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官网:不错的中医,国手御医

生平简介

1898年,戊戌政变后,慈禧太后大发雌威,下令把光绪皇帝软禁在中南海的瀛台内。光绪帝终日忧烦,茶饭不思,日渐消瘦,导致疾病缠身。朝廷御医轮番为他处方,光绪帝吃了全都无效。
当时两江总督刘坤一得知这一情况,便推荐上海青浦的名医陈莲舫为光绪帝治疗。陈莲舫出身医学世家,祖上19代行医,他通晓脉理,医术高超。每天前来求治的人群川流不息,其中不乏朝廷的官场要人,刘坤一也正是因治病才认识这位名医的。
陈莲舫应邀到了瀛台,为天子按过脉,即知其病情并不严重,只不过是因情志不欲,心火上炎,加上久居宫室,食而不化而导致了本病。于是,他略思片刻,就开了一纸健胃降火的方剂。可是,“半瓶子水”的光绪帝接过处方一看,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我的身子太虚弱了,应当进补才对,药方中必须加上人参。”这下可难坏了陈莲舫,他知道,天子胃纳不佳,若服人参,势必消化不良,越发加重他的病情。可是,皇帝“钦定”要开人参,你如果坚持不给,那就是犯了欺君之罪。若是给,又治不好光绪的“龙疾”,真是让陈莲舫两下为难。不过,名医就是名医,他灵机一动,赶忙在处方上加了“煨人参”这味中药。天子一见,这才龙颜大悦,点头恩准。其实,所谓的“煨人参”,乃陈氏独创,就是把人参煨成炭状,既没了药性,又欺骗了光绪帝,而且还可消食开胃,真的是一举多得。几贴药服下去,立即药到病除,龙体康复。
后人把陈莲舫称为“国手御医”。医界同仁也对他的“曲线救帝”之法大加赞赏!隆冬偶感
躬耕医海三冬暖,常读经典耳目康。 笑看杏林多锦绣,承先启后事业昌。
百草芬芳橘丼香,聆听高龄妙谛传。 岐黄学子结同心,高歌猛进普宏章。

当今的中国,不缺乏所谓“科学的中医”,但缺乏有文化的中医。这里的文化,是指中医药文化或中华传统文化,因为它是中医的根,也是中医的外展形象。所谓“有文化的中医”,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即有医德,有医术,会宣讲,能著述,会传承,有贡献,是明医。

义妁:西汉河东(今山西省夏县)人,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女医生。她从小就喜爱医药,经常向医生们请教,学到了许多医学知识,积累了丰富的医学经验。她治病时,汤药和针灸并用。有一次,从外地抬来了一位腹部膨胀的病人,发胀的肚子比临产的孕妇还大,脐眼突出,四肢和面部却瘦得皮包骨头,气息奄奄,病情险恶,如不及时抢救,将危及生命。义妁对她仔细诊视后,取出几根针,在病人的腿和腹部扎了几针,又用一包药粉敷在她的脐眼上,用热水浸湿的绢帛裹住,并给她灌服汤药。几天之后,病人的肿胀全消,自己可以起床活动。义灼精湛的医技被汉武帝知道后,将其征召入宫,封为女侍医,专为皇太后治病。

陈莲舫,名秉钧,清末上海名医,我国近代著名的澳门新莆京官网:不错的中医,国手御医。中医学家。生于1840年,卒于1914年,享年74岁。陈家世代业医,至莲舫已第十九代。陈氏精通内、外、妇、儿各科,光绪中叶悬壶于清浦珠溪镇(今上海市朱家角镇)。因医术高超,四方求治者甚众。光绪年间,曾五次奉诏入京为皇帝和太后诊病,疗效颇佳,被封为御医。老年辞官设诊于上海,曾任上海广仁堂医务总裁及各善堂施诊所懂事等职。因其医术精湛、见解独到而有“国手”之誉。同时,积极创办“上海医会”,举办中医学校,对中医教育事业作出卓越贡献。

