女人中皮肤最为娇嫩的一位。
可是,她的头脑里却空空的,几乎一无所有。因为老板光顾了在她的外表上下工夫,没有注意到智力这一方面。这位漂亮的机器人女郎只会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和端起酒杯来喝酒。不过,只要能做这些事也就足够了。
老板刚一制作出这个机器人女郎,立刻就把她安放到了酒吧间里。虽说店堂里还有不少餐桌空着座位,但老板还是把她放在柜台里面,万一出了纰漏可就糟糕了。
顾客们看到酒吧间里新来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郎,都争先恐后地向她打招呼搭话。当对方询问名字和年龄的时候,她还能从容不迫地微笑回答,但再往下问的话就答不上来了。虽说如此,可谁也没有觉察到她是一个机器人。
你叫什么名字? 布克。 今年多大啦? 还很年轻呢。 到底是多大呀?
还很年轻呢。 就是说 还很年轻呢。
由于到这家酒吧来喝酒的顾客大都比较讲究文明礼貌,所以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了,以免对方难堪。
这衣服真漂亮啊!” 这衣服是很漂亮。 你喜欢什么呢? 我喜欢什么呢?
能够开怀畅饮吗? 开怀畅饮吧。
她神情坦然地举起酒杯喝了一杯又一杯,但是却毫无醉意。
有一位年轻美貌的女郎,自命清高,爱摆架子,答话时总是冷冰冰的。消息一传开,顾客们不约而同地纷纷来到这家酒吧间里。大家都饶有兴趣地喝着酒和布克小姐交谈,并且还请她喝酒。
在这些客人中间你最喜欢哪一位呢? 我喜欢谁呢? 你不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呀。 下次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好吗? 去看电影吧。 什么时候去呢?
一旦答不上来的时候,布克小姐就会通过无线电电波发出紧急信号。于是,老板就匆匆忙忙地赶来解围。
各位先生,玩笑可别开得太过分了。
当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通情达理的,大家略带几分尴尬地笑着停止了嬉戏。
老板站在柜台里面,不时地蹲下来,从布克小姐脚下的那根塑料管子里把酒回收来,再公平合理地卖给顾客们喝。
可是,顾客们并没有发现这个秘密。这位姑娘年纪轻轻的,酒量可真不小,可想而知身体一定是非常健康的了。她也不会卖弄风骚地拖住客人纠缠不休;客人请她喝酒,她总是一饮而尽,却又全无醉意。没过多久,这位与众不同的美女就变得闻名遐迩了。顾客们闻讯而来,日益增多。
在这些顾客中间有一个年轻人,他对美丽的布克小姐一见钟情,着了迷。每天都要到这家酒吧间里来喝酒。当然,不管他怎样陪着笑脸向布克小姐献殷勤,都是对牛弹琴,枉费心机。可是,他却不死心,相反的,对布克小姐追求得更加起劲了。为此,他孤注一掷地把自己的积蓄花得一干二净。
最后,由于付不起酒钱,不得不硬着头皮把家里的钱也拿出来用。他父亲对此大为恼火,怒力冲冲地斥责道:以后不许再到那个鬼地方去了!喏,把这笔钱拿去付了。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这个年轻人拿着这笔钱来到了酒吧间。他伤心地想着,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了。他闷闷不乐地喝着酒,为了表示告别,他频频举杯,请布克小姐也喝了很多酒。
唉,今后再也不能到这里来了。 再也不能来了吗? 你感到悲伤吗? 悲伤呀。
也许这并不是你的真心话吧。 这并不是真心话。 没有比你更冷酷无情的人了。
比我更冷酷无情的人是没有的。 我恨不得把你杀死! 请把我杀死吧。
这个年轻人悄悄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包毒药,撒在酒杯里,然后斟满一杯酒送到了布克小姐的面前。
请再喝一杯吧。 喝一杯吧。 他眼睁睁地看着布克小姐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这个年轻人解恨似地说道:神不知鬼不觉地死掉才好呢。
布克小姐也微微地点着头说道:神不知鬼不觉地死掉吧。
这个年轻人心满意足地回过头来,朝布克小姐背后看了最后一眼,把酒钱付给老板之后就出门去了。外面一片漆黑,夜已经深了。
这个青年出门以后,老板就向剩下来的那些顾客们大声地招呼着:从现在开始,我请大家喝酒。诸位只管开怀畅饮吧!
虽说是请客,但老板也不会吃亏。因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已经不会有什么顾客再来了;再说,老板给大家喝的也不过是从布克小姐脚下的塑料管里回收的酒,用不着花什么本钱。
哈哈 好啊!好啊!
顾客们和店里的服务员都兴高采烈地大声喧闹着,互相干杯,开怀畅饮。
就连老板也受了这种气氛的感染,在柜台里举起酒杯来,慢慢地喝了一杯。
这天晚上,酒吧间里灯火辉煌、通宵达旦。然而,奇怪的是,明明没有什么人回去,但酒吧间里却像死一般的寂静,听不到任何人的说话声或喊叫声。只有一台收音机在不停地播送着轻快的乐曲。
过了一会儿,收音机里传出了诸位晚安,再见的声音,然后就无声无息了。于是,布克小姐也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声诸位晚安,再见,接着便以十分冷淡的表情等待着下面该轮到谁来和她打招呼了呢?

