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见死去二拾年外甥,第二歌词

澳门新莆京官网 1

约翰︰所多玛之女,不准靠近我!罩上妳的面纱,让风沙尘埃吹拂,到沙漠里去找寻上帝的儿子。莎乐美︰那是谁,上帝的儿子?他像您一样漂亮吗,约翰?约翰︰让开!我听到宫廷里响起死亡天使振翅的声音。年轻叙利亚军官︰公主,我求您不要再过去了。约翰︰上帝的天使,你们为何带剑来此?你们来这肮脏的宫廷里寻找谁?那位身穿紫袍者的死期尚未来临。莎乐美︰约翰!约翰︰是谁在说话?莎乐美︰约翰,我渴望您的身体!您的身体就像园里从未染尘的百合。您的身体就像山中的雪一样洁白,就像犹太山上的雪,从山谷中流到平原。阿拉伯皇后花园里的玫瑰,都不及您身体的白晢。阿拉伯的玫瑰,阿拉伯的香料,落日时的余辉,海面上月亮的吸呼……这一切都比不上您身子冰洁的万一。让我抚摸您的身体。约翰︰退下!巴比伦之女!世间最邪恶的女人。不准再对我说话。我不再听妳说话。我只听主的声音。莎乐美︰您的身体太可怕了,像麻疯病人。像是受到毒蛇于其上横爬穿刺;像是蝎子于其上筑巢而居。像是所有一切令人作呕物事的白色坟墓。太可怕了,您的身子太可怕了。是您的头发令我迷恋无法自拔,约翰。您的头发像是串葡萄,就像是以东葡萄园里垂下的串串黑色葡萄。您的头发像黎巴嫩的杉树,像是黎巴嫩的巨大杉木,树影可容狮子休憩,可以让强盗在白昼躲藏。漫漫长夜,当月亮隐藏她的脸庞,当众星消失,但这一切都不黑暗。在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您头发的黑沈……让我抚摸您的头发。约翰︰退下,所多玛之女!不准碰我。不准污蔑主的头颅。莎乐美︰您的头发太可怕了,上头沾满了泥巴与灰尘。像是戴在您额前的可笑皇冠。像是盘绕在脖子上的一段段黑色小蛇。我不爱您的头发……我想要的是您的嘴唇,约翰。您的嘴唇彷佛是象牙高塔上的一段红带。彷佛是由象牙刀所切出来的石榴。泰尔园里盛开的石榴花,比玫瑰更显鲜红,但却相形失色。国王警跸的喇叭声,令敌人胆寒,但却相形失色。您的嘴唇比起踩在酿酒桶上的脚要来得鲜红。您的嘴唇比起出没于神庙上鸽子的脚要来得鲜红。它比起从林中走出的屠狮者的脚要来得鲜红。您的嘴唇像是渔夫在破晓的海上所寻获的血红珊瑚,那些只贡奉给国王的血红珊瑚!……它就像是莫比人在矿场中挖出的朱砂,那些只贡奉给国王的朱砂。它就像是波斯国王的领结,以朱砂染色,再以珊瑚嵌饰而成。在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比得上您鲜红的嘴唇……让我吻您的嘴。约翰︰不行!巴比伦之女!所多玛之女!不行。莎乐美︰我要吻您的嘴,约翰。我要吻您的嘴。年轻叙利亚军官︰公主,公主,您就像园中之香,高贵之主,不要看这个人,不要看他!不要对他说这种话。我再也受不了……公主,公主,请不要再说了。莎乐美︰我要吻您的嘴,约翰。年轻叙利亚军官︰啊!〔他举刀自裁,倒在莎乐美与约翰之间〕希罗底的侍从︰这位年轻的叙利亚军官自杀了!这位年轻的叙利亚军官自杀了!他杀了我的朋友!我曾送他小一瓶香水与白银加工的耳环,现在他自杀了。啊,他不是已经预言将要发生不幸的事吗?我,也曾预言过,将有不幸的事要发生。我知道月亮正寻求一件死亡的生命,但我不知道月亮要找的人竟然是他。啊!为何我不事先将他藏起来呢?如果我先将他藏在山洞里,月亮就找不到他了。第一士兵︰公主,队长已经自杀了。莎乐美︰让我吻您的嘴,约翰。约翰︰妳不害怕吗,希罗底的女儿?我不是告诉过妳,我听到宫廷里有死亡天使振翅的声音,他不是已经来临了吗,那死亡天使?莎乐美︰让我吻您的嘴。约翰︰淫荡的女儿,只有一个人能够解救妳,那就是我说过的那一位。去找他吧。他正在加利利海的船上,他带着他的学徒而来。跪在岸上,称他的名字。当他来临时,跪在他的脚边,请求他赦免妳的罪。

有些选择无言对错,却是大悲。

