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脾两虚型视瞻昏渺,气血亏虚型颤病

看病格局:人参养荣汤加减。

本病起病较缓,外无赤痛。古人以为根本是由神劳、血少、元虚、精亏等所致,故医治重申补虚培本。今世,经医治检查所见,内眼病变八种多样,结合全身辨证,则有虚有实,因此不可一味从虚论治。

治疗方法:人参养荣汤或天王补心丹加减。

医疗方法:人参养荣汤加减。

证候表现:眼症同前,全身症会晤色无华,头晕风疹,食少神疲,舌淡脉弱。

一、内治

证候表现:眼症同前,面白无华,头晕吐血,口干口疮,舌淡脉细。

证候表现:头摇肢颤,面色?白,表情淡漠,神疲乏力,动则湿疹,淋痛肺痈,眩晕,纳呆。舌体胖大,舌质铅灰,舌苔薄白滑,脉沉濡无力或沉细弱

病因病机:久病过劳,或产后哺乳,致心脾亏虚,气血不足,目失濡养,神光衰微,且血不荣脉,血流滞缓,眼底之渗出物及沉着之色素难以撤销,所以视物不清。血不上荣,则面色无华而头晕;血不养心,故黄疸。阴虚失于健运,气血不足以养神,则食少神疲。血不充舌脉,故致舌淡脉弱。

1、浊邪上犯

病因病机:心主血,目为血所养;心藏神,运光于目而能视。今久病过劳或失血过多,心营亏虚,以至目窍失养而萎闭,神光缺乏而失明。面白、头晕、失眠、黄疸惊痫、舌淡、脉细等,皆气虚失荣所致。

病因病机:气血两虚,筋脉失养,虚风内动

治疗原则治法:养心益脾,补血行血。

主证:自觉视物昏朦,或兼见黑花飘动,或视瞻有浅蓝或石黄阴影,视物变形,如视直如曲,视大为小等。眼底可知视网膜、脉络膜有边界模糊之黄淡紫白渗出斑,或仅见黄斑区水肿、渗出,中央凹反光不清等。眼症常缠绵不愈。全身症见头重胸闷,食少口苦,小便黄少,舌苔黄腻,脉濡数;或脘闷多痰,口苦而腻,舌苔黄腻,脉滑数等。

治疗原则治法:养心补血,宁神开窍。

治疗原则治法:解表养血,濡养筋脉

心脾两虚型视瞻昏渺,气血亏虚型颤病。方用:人衔养荣汤加减。

证候分析:湿热内蕴,熏蒸清窍,或痰湿化热,上泛目内,引起脉络膜视视网膜水肿、渗出等病变,出现视物不清,眼见黑花。若病变位于黄斑区,痛风症、渗出较重,则眼下核心出现灰橙褐阴影,视物变形,视力下跌鲜明。湿热偏重者,口疮较甚;痰浊为胖子,渗出物多呈团状,且病变区比较浑浊。因系湿邪致病,故病程缠绵。湿热郁遏,气机不畅,清阳不升,浊阴不降,故致头重头疼,食少口苦,小便黄少,舌苔黄腻,脉濡数。若见腹满痰多,口苦而腻,舌苔黄腻,脉滑数,又属痰热偏重。

方用:黄参养荣汤或天王补心丹加减。

方用:沙参养荣汤加减

出处:《中医血液科学》·第玖2章瞳神疾病(篇)·第10节视瞻昏渺(章)

治法:利湿排毒,开胃化浊。

出处:《中医内科学》·第八二章瞳神疾病(篇)·第八节青盲(章)

出处:新京葡娱乐场www2977,《中医内不易》·第7章身体经络病证(卷)·第陆节颤证(篇)

原文:心脾两虚主证:眼症同前,全身症汇合色无华,头晕鼻渊,食少神疲,舌淡脉弱。证候分析:久病过劳,或产后哺乳,致心脾亏虚,气血不足,目失濡养,神光衰微,且血不荣脉,血流滞缓,眼底之渗出物及沉着之色素难以化解,所以视物不清。血不上荣,则面色无华而头晕;血不养心,故目赤。阳虚失于健运,气血不足以养神,则食少神疲。血不充舌脉,故致舌淡脉弱。治法:养心益脾,补血行血。方药:野山参养荣汤加减。原方是以8珍汤去川芎作活血补血之基础,加5味子、远志养心宁神,陈皮理气化痰,使之补而不滞。若再加胡藭、丹参,则更增祛瘀生新之效。

方药:三仁汤或温胆汤加减。三仁汤成效在于运脾清热,活血健胃,用于湿热痰浊上犯清窍,而以湿热偏重,眼底风肿相比较鲜明者。若选加黄芩、海棠、益母草、泽兰、平车前之类,则更增止咳利水开胃的机能。温胆汤以半夏、茯苓、陈皮、甘草燥湿除热,理气和胃;竹茹、枳实降上逆之痰浊。适用于痰热偏重,眼底渗出物较多者。若选加黄连、胆星、车茶草、益母草、泽兰等等,则益气除湿之力更加强。

