噎嗝的听诊,呃逆的辨证论治

1、辨证要点

症状:服用时自觉食道梗塞不舒,胸膈痞满,甚则疼痛,情志舒畅(英文名:Jennifer)可缓慢消除,精神抑郁则强化;伴嗳气,呕吐痰涎,水肿咽燥,大便艰涩;舌紫罗兰色,苔薄腻,脉弦滑。

噎为噎塞,指吞咽之时梗阻不顺;嗝为格拒,指饮食不下,或食入即吐,因诊治上噎常为膈的四驱,故以噎嗝并称。正如《千金方衍义》所说:“嗜之与膈,本同一气,膈证之始,靡不由噎而成。”噎嗝的发生多由忧思郁怒伤肝,或酒食不节伤脾,或亡血失精伤肾,由肝、牌、肾3脏效率失调导致,其病理产物,如气滞、痰凝、血密互结,壅滞食道致食道狭隘,美食不下,耗阴损阳而发。本证病期较长,治疗标准当分期别论,初期以标实为主,治当祛邪为法;早先时期以本虚为主,治当扶正为法,同时噎嗝的医疗应始终兼顾滋阴润燥养血的标准。

一、辨证要点

辨标本虚实因忧思恼怒,饮食所伤,寒温失宜,引起气滞、痰结、血瘀阻于食管,食管狭窄所致者为实;因热饮伤津,房劳伤肾,年老肾虚,引起津枯血燥,阴虚阳微,食管干涩所致者为虚。症见胸膈胀痛、刺痛,痛处不移,胸膈满闷,泛吐痰涎者多实;症见形体消瘦,皮肤干Baba,舌红少津,或面色苍白,形寒心悸,面浮足肿者多虚。新病多实,或实多虚少;久病多虚,或背景同等对待。邪实为标,正虚为本。

病因病机:七情内伤,气机郁滞,痰气交阻,食道不利。

西医的食道癌、贲门癌、食道贲门失弛缓症,以及部分食道炎、食逍神经官能症相当于此证。

壹、辨病情轻重呃逆有轻重之分,轻者多不需医疗,重者才需临床,故需辨识。若属目前性气逆而作,无反复发作史,无明显兼证者,属轻者;若呃逆反复发作,持续时间较长,兼证显著,或出现在别的急慢性疾病进程中,则属较重者,供给治疗。若年老正虚,重病早先时期及急危伤者,呃逆时断时续,呃声低微,气不得续,美食难进,脉细沉弱,则属元气衰败、胃气将绝之危重证。

2、医治条件

治疗原则治法:开郁利肠府,润燥降气。

(一)听诊要点

2、辨寒热虚实呃声沉缓有力,胃脘不舒,得热则减,遇寒则甚,面青肢冷,舌苔白滑,多为寒证;呃声响亮。声高指日可待,胃脘灼热,牙髓病烦渴,面色红赤,淋痛溲赤,舌苔黄厚,多为热证;呃声朝不虑夕,呃声低长,气出无力,脉虚弱者,多为虚证;呃逆初起,呃声响亮,声频有力,延续发作,脉实者,多属实证。

据他们说噎膈的病机,其治疗条件为理气开郁,止汗消瘀,滋阴养血润燥,分清标本虚实而治。初起以标实为主,重在治标,以理气开郁,通大便消瘀为法,可少佐滋阴养血润燥之品;早先时期以正虚为主,或背景不分畛域,但医疗首要扶正,以滋阴养血润燥,或开胃温阳为法,也可少佐理气开郁,解热消瘀之晶。但治标当顾护津液,不可过用辛散香燥之药;治本应爱惜胃气,不宜过用甘酸滋腻之晶。存得一分津液,留得1分胃气,在噎膈的辨证论治进度中负有异乎通常首要的意思。