重见死去二拾年外甥,第二歌词。清早,李杰送走瑞恩,回到饭店。 「回去了?」张腾躺在床上,闭着眼问。
「嗯!」李杰吁一口气,走到床边,两手插腰。「干嘛?昨天晚上发生命案了?瑞恩美人连一点笑容都没有!」
张腾睁开眼。「现在几点?」他的声音有点弱。
李杰皱眉,这场景有点依旧相识…… 「八点不到。」他闷声答。
张腾闭上眼,不再讲话。
「喂,阿腾,不要睡了,你早上有釆访,下午还要录音。」李杰叫他。
张腾没反应。
「喂,阿腾!」李杰汗毛竖起来了。「起来,不要睡了!」他上前摇他。
不管他怎么摇,张腾动也不动。 李杰心都凉了——
这次他毫不犹豫,立刻打电话叫人。
三十分锺后,张腾被送到私人医院,高烧已经到三十九度半。
不再见面,也许是因为「回到我身边」,这句话不能说服她。
如果有爱,她可以不顾一切,可以相随,可以陪伴……
但这一切是空谈,因为如果真有爱,六年前,他们不会分开。
虽然他说过道歉的话,虽然她没有怪他,但是道歉代表的是爱情吗?要求她回到他身边,就代表爱她吗?
六年前他突然说分手,原因与理由都如此薄弱,当时她真的受到伤害,因此没有办法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所谓的,纯粹的爱情……
但是,不再与他见面,只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因为这样,所以六年后她选择了安全感?
只有瑞恩自己清楚,事实上,造成他们之间真正的距离,不是因为这个原因。
如果爱她,为什么六年前,不能对她解释学妹的事情?
当时她问过他,但是他选择沉默。
其实,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情,她早就己经忘记了,但是那一份受伤的记忆还在,刻镂在她的心底,永远都没办法忘记……
她实在想不起来,他曾经跟她说过「爱」这个字。
爱情之所以不能揉入一粒沙子,那是因为不能把握对方的心、不能确定对方的感情,因为怕再一次受到伤害,所以没有勇气再去冒险,没有办法再用全部的相信,去爱一个人。
她曾经那么年轻过,投入青春与热情,勇敢的去爱过一个男人。
这样就够了,够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燃烧一遍了。
那天清晨,她搭李杰的车从饭店离开后,一个月过去,张腾不再找她。
纷纷扰扰的八卦新闻,果然如她所预料,开始转为平淡,之后一切复归于平静。
她回复正常的生活,教书、写论文,开始跟赵柏石交往。她是认真的,很努力的做到认真,认真地过她平淡的生活。
「在想什么?」赵柏石问她。 瑞恩回过神「没什么。」勉强笑了笑。
两人在餐厅吃饭,她吃得慢,边吃边入神。
「真的?妳吃饭不专心喔!我都已经吃饱在喝咖啡了,妳竟然还在吃前菜,太夸张了吧?」赵柏石开玩笑。
「这哪是前菜,我就只点凉面啊!」瑞恩说。
她记得,以前毛浚棠也说过她「不专心」。 「凉面哪能吃饱。」
「吃七分饱就好了,身体比较没有负担。」
「不是吧,我听说女生吃七分饱,是想keepfit。」 「我很肥吗?」她问。
他大声笑。「妳很美。」他跟她眨眼睛。 他的笑声很爽朗,也感染了瑞恩。
瑞恩情不自禁地微笑,打起精神,把该想与不该想的,全部收藏到心底最深处。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九点之前,赵柏石把瑞恩送回宿舍。
赵柏石没有因为上次周刊的报导,就跟瑞恩失去联络,反而更积极地追求瑞恩。之后两人一起出去,偶尔遇到媒体,他都会以保护者自居,照顾瑞恩。
他的殷勤与体贴,瑞恩无法不被他感动,因此闭始认真跟他交往。
刚迥到家,瑞恩就接到小苏打来的电话。
「表姐,我被妳气死了!」小苏劈头就大叫。 「我做了什么事?」瑞恩傻眼。
「我听姑妈说,妳跟周刊上写的,那个姓赵的律师交往,是真的吗?」小苏质问。
瑞恩脸色凝重,沉默片刻才回答:「对。」