中医有无文化是可以鉴别的。从他的语言谈吐、仪容神色,诊病实践过程及其疗效,从他的书写药方及其著述等,都可以略知其大概。

鲍姑:名潜光(约公元309—363
年),山西省长治人。她出生于一个官宦兼道士之家,其父鲍舰是广东南海太守,其夫葛洪是晋代著名炼丹术家,曾著有《肘后备急方》等。耳濡目染,家庭熏陶,给她行医治病创造了良好条件。她长期与葛洪在广州罗浮山炼丹行医,岭南人民尊称她为”鲍仙姑”。

生平著作

比如清代医家邹润安,《清史稿》说他“有孝行,家贫绩学,隐于医”,且“通知天文推步,地理形势沿革,诗古文亦卓然成家,不自表暴”,而其所著《本经疏证》一书“深究仲景制方精意,成一家之言”。他无疑是一个有文化的中医。即使是近代有名医家王孟英、张锡纯等人亦对他十分推崇,我们从《温热经纬》、《医学衷中参西录》的内容中就可看出。

鲍姑行医采药,其足迹遍及广州、南海、惠阳、博罗等地。她医术精良,擅长灸法,以专治赘瘤与赘疣而闻名。她采用越秀山脚下漫山遍野牛长的红脚艾作艾绒进行灸疗治疾,因此,后人称此艾为”鲍姑艾”。曾有诗赞颂:

陈莲舫,名秉钧,清末上海名医。生于1840年,卒于1914年。陈家世代业医,至莲舫已第十九代。陈氏精通内、外、妇、儿各科,光绪中叶悬壶于清浦珠溪镇(今上海市朱家角镇)。因医术高超,四方求治者甚众。光绪年间,曾五次奉诏入京为皇帝和太后诊病,疗效颇佳,被封为御医。老年辞官设诊于上海,曾任上海广仁堂医务总裁及各善堂施诊所懂事等职。期间,积极参与创办“上海医会”,举办中医学校,并编写教材。对于秘制丹药,他必须亲手修合,以致积年药毒感染,于1914年不幸去世,享年74岁。著有《陈莲舫先生医案秘钞》、《十二经分寸歌》、《御医请脉详志》、《莲舫秘旨》、《医案拾遗》、《女科秘诀大全》、《加批时病论》、《加批校正金匮心典》等。

再说清代名医王孟英,其人虽只活了60岁,但他的医术和文字功底,绝对胜过当今绝大多数所谓名医。尤其是一部《王孟英医案》,简直是中医学与文学的最佳结合。其阐述医理之透彻,辨析病机之详尽,描述病情之形象生动,可谓入木三分,且文采斐然,读之令人回味无穷。在我所接触过的各家医案中,可谓无出其右者。

越井岗去云作岭,枣花帘子隔嶙峋。

学术思想

澳门新莆京官网 ,还有清代医家陈修园,他中举后曾任知县及代理知府,公务繁钜,仍为人治病,还撰写了不少医书,对后世习医者有深远的影响。特别是他倡导为医者应努力学习中医经典,并为普及中医知识而不遗余力,做了大量的宣传工作。如《伤寒论浅注》、《长沙方歌括》、《金匮方歌括》和《医学三字经》等就灌注了他毕生的心血,流传甚广。其著作流畅通俗,深入浅出,易读易记,又结合临床实际,切合实用,因此可当做中医普及教育的理想教材,利于自学。许多人学医就是从读他的书开始而走上了从医之路。其《南雅堂医书全集》是中医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个人著作,几乎可与官方编撰的《医宗金鉴》相媲美。陈氏不仅著述甚丰,而且公开讲课授业,所从弟子众多,其对中医传承的贡献功不可没。即使在他生命的最后时刻,仍念念不忘对自己的医书有两处需要补写。

我来乞取三年艾,一灼应回万古春。

陈莲舫是我国近代著名的中医学家,因其医术精湛、见解独到而有“国手”之誉。陈氏继承家学,勤于思考,博采民间单方验方,广求明师,勇于推陈出新。他认为治病当“知古而不泥古,方是良医。”他崇尚经典,灵活运用,不落窠臼,提倡“守经尤贵达变”的治学方法。时至今日,对于学习中医者仍不失有其积极的意义。