星新一
这个机器人制作得非常精巧,是个女人。因为是用人工精心制作的,所以,无论多么漂亮的美人,都可以制造出来。这个机器人,集百美于一身,可以说,是个佼佼出众的美女。诚然,她有些清高。可是,又有哪个貌美的人不清高呢?
再不会有谁愿意干制作机器人这种事了。制造和人类同样能干活的机器人,简直是件蠢事。试想,若是拿制作那种玩艺儿的费用,能够造出效率更高的机械来。何况等待雇佣的活人多得很嘛。
她,纯属为了消遣才被制作出来的。制作她的人,是个酒吧间的老板。干酒吧间老板这个行当的人,回到家里是无心喝酒的。对他来说,酒,就是赚钱的工具。自己喝,那是不合算的。是酒鬼们使他发了财,又有闲功夫,于是,他就做起机器人来。这完全是一时的心血来潮。
由于他兴趣颇浓,所以才制作出这么精巧的美人来。皮肤跟真人一模一样,一点也看不出假。莫如说,看起来比真人还要真呢。
可是,她大脑不行,近乎空白。对问题只会做简单的应答。动作也单调,仅仅能喝点酒什么的。对于这个缺陷,老板也无能为力。
机器人制作成功后,老板便把她派上了用场。酒吧间里虽说有不少的座席都空着,但是,机器人却被安排在柜台里面站柜。这是因为老板怕露出破绽,弄巧成拙。
酒吧间里,新添了个妙龄女郎,顾客们都上前同她打招呼。而她呢,只在问到名字或年龄时,才给以清晰的回答。其它的就不灵了。既使这样,也没有谁发现她是个机器人。
“你叫什么名手?” “宝子姑娘。” “多大岁数了?” “还年轻呢。”
“年轻是多大呀?” “还年轻呢。” “究竟是……” “还年轻呢。”
到这个店来的顾客,大都是些有数养的人,逢到这种情形,谁也就不便再问下去。
“衣服真漂亮呀。” “衣服漂亮吧!” “你喜欢什么呀?” “我喜欢什么呢?”
“你喝杜松籽酒吗?” “我喝杜松籽酒呀。” 她特别能喝酒,无论喝多少也不醉。
她又年轻,又美貌,就是有点傲气,回答问话冷冰冰的。顾客们把这个事儿传扬开了,大家都聚到这个酒吧间来,争着和宝子姑娘攀谈。老板也让宝子姑娘陪酒。
“顾客中你喜欢谁呀?” “我喜欢谁呢?” “喜欢我吗?” “喜欢你呀。”
“下次陪我去看看电影什么的吧?” “去看看电影吧。” “那么什么时候去呀?”
“……”
当她一回答不上来问话时,便发出信号传给老板。这时,老板便出来为她解围。
“诸位先生,可不能太捉弄她呀。”
听他这么一说,大都觉得有道理,顾客们便苦苦地一笑,也就不再说什么了。
老板常常蹲在柜台后面,从机器人脚底下的塑料管里,把她喝下去的酒再收回来,重卖给顾客喝。
然而,顾客们谁也没有特别留心。别看她人年轻,可却是个性情稳重的孩子。从来不用恭维话去同人纠缠,就是喝多了酒,也是安安静静的。因此,她也就越发讨人喜欢,接近她的人与日俱增。
常来的顾客中有个青年。他对宝子姑娘简直着了迷,几乎每天都要到酒吧间里来。可是好象枉费心机。但他对她的爱慕之情却日益高涨。为此事,他拖欠的账款越积越多,难以还清。无奈,终于开始拿家里的钱,这使他的父亲大发雷霆。
“不许你再去!把这些钱拿去还清欠款!不过,这可是最后一次。”
青年来到酒吧间还账。他想,今晚是最后一次了,自己喝了很多酒,又说是作为告别纪念,也让宝子姑娘喝了许多。
“我不能再来啦。” “不能再来啦?” “你难过吗?” “难过呀。”
“真的?不是那样吧?” “真的。不是那样的。” “再没有象你这样无情的人啦。”
“再没有象我这样无情的人吗?” “我杀了你吧?” “你杀了我吧。”
他从兜里拿出一个药包,将药倒进了酒杯,推到宝子姑娘面前。 “喝吗?”
“喝呀。” 他目不转睛地望着她,宝子姑娘把酒一饮而尽。
“你随便去寻死好啦。”他说着转身便走,把“我随便去寻死”的答话丢在了背后。他到老板那儿付清了账,然后,推门出去了。夜已经很深了。
老板等那个青年人出了门之后,便对余下的顾客说:
“现在我请客,诸位请尽情地喝吧!”
说是请顾客们喝酒,其实是因为顾客们喝了从塑料管里回收的酒,看样子,不想再来了。
“喝呀!” “好了!好了!”
顾客和店里的伙计,都互相对着干杯。老板也躲在柜台后面,悄悄儿地干了一大玻璃杯。
这天夜里,已经很晚很晚了,酒吧间里仍然灯火通明。收音机一直在播送着乐曲。可是,却人声绝迹不见有谁出入。
这时,从收音机里传出一句“祝您晚安!”随后便停止了播音。宝子姑娘也在跟着说;“祝您晚安!”可下次,不知谁来和她搭讪,她端端正正地在等待着。
任伶译—— “” 书香门第扫描校对