「为什么?」小苏不能理解:「妳跟阿腾不是一对吗?为什么要跟那个律师交往?」
「因为,」瑞恩回答得很困难。「我跟张腾的事,是妳误会了。」
「误会?我哪有!」小苏鬼叫。
瑞恩把话筒拿离耳朵远一点、「我跟他不是一对,妳误会了。」然后迅速把话说完。
「妳骗人!我听李大哥说,你们明明就是一对,你们念大学的时候就在一起了!」小苏在电话另一头大声叫。
瑞恩的心顿时揪成一团。
她一直努力、好不容易才保持的平静,不能被小苏的叫声动摇……
「我现在要出去,改天再跟妳说好了。」她压抑着声音说。
「等一下,表姐,表姐——」 瑞恩己经挂断电话,同时关掉手机。
她承认,她害怕小苏逼问…… 也或者,是因为害怕再听到张腾这个名字。
不管原因是什么,总之她没办法回答小苏,所以宁愿逃避。
放下已经关掉的手机,瑞恩走进书房,看着那格上锁的抽屉。
该找时间,处理抽屉里的东西了。 但是,现在的她,甚至没有勇气打闲抽屉……
「算了,以后再整理好了。」她喃喃说,然后站起来,离开书房。
瑞恩自己也不知道,「以后」要等到什么时候,但现在对她来说,看到那些过去的回忆,心情是怎么样也不可能平静的。
瑞恩越是逃避,小苏越要追根究底。
事实上,让她无法放弃追问的原因,是因为近两天来报纸、周刊和电视上娱乐新闻的报导——
张腾病重,新专辑录音进度严重落后,传罹患不治绝症。
报导、传闻开始纷纷出笼,一篇比一篇严重,让小苏的心都揪起来了!她试过打电话给李杰,可是李杰的手机一直打不通,她都快急死了。
在媒体找上瑞恩之前,小苏决定把所有的报导拿到瑞恩的宿舍。「表姐!这件事妳知道吗?」小苏哭丧着脸,一进门就把手上捧的一堆报纸杂志,全都丢在客厅的咖啡桌上。
瑞恩不明就里的拿起报纸,看到标题,她脸色先是微变,往下阅读后脸色就越来越苍白。
「妳不知道这件事吗?」看到瑞恩的脸色,小苏问:「李大哥也没有跟妳联络吗?」
瑞恩摇头,拿起杂志继续读下去。
「那妳有阿腾的手机号码吗?妳打电话去,他一定会接!」小苏说。
瑞恩还是摇头。「我没有。」虽然她努力维持镇定,但声音已经开始微微发抖。
小苏紧张起来。「那怎么办?阿腾他——」
「不一定是真的。」瑞恩安慰小苏,也安慰自己。「这些记者很会编故事,妳看上一次他们写的报导就知道了——」
「但是他们也没有全写错啊!」小苏反驳:「妳本来就是阿腾的女朋友,也跟那个律师认识,只是没劈腿而已啊!」
瑞恩脸色更苍白。
小苏快哭了。「我觉得一定有问题!怎么办啦,我好担心喔,我一定要去唱片公司找李大哥!」
瑞恩沉默,什么话也说不出口。 「表姐,妳要跟我一起去吗?」小苏问她。
瑞恩愣了很久,然后,摇头。
「为什么?」小苏瞪大眼睛,一脸不可思议。「难道妳都不担心阿腾吗?」她质问瑞恩。
瑞恩凝视小苏,过了半晌,才幽幽地说:「现在,我没有立场关心他。」
「什么意思?什么叫做『没有立场』?!」小苏不接受。
瑞恩咬住下唇,逼自己说出口:「因为,我跟他早就已经分手了。」
小苏眼睛瞪得更大。「就算分手也可以做朋友、互相关心啊!」她不能理解。
瑞恩知道小苏不懂,但是她也没办法跟小苏解释清楚……
「妳真的不去吗?表姐?」小苏眉头皱得紧,表情很难过。
沉默中,小苏屏息等待瑞恩最后的答案…… 最后,瑞恩还是摇头。
小苏的表情好像受到严重伤害,她用力深吸一口气。
「表姐,」临走前,小苏怨她:「我觉得妳真的好冷血喔!」大声喊着丢下这句话,小苏就匆匆忙忙跑出门外了。
瑞恩呆在客厅…… 过了很久很久,她才发现,自己的眼泪竟然一直流个不停。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两天过去,瑞恩一直处于恍惚、焦虑的状态。
关于张腾病重的报导有增无减,状况甚至更严重。
这两天有记者还记得她曾经是「劈腿案」的女主角,打电话来问她是否有去探病,瑞恩接到这种电话根本没办法回答,只好挂断。
连赵柏石也看出她的不安。
他们上周就约好一起吃饭,今天见到瑞恩,他惊讶的发现,她看起来整整消瘦了一圈。