方药:启膈散加减。丹参15g,郁金噎嗝的听诊,呃逆的辨证论治。15g,砂仁(后下)6g,北沙参15g,浙贝母9g,茯苓20g,荷叶玖g。加减:可加瓜蒌一五~30g,陈皮九g以增行气明目之力;加半枝莲9g,白花蛇舌草二四g以渗湿解痉;加麦冬、玄参、天花粉各9g,白蜜六g以增温中降逆之功。嗳气,可加沉香(后下)3g,橘皮玖g以和胃降逆;呕吐食品与痰涎的混合物,可用旋覆代赭汤以降逆消痰;痰气郁结、痞塞满闷,还可选择肆7汤、导痰汤以理气开胃;大便不通,可选择增液承气汤以生津润下。

透过问诊及参照西医检查手腕如内窥镜、上海消防化道X
线造影就能够显明诊断。同时,应详细领会胸骨后堵闷或发噎感是不是与美食有关,以与梅核气相鉴定区别。梅核气与膳食非亲非故,却与情怀有关,多因情志不和而发病;询间呕吐的光阴,以与反胃相鉴定识别。反胃(翻胃)多为脾胃虚寒,湿浊内蕴,固失和降所致朝食暮吐,暮食朝吐。

2、医疗标准

三、分证论治

噎嗝证以进食时噎塞或美食不下,食入即吐为主症,故听诊中应询问吞咽困难的品位,以及呕吐物的性状。如仅有吞咽时困难,或食道干涩而痛多为阴津亏耗,津液不可能上奉食道,若仅可进汤水之物,胸骨后疼痛不移则为痰瘀互结于内;若滴水不进,身体肿浮,腹部胀大为阳气衰惫;若呕叶如四季豆奶样物为萨血内壅。

呃逆1证,总由胃气上逆动膈而成,故医治标准为理气和胃、降逆止呃,并在分清寒热虚实的基本功上,分别施以祛寒、开胃、补虚、泻实之法。对于重危病证中出现的呃逆,急当救护胃气。

痰气交阻

(二)分型听诊

叁、分证论治

症状:进食梗阻,脘膈痞满,甚则疼痛,情志舒畅(Jennifer)则缓慢解决,精神抑郁则强化,嗳气呃逆,呕吐痰涎,夜盲咽燥,大便艰涩,舌质红,苔薄腻,脉弦滑。

壹.痰气交阻

实证

治法:开郁明目,润燥降气。

触诊:吞咽时打断,胸膈秸闷,心情舒畅(英文名:Jennifer)时可稍缓解,疔疮咽燥。

1、胃中寒冷

方药:启膈散。

治法:开郁,益气,润燥。方药用启膈散加味。可加瓜萎、陈皮以增进消肿作用;若津伤湿疮,可加生地、白蜜以助消食和中之力。

症状:呃声沉缓有力,胸膈及胃脘不舒,得热则减,遇寒则甚,进食裁减,口淡不渴,舌苔白,脉迟缓。

方中丹参、郁金、砂仁理气解热解郁,沙参、空草、茯苓块润燥利尿,杵头糠和胃降逆。可加瓜蒌、半夏、天南星以助排毒之力,加麦冬、玄参、天花粉以增润燥之效。若郁久化热,心烦口苦者,可加木丹、黄连、山豆根以利肠府;若津伤游痛症,可加增液汤和白蜜,以助秘精宁心之力;若胃失和降,泛吐痰涎者,加半夏、陈皮、玉蝉花以和胃降逆。

二.津亏热结

治法:温中清热,降逆止呃。

津亏热结

听诊:吞咽食品时胸骨后梗塞而痛、固体食物难以咽下,脘腹灼热嘈杂,形体渐渐涾瘦,口疮咽燥,伍心烦热,大便干结。

方药:丁香散。

症状:进食时梗涩而痛,水饮可下,食品难进,食后复出,胸背灼痛,形体消瘦,肌肤枯燥,五心烦热,口燥咽干,渴欲饮冷,大便干结,舌红而干,或有裂纹,脉弦细数。治法:养阴生津,泻热散结。