一般的人都不愿意去制作这种好看而不实用的机器人。很多人认为,费尽心机去制造那种工作效率和人相同的机器人是得不偿失的蠢事。如果有这笔经费的话,完全可以购买各种高效率的机器,至于操作机器的工人则更不用担心了——到处都是失业者,要多少就可以雇到多少。

在激烈的商业竞争中,有一家酒吧间濒临于破产倒闭的边缘。老板为了招徕顾客,特地花钱制作了这个富有魅力的机器人女郎。对于酒吧间的老板来说,酒只不过是一种做买卖的工具,无论是在家里还是在店里,人们都没有兴趣一个人独斟独饮。自从有了这个机器人女郎以后,这家酒吧间的生意日益兴隆,喝得醉熏熏的顾客们满不在乎地掏出了大把大把的金钱。老板乐得眉开眼笑,心花怒放。

由于这个机器人女郎决定着酒吧间的命运,因此老板颇费了一番苦心,把她制作得十分美丽动人。她那洁白如玉的肌肤绝不比任何一个少女逊色,完全能以假乱真。不知内情的人看到了,一定会认为这是自己所见到过的女人中皮肤最为娇嫩的一位。

可是,她的头脑里却空空的,几乎一无所有。因为老板光顾了在她的外表上下工夫,没有注意到智力这一方面。这位漂亮的机器人女郎只会回答一些简单的问题和端起酒杯来喝酒。不过,只要能做这些事也就足够了。

老板刚一制作出这个机器人女郎,立刻就把她安放到了酒吧间里。虽说店堂里还有不少餐桌空着座位,但老板还是把她放在柜台里面,——万一出了纰漏可就糟糕了。

顾客们看到酒吧间里新来了一位年轻貌美的女郎,都争先恐后地向她打招呼搭话。当对方询问名字和年龄的时候,她还能从容不迫地微笑回答,但再往下问的话就答不上来了。虽说如此,可谁也没有觉察到她是一个机器人。

“你叫什么名字?”

“布克。”

“今年多大啦?”

“还很年轻呢。”

“到底是多大呀?”

“还很年轻呢。”

“就是说……”

“还很年轻呢。”

由于到这家酒吧来喝酒的顾客大都比较讲究文明礼貌,所以也就不再追问下去了,以免对方难堪。

“这衣服真漂亮啊!”

“这衣服是很漂亮。”

“你喜欢什么呢?”

“我喜欢什么呢?”

“能够开怀畅饮吗?”