「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困扰妳?」他问,语调沉重。
这几天媒体大肆报导,他不可能不知道张腾的新闻,会这么问,是因为上次周刊看图说故事曾经提到张腾。赵柏石不笨,他大概猜到瑞恩会突然消瘦,跟这两天的报导应该有关系。
瑞恩回过神,下意识地摇头。「没有。」然后又低头发呆。
赵柏石的脸色渐渐变得严肃。
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在瑞恩心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
那样的地位,只怕他花再久的时间,都没办法战胜。
瑞恩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吓了一跳,反射I性地接起手机。「喂?」
「我是李杰。」李杰先报名字。 瑞恩呆住。
「抱歉,突然打电话给妳,」李杰在电话里用沉重的语调说:「最近关于阿腾的报导,妳看过了吗?」
「有……」瑞恩的声音很弱。 她苍白的脸色,让赵柏石担心。
「他现在状况很不好,我希望妳能来见他一面,再慢……我怕来不及了。」
李杰的话,让瑞恩的脸色一瞬间惨白。
李杰继续往下说:「如果妳原意来见他,我希望尽快——」
「我现在就过去。」瑞恩说。 话脱口而出后,她才想到赵柏石。
瑞恩抬头,看到他对自己抿抿唇,点头,似乎并不生气。
「我要到哪里见他?请你把地址告诉我、」慌乱中,瑞恩在皮包里翻找纸笔,还是赵柏石主动把纸笔递给她。
她对他匆匆一笑,尽管笑容苍白。
「妳直接来这里可能会被跟拍,我在上次那家饭店的停车场等妳好了,妳到了就直接搭电梯下来。不过,妳记得一定要带护照出来。」李杰交代。
「护照?为什么?
「阿腾现在人在国外接受治疗,我会先帮妳办签证,机票的事妳不要担心」李杰口气沉重。
瑞恩胸口一紧。「好,我会记得。」声音哽咽。
挂电话后,瑞恩还没关口,赵柏石就主动说:「去吧!不要在意我。」
瑞恩感激地凝望他。
「什么感谢的话都不要说,拜托!」他叹气。「妳快去吧!」
瑞恩点头,决定按照他的要求,什么话都不说就独自一人离开餐厅。
「赵柏石,你可能是一个笨蛋。」瞪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赵柏石喃喃自语,随即又失笑。「算了,强摘的瓜不甜,还是另寻目标,等待真正跟我有缘的女人好了。」情绪陷入极度失意中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李杰接到她后,先安排她住饭店,用最快的速度帮她办签证,到达机场后,搭机、转机、再搭机……从台湾先飞到新加坡休息一晚,第二天一早再从新加坡直飞瑞士苏黎世.直至抵达目的地,总共花了将近三天的时间,过程中李杰全程陪伴她。
瑞士风景如画世界知名,出瑞士机场后,沿途瑞恩根本无心欣赏周遭美伦美奂的风景,她的,必一直揪紧着。
「我们先到饭店,等一下我再带妳去见阿腾。」
「不要,」瑞恩说:「我要先见他,请你先带我去见他。」
李杰凝视她片刻。「好,先去见他。」他答应她。
「谢谢。」瑞恩的声音微微颤抖。 车子调转方向。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这时节的瑞士真的如诗如画,不仅气候适宜,山明水秀令人心旷神怡。
但是瑞恩的心情一直很凝重,对于这么美好的风景,她根本无心体会,因为这三天来的煎熬,让她逐渐正视自己的内心,觉悟她根本没有办法放弃爱情、放弃张腾。
过去的一切,无论是她的自我保护、还是对于他的感情的不确定,现在看起来都已经不再是问题,现在只要能跟他多相守一天,她原意用自己的生命换取他的时间。
车子把瑞恩载到一处庄园,她原本以为会到医院。
「他不喜欢医院,所以在这里接受治疗。」注意到她脸上有疑问,李杰解释。