治法:养阴增液。方用5汁安中饮加味。可加沙参、石斛、生地熟地补益胃肾之阴;若大便不通,肠中燥结,可酌用大黄、甘草泻下燥屎,药中即止。

方中丁子香、柿蒂降逆止呃,高良姜、甘草温中化痰。若寒气较重,胸脘胀痛者,加吴莱萸、新京葡娱乐场www2977 ,肉桂、乌药解热降逆;若寒凝食滞,脘闷嗳腐者,加莱菔子、槟榔、半夏行气导滞;若寒凝气滞,脘腹痞满者,加枳壳、厚朴、陈皮;若气逆较甚,呃逆频作者,加刀豆子、滴滴金、代赭石以理气降逆;若外寒致呃者,可加紫苏、生姜。

方药:防党参麦冬汤。

三.瘀血内结

二、胃火上逆

方中高丽参、麦冬、玉竹类脂津液,桑叶、天花粉养阴祛痰,扁豆、甘草安花潮胃。可加玄参、生地、石斛以帮助扶养阴之力,加海棠、黄连、黄芩以清肺胃之热。若肠燥失润,大便干结,可加火麻仁、瓜蒌仁、何首乌润肠通便;若腹中胀满,大便不通,胃肠热盛,可用大黄甜草汤泻热存阴,但应中病即止,避防风险津液;若食管干涩,口燥咽干,可饮伍汁安中饮以生津养胃。

听诊:胸膈疼痛,食不得下,食之即吐,以至饮水亦吐,大便坚如羊屎,或退回物如赤小豆奶,面色晦滞,形体更为消瘦,肌肤枯燥甲错。

症状:呃声洪亮有力,冲逆而出,口角炎烦渴,多喜饮冷,脘腹满闷,大阴挺结,小儿疳积,苔黄燥,脉滑数。

瘀血内结

治法:滋阴养血,破结行瘀。方用诵幽汤加味。瘀血较重者可加贰柒、乳香、没药、赤芍、五灵脂、蜣螂虫以祛瘀通络;若兼有痰瘀者加海藻、昆布、药实、瓜萎以软坚解热。如服药即吐,难于咽下,可先服玉枢丹。

治法:止痛和胃,降逆止呃。

症状:进食梗阻,胸膈疼痛,食不得下,甚则滴水难进,食人即吐,面色杏黄,肌肤枯燥,形体消瘦,大便坚如羊屎,或吐下物如赤角豆乳,或久咳,舌质紫暗,或舌红少津,脉细涩。

四.血虚阳微

方药:竹叶石膏汤。

治法:破结行瘀,滋阴养血。

听诊:短期美食不下、面色晄白,精神委顿,形寒目赤,泛吐清涎,面浮,足肿,腹胀。

方中竹叶、生石膏清泻胃火,人参(易沙参)、麦冬养胃生津,半夏和胃降逆,黑米,甘草调理胃气。可加竹茹、柿蒂以助降逆止呃之力。若腑气不通,痞满目赤者,可用小承气汤通腑止痢,亦可再加宫丁、柿蒂,使腑气通,胃气降,呃逆自止。若胸膈烦热,大水肿结,可用凉膈散。

方药:通幽汤。

治法:温补脾肾。补脾用补气运脾汤加味;温肾用右归丸加味。若呕吐不止,可加旋覆花、代赫石降逆利水。

3、气机郁滞

方中桃仁、红花解表化瘀,破结行血用以为君药;当归、生地、熟地滋阴养血润燥;槟榔下行而破气滞,升麻升清而降浊阴,1升一降,其气乃通,噎膈得开。可加乳香、没药、丹参、赤芍、三七、三棱、莪术破结行瘀,加海藻、昆布、瓜蒌、苦菜、玄参利肠府软坚,加黄参、麦冬、白芍滋阴养血。若气滞血瘀,胸膈胀痛者,可用血府逐瘀汤;若服用即吐,难于下咽,可先服玉枢丹,可用烟斗盛该药,激起吸人,以开膈降逆,其后再服汤剂。