总之,在中医历史上不乏有文化的中医,如《神农本草经》淳于意、张仲景、孙思邈、李时珍、喻嘉言、徐灵胎、丁甘仁、汪昂、唐容川等历代儒医,他们都是中医学的创建者.推动者和功臣。如徐灵胎的著作中就包含有《道德经注》,文学家和诗人袁枚还为他作传,因为他们是“平素意合”的好友。还有那些在医学上虽然没有建立起什么流派,但仍然有建树或医著传世的,如“成书数卷,聊以课徒”的《时病论》的作者雷丰;“案语多俪体,千言立就”、“舟车寒暑,手必一卷”的浙江名医金子久;“儒乃达儒,医是明医”的关月波及其“幼承家学,六岁起熟读四书五经并嗜书法”的儿子关幼波;撰有《中医基础理论通俗讲话》和《素问运气七篇讲解》等的方药中等,他们都是有文化的中医。

一天,鲍姑在行医采药回归途中,见一位年轻姑娘在河边照容,边照边淌着泪。鲍姑上前一看,见她脸上长了许多黑竭色的赘瘤,十分难看。乡亲们因此都鄙视她,亦无法找丈夫,故而顾影自泣。鲍姑问清缘由,即从药囊中取出红脚艾,搓成艾绒,用火点燃,轻轻地在姑娘脸上熏灼。小久,姑娘脸上的吃疼全部脱落,看不到一点瘢痕,变成了一个容俊貌美的少女。她千恩万谢,欢欢喜喜而去。

临床经验

纵观以上人物,他们的共同点是:有医德,品性淳良,以仁义为怀,待病人如至亲,所谓“常将人病如我病,救得他生似我生”。他们精勤不倦,好学深思,从不自满,甚至舟车寒暑,手必一卷,或有感即录,或挑灯夜读。如王孟英之《归砚录》即如此写成。他们领会了中医的精髓,精义入神以致用,故能在临床上取得好的疗效,而不是只会纸上谈兵的迂腐之辈。他们又能够继承前人医术,或整理,或改编,或撰著,甚至有所创立,有医著传世。

遗憾的是,鲍姑没有留下什么著作。后人认为,她的灸法经验可能渗入到葛洪的《肘后备急方》中。该书有针灸医方109
条,其灸方竟占90
余条,并对灸法的作用、效果、操作方法、注意事项等都有较全面的论述。据分析,葛洪小擅长灸法,他的精力主要集中于炼丹和养生上。《肘后备急方》中收入如此卞富的灸方,可能与擅长灸法的鲍姑有密切的关系。

陈氏擅长治疗内、外、妇、儿各科及各种疑难杂症。治病以辨证明理,审病详细,用药轻灵著称。治疗时,考虑周到全面,细致入微,往往“煎方”、“膏方”同用,“轻方”、“重方”搭配,“汤剂”、“丸剂”同服。此外,还有大方、小方、轻方、重方、祛病方、调理方、先服方、后服方、备急方、发病方等种种不同。他使用大方,能一剂兼治数症。陈氏用药不拘一格,常常能出奇制胜,用药轻灵是他一贯的原则。擅用人参,对风湿、痰浊、冬温、嗳症、
呃逆、眩晕、不寐、腹痛、癣疾、足肿、疝气、痰饮、痰湿、咳嗽、心悸、肝厥、多怒、腰痛、调经、积聚等多种疾病,都选用人参治疗。所用人参,包括吉林参、西洋参,也使用党参。其祖父治病“专于内而精于外”,以疡科著称。陈氏秉承家学,对外证、急症治疗尤具特色。如他对瘟疫外证的治疗甚为详细,仅于咽喉部位的外证就列有4种治法。此外,对于妇科强调养血和血。特别在治疗产后病时,更重视血的调养。如他认为,新产恶露,属养胎余血、杂浊浆水。胎儿娩出,如气血旺者,恶露可随之而下。如气血弱者,则阻碍小腹为病,上攻则血晕闷绝,蓄淤则头痛、心腹痛,在治疗方面强调理气活血。

如果没有那些有文化的中医,就没有那么多中医典籍,就不可能流传下丰富的中医各科临床经验。如《药性赋》、《汤头歌诀》等,都倾注了他们的心血。一部《医宗金鉴》,其中包含有多少内、外、妇、儿各科杂证治疗的歌诀啊!没有文化的中医写得出来吗?