原文:心营亏虚主证:眼症同前,面白无华,头晕夜盲,痛经喉痛,舌淡脉细。证候分析:心主血,目为血所养;心藏神,运光于目而能视。今久病过劳或失血过多,心营亏虚,以致目窍失养而萎闭,神光贫乏而失明。面白、头晕、痔疮、牛皮癣水肿、舌淡、脉细等,皆血虚失荣所致。治法:养心补血,宁神开窍。方药:海腴养荣汤或天王补心丹加减。前方重在止痛补血,养血宁神,适用于脾虚气弱者;后方长于滋阴补血,养心宁神,适用于阴血亏虚者;如热病后阴血亏耗,视力渐降者,即宜此方加减。贰方用于本证,均宜选加牛膝、川芎、麝香、石菖蒲等等药物,以增通络开窍的效劳。

原文:气血亏虚证头摇肢颤,面色苍白,表情淡漠,神疲乏力,动则水肿,淋痛喉肿,眩晕,纳呆。舌体胖大,舌质鲜青,舌苔薄白滑,脉沉濡无力或沉细弱。证机概要:气血两虚,筋脉失养,虚风内动。治法:除热养血,濡养筋脉。代表方:太子参养荣汤加减。本方活血养血,补益心脾,用于气血不足,心脾两虚,虚风内动之颤证。常用药:熟地、当归、白芍、人参、白术、黄芪、茯苓、炙甘草解毒开胃养血;肉桂助阳,鼓舞气血生长;天麻、钩藤、珍珠母平肝熄风静颤;5味子、远志养心安神。脾虚运化无力,湿聚成痰,应用化学痰通络止颤,加半夏、白芥子、胆南星;阳虚心神失养,骨痿,游痛症,脱肛,加炒枣仁、柏实;阴虚血滞,肉体颤抖,疼痛麻木,加三月黄、丹参、桃仁、红花。

二、气滞血郁

主证:自觉眼珠隐痛,视力渐降,或目前大旨有带色阴影遮隔,视物变形。检视眼底,可无分明极度,或有视乳头高度充血,或然仅见黄斑区玉石白,有渗出物及色素沉着,小血管弯曲,宗旨凹反光不清等病变。全身症有情志不舒,头晕胁痛,口苦咽干,脉弦细数。

证候分析:肝失条达,气滞血郁,壅遏目窍,故致视神经乳头充血,或致视网膜黄斑区呈中蓝白,小血管弯曲,并引起视物不明,眼珠作痛。肝郁不舒,气滞血郁,且已化热,由此头晕胁痛,口苦咽干,脉弦细而数。

治法:清热疏肝,行气清热。

方药:丹栀逍遥散加减。原方解热疏肝,理气和营。再加丹参、郁金、川芎、益母草,可增消痈疏肝、行气利尿之效劳。

三、肝肾不足

主证:眼内干涩,视物昏朦,或视物变形。眼底可无鲜明至极,或见脉络膜视视网膜病灶色素沉着,病变相比陈旧,问或混合新的渗出斑,抑或黄斑区中度湿疮,有渗出物及色素沉着。全身症见头晕耳鸣,夜眠多梦,腰膝酸软,脉细。

证候分析:肝肾两亏,精血不足,目失濡养,故眼内干涩,视物昏朦,或眼下阴影遮隔。肝肾精血不充,血脉不利,则眼内滞留之渗出物以及沉着之色素难以磨灭。全身兼见之脉症,亦皆肝肾精血亏虚所致。

治法:去除风湿解热。

方药:杞菊生地黄丸或加减驻景丸加减。前方补养肝肾,益精排毒。若用于眼底渗出物及色素较多者,可加当归、牛膝、大红袍之类,以增养血利水、通络消滞的职能。后方以菟丝子、楮实子、五味子、枸杞、熟地、涵归尾理气活血,滋养精血;巴椒温阳以配阴,且能行气,使诸药补而不滞;海滨车前宁心而泻肝肾邪热,既抑诸药之温燥,又防滋腻之碍湿。诸药合用,具备补肝益肾、填精养血的意义。若阳虚不显者,可去方中南椒,选加山楂、鸡内金、益母草、丹参助消积滞,祛瘀生新。若阳气偏衰者,可去方中车前草,选加紫河车、鹿角胶、肉苁蓉、乳香、三七等,温肾益精,养血散寒。

四、心脾两虚

主证:眼症同前,全身症汇合色无华,头晕喉痛,食少神疲,舌淡脉弱。

证候分析:久病过劳,或产后哺乳,致心脾亏虚,气血不足,目失濡养,神光衰微,且血不荣脉,血流滞缓,眼底之渗出物及沉着之色素难以裁撤,所以视物不清。血不上荣,则面色无华而头晕;血不养心,故便秘。阳虚失于健运,气血不足以养神,则食少神疲。血不充舌脉,故致舌淡脉弱。

治法:养心益脾,补血行血。

方药:人参养荣汤加减。原方是以捌珍汤去山鞠穷作利尿补血之基础,加伍味子、远志养心宁神,广陈皮理气止泻,使之补而不滞。若再加川芎、大红袍,则更增祛瘀生新之效。

另外,产后哺乳而患本病者,当断奶,不然更耗气血,于医疗不利。

二、针灸疗法

常用穴:睛明、球后、头临泣、太阳、风池、翳明、合谷、养老、光明、肝俞、肾俞、足3里等。每一次局地取二穴,远端配二穴,天天针二遍,11回为一疗程。偏血虚者,远端穴位施灸或针灸并用,但眼部穴位忌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