症状:呃逆连声,常因情志不畅而诱发或加重,胸胁满闷,食物积滞,纳减嗳气,肠鸣矢气,苔薄白,脉弦。

阴虚阳微

治法:顺气解郁,降逆止呃。

症状:进食梗阻不断强化,美食不下,面色苍白,精神衰惫,形寒麻疹,面浮足肿,泛吐清涎,腹胀便溏,舌淡苔白,脉细弱。

方药:伍磨饮子。

治法:温补脾肾,解热回阳。

方中旋花、乌药解郁顺气,枳壳、沉香、槟榔宽中央银行气。可加雄丁香、代赭石降逆止呃,川栋子、郁金化痰止咳。若心烦口苦,气郁化热者,加木丹、黄连泄肝和胃;若气逆痰阻,昏眩恶心者,可用旋覆代赭汤降逆利肠府;若痰涎壅盛,胸胁满闷,血崩,苔浊腻者,可用礞石滚痰丸泻火逐痰;若瘀血内结,胸胁刺痛,久呃不止者,可用血府逐瘀汤止泻化瘀。

方药:温脾用补气运脾汤,温肾用右归丸。

虚证

前方以人参、黄芪、白术、茯苓皮、乌拉尔甘草补脾利肠府,砂仁、广陈皮、三步跳和胃降逆。可加红蓝花、代赭石降逆止泻,加附子、干姜温补脾阳;若气阴两虚加石斛、麦冬、野山参以滋阴生津。后方用草乌、肉桂、鹿角胶、杜仲、菟丝子补肾助阳,熟地、山茱萸、山药、枸杞子、当归身补肾滋阴。若中气下陷,少气懒言,可用补中清热汤;若阴虚血亏,口疮牛皮癣,可用十全大补汤加减。

1、脾胃阳虚

噎膈至脾肾俱败阶段,一般宜先进温脾消肿之剂,以救后天生物化学之源,待能稍进美食与药品,再以暖脾温肾之方,汤丸并进,或两方交替服用。在此阶段,如因阳竭于上而水谷不入,阴竭于下而二便不通,称为关格,系开合之机已废,为阴阳离决的1种表现,当积极抢救。

症状:呃声低长无力,气不得续,泛吐清澈的凉水,脘腹不舒,喜温喜按,面色毗白,手足不温,食少乏力,大便溏薄,舌质淡,苔薄白,脉细弱。

治法:温补脾胃,和中降逆。

方药:理中汤。

方中太子参、白术、乌拉尔甘草甘温活血,干姜温中利水。可加吴茱萸、公丁香温胃平呃,内寒重者,可加附子、黄金桂。若嗳腐吞酸,夹有食滞者,可加神曲、麦芽;若热痹疼痛,血虚气滞者,可加香附、独步春;若呃声难续,自汗乏力,中气大亏者,可用补中散寒汤;若病久及肾,肾失摄纳,腰膝酸软,呃声难续者,可分肾阴虚、肾血虚而用金匮肾气丸、7味都气丸。

二、胃阴不足

症状:呃声短促而不得续,水肿咽燥,烦躁不安,不思美食,或食后饱胀,大便干结,舌质红,苔少而干,脉细数。

治法:益胃养阴,和胃止呃。

方药:益胃汤。

方中太子参、麦冬、玉竹、生地甘寒生津,滋养胃阴。可加炙枇杷叶、柿蒂、菜豆子以助降逆止呃之力。若神疲乏力,气阴两虚者,可加高丽参、冬白术、山药;若咽喉不利,胃火上炎者,可用麦门冬汤;若日久及肾,腰膝酸软,伍心烦热,肝肾血虚,相火挟冲气上逆者,可用大补阴丸加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