鲍姑死后,岭南人民为了纪念她对医学事业的重大贡献,在广州越秀山下三元宫内修建了鲍姑祠,以志纪念。

后世影响

我很赞赏和敬仰有文化的中医,他们在世时不一定有名,但他们对中医学发展所作出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什么时候有文化的中医多了,中医学的发展前景就会更好。

谈允贤:江苏尤锡人,是明代一位著名的妇科女医生。其祖父曾任南京刑部郎中,是当地的名医;祖母对医药也十分精通。谈允贤从小就受到家庭的熏陶,专心致志地学习各类医典经书。她的祖母在临终前将全部秘方和制药工具传给了她。

陈氏晚年致力于中医教育事业,堪称后世中医教育的典范。其门人弟子众多,北至黑龙江,南到两广,影响遍及全国。其弟子陈蓉舫悬壶上海三家园(今凤阳路),其子陈山农(字承睿)、箓箓
(字承奇),孙陈范我,皆承家业,亦有医名。

谈允贤在婚后得了气血失调症,她自己诊脉确诊后,开方用药,将自身之病作为临床实践之路,经多次服药,终于痊愈,谈氏医名大振。在封建社会中,由于封建礼教的束缚,男女授受不亲,一些闺阁千金和富豪眷属,生了妇科之病,羞于对男医生启口,因而不能及时治疗,延误病情,危及生命。闻谈氏之名,纷纷前来请她诊治。不久,谈允贤正式悬壶诊病,成为当地妇科的著名女医生。她在50多岁时,将祖母传授的医术和自己临床中积累的医疗经验,写成《女医杂言》,传给后人。

淳于衍:西汉宫廷女医家,擅长妇产科。

蔡寻真、李腾空:唐代民间女医家,蔡氏系唐侍郎葆某之女,李氏为唐宰相李林甫之女。

蔡、李二人同在庐山一带行医。

胡谙:唐代女医家,胡氏对脏腑理论很有研究,撰有《胡谙方》二卷,又编绘了《黄庭内景五脏六腑图》一卷。

冯氏:宋代宫廷女医学家,是郭敬仲之母,治病多见奇效。因她为太后治病有功,被宋高宗晋封为“安国夫人”。

汪夫人:宋代宫廷女医学家,她“知书善医,精妇人病,显于时,掌内府药院事”。

张小娘子:宋代女医学家,精通外科,治疗疮疡诸病多有奇效。

陆氏:明代宫廷女医学家,她原在民间行医,精通力脉。

彭氏:明代宫廷女医学家,经御医会试后入宫,专为太后治病,颇得太后的喜爱。

吴氏、毛氏:明代民间女医学家。吴氏系郭琬(医学家)之母,毛氏为郭琬之妻,郭琬父亲也因医而名扬当时。

韩医妇:明代民间女医学家。她“以医术游四方,治病多奇验”,韩氏怜悯穷人,深得爱戴。

周佑、周僖:明代女本草医学家,为两姐妹,她俩用彩色绢绘有《本草图谱》一书。

顾德华:清代女医学家,字鬃云,她是吴县一带妇科名医,著有《花韵楼医案》一卷。

叶荫:清代女医学家,她爱好幼儿保健及护理。著有《保赤金科》一书。

孙西台:清代女医学家,字言言。在中医理论上有相当的造诣,著有《书星楼医案》一书。

曾懿:清代女医学家。她擅长瘟病,用药有独到之处,自制诸方,配合巧妙。撰有《医学篇》二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