“开怀畅饮吧。”

她神情坦然地举起酒杯喝了一杯又一杯,但是却毫无醉意。

“有一位年轻美貌的女郎,自命清高,爱摆架子,答话时总是冷冰冰的。”消息一传开,顾客们不约而同地纷纷来到这家酒吧间里。大家都饶有兴趣地喝着酒和布克小姐交谈,并且还请她喝酒。

“在这些客人中间你最喜欢哪一位呢?”

“我喜欢谁呢?”

“你不喜欢我吗?”

“我喜欢你呀。”

“下次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好吗?”

“去看电影吧。”

“什么时候去呢?”

一旦答不上来的时候,布克小姐就会通过无线电电波发出紧急信号。于是,老板就匆匆忙忙地赶来解围。

“各位先生,玩笑可别开得太过分了。”

当然,大多数的顾客都是通情达理的,大家略带几分尴尬地笑着停止了嬉戏。

老板站在柜台里面,不时地蹲下来,从布克小姐脚下的那根塑料管子里把酒回收来,再“公平合理”地卖给顾客们喝。

可是,顾客们并没有发现这个秘密。——这位姑娘年纪轻轻的,酒量可真不小,可想而知身体一定是非常健康的了。她也不会卖弄风骚地拖住客人纠缠不休;客人请她喝酒,她总是一饮而尽,却又全无醉意。没过多久,这位与众不同的美女就变得闻名遐迩了。顾客们闻讯而来,日益增多。

在这些顾客中间有一个年轻人,他对美丽的布克小姐一见钟情,着了迷。每天都要到这家酒吧间里来喝酒。当然,不管他怎样陪着笑脸向布克小姐献殷勤,都是对牛弹琴,枉费心机。可是,他却不死心,相反的,对布克小姐追求得更加起劲了。为此,他孤注一掷地把自己的积蓄花得一干二净。

最后,由于付不起酒钱,不得不硬着头皮把家里的钱也拿出来用。他父亲对此大为恼火,怒气冲冲地斥责道:“以后不许再到那个鬼地方去了!喏,把这笔钱拿去付了。记住:这是最后一次!”

这个年轻人拿着这笔钱来到了酒吧间。他伤心地想着,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了。他闷闷不乐地喝着酒,为了表示告别,他频频举杯,请布克小姐也喝了很多酒。

“唉,今后再也不能到这里来了。”

“再也不能来了吗?”

“你感到悲伤吗?”

“悲伤呀。”

“也许这并不是你的真心话吧。”

“这并不是真心话。”

“没有比你更冷酷无情的人了。”

“比我更冷酷无情的人是没有的。”

“我恨不得把你杀死!”

“请把我杀死吧。”

这个年轻人悄悄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包毒药,撒在酒杯里,然后斟满一杯酒送到了布克小姐的面前。

“请再喝一杯吧。”

“喝一杯吧。”

他眼睁睁地看着布克小姐仰起头来,一饮而尽。

这个年轻人解恨似地说道:“神不知鬼不觉地死掉才好呢。”

布克小姐也微微地点着头说道:“神不知鬼不觉地死掉吧。”

这个年轻人心满意足地回过头来,朝布克小姐背后看了最后一眼,把酒钱付给老板之后就出门去了。外面一片漆黑,夜已经深了。

这个青年出门以后,老板就向剩下来的那些顾客们大声地招呼着:“从现在开始,我请大家喝酒。诸位只管开怀畅饮吧!”

虽说是请客,但老板也不会吃亏。因为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已经不会有什么顾客再来了;再说,老板给大家喝的也不过是从布克小姐脚下的塑料管里回收的酒,用不着花什么本钱。

“哈哈——”

“好啊!好啊!”

顾客们和店里的服务员都兴高采烈地大声喧闹着,互相干杯,开怀畅饮。

就连老板也受了这种气氛的感染,在柜台里举起酒杯来,慢慢地喝了一杯。

这天晚上,酒吧间里灯火辉煌、通宵达旦。然而,奇怪的是,明明没有什么人回去,但酒吧间里却像死一般的寂静,听不到任何人的说话声或喊叫声。只有一台收音机在不停地播送着轻快的乐曲。

过了一会儿,收音机里传出了“诸位晚安,再见”的声音,然后就无声无息了。于是,布克小姐也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声“诸位晚安,再见”,接着便以十分冷淡的表情等待着——下面该轮到谁来和她打招呼了呢?

————————————

星新一,1926-1997

日本现代科幻小说作家,

被誉为“日本微型小说鼻祖”。

————————————

-END-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