这是一个占地将近十英亩的大庄园,里面还有马场、狗房、游泳池和大草坪,瑞恩直接被带到主屋,在会客客厅看到张腾。
见到他那一刻,瑞恩终于忍不住,眼泪像打闲的水龙头一样掉下来,再也停不了。
张腾就站在客厅另一头,他瘦了一点,凝视她的眼神很复杂。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最后,瑞恩走过去,紧紧抱住他。
李杰在这时候离开客厅,因为他的任务完成了。
瑞恩的拥抱跟过去不一样,她的拥抱里面有决心和领悟,现在就算他不要她,她也要留在他身边——
「喂,抱这么紧,我会窒息。」谁知,被抱的那个人突然幽幽抱怨。
瑞恩呆了一下,才意会到是他在说话,于是本能地抬头看他。
「不过,抱这么紧,其实也不错啦!」他又幽幽说,嘴角扬起,露出享受的表情。
瑞恩一愣。「你不是生病了吗?」她质问他,把他推开。
「是啊!」他把她拉回来,手臂非常有力。
「不是病得快死了吗?」推不动他,她只好把手臂插进两人中间,试着把他挤开。
「谁说的?」 她一呆。「报上说的啊!」 「报上说妳就信?」
瑞恩吸口气。「李杰也这么说!」 「他说的妳也信?」
瑞恩瞪大眼睛,眼里含一泡泪。「你到底有没有生病?」 「有啊。」他悠悠说。
「你生什么病?」她已经强烈怀疑。 他看着她,忽然咧嘴对她笑:「相思病。
瑞恩倒吸一口凉气,脸孔涨得通红,然后一鼓作气把他推开。「你这个可恶的骗子!」她用力鬼叫。
这辈子没鬼叫过,她现在才知道,原来鬼叫这么痛快。
张腾再把她拉回来。「如果不耍一点诡计,妳会这么听话,立刻飞奔过来?」
「你怎么可以用生病这种事骗我?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她生气,眼泪又控制不住的掉。
「有一半是事实。」他说,开始亲她的脸颊,把她的泪水亲干。
「事实?」她又开始担心。
「嗯,妳离开以后,我发烧到三十九度半,到现在还没完全恢复。」他把她的睑捧起来。「奇怪,一看到妳,我的病就全好了。」
「骗人!」她脸红,拨开他的脸。
「喂,妳先动手喔!」他抓住她的手腕,开始搔她的痒。
「不要啦!你住手-啊一」瑞恩尖叫,拚命扭开身体,因为她最怕痒。
她好不容易逃开,他立刻追上去从背后抱住她。「我们结婚吧!」在耳边对她说。
瑞恩愣住,半天后才能回头,用不敢相信的眼神瞪住他。
「我们先在瑞士结婚。」他郑重地对她承诺。「再给我五年,五年后我会退到幕后,到时候我会在台湾为妳办一个盛大的婚礼。」
她瞪了他很久,然后才说:「原来……你把我骗来瑞士,是早就预谋好的!」她用力捏他的脸。
张腾很愣。「喂喂,女人这个时候应该说『好感动』和『我愿意』六个字才对吧?」话虽这么说,还是随便她爱怎么捏就怎么捏。
瑞恩破涕为笑。
「为了治好我的相思病,把妳骗到瑞士,是不得已的方法。」收起笑脸,他难得越肃又正经地回答她的问题。「再说,我经常被狗仔跟拍,偶尔利用回去,这样才算礼尚往来。」撇撇嘴,摆了狗仔一道,他笑得很得意。
他还是没告诉她,每次她一离开自己身边,他的相思病就会发作,这种整个逊掉的事他说不出口,只好一辈子放在心底了。
瑞恩凝视了他很久。「我要听一句话,等你说了,再决定要不要嫁给你。」然后这么对他说。
他瞇眼。「什么?」声调开始不自然。
「你不知道吗?」她威胁他:「不知道也要扣分。」
他的脸孔开始涨红。「干嘛?」他耍酷。 「干嘛?」她「干嘛」回去。
他瞪了她很久、很久…… 她等,既然都被骗到瑞士,她有的是时间。
「真的要说?」半天后,他终于吐出一句问句。
「谁跟你讲假的?」她反问回去。 「要怎么说?」 「用嘴巴说啊!」
「能不能用写的?」 「不可以。」 「现在要说?」 「不然什么时候说?」
「一定要说?」 「一定要说。」 「可不可以以后再说?」 「你试试看。」
「用英文还是国语说——」 「你就快点说吧!」她尖叫。 他的表情越来越不自在。
瑞恩已经快翻脸了…… 「我,爱妳。」最后,他终于还是说了。
瑞恩拥抱他,亲他,然后在他耳边说:「我也爱你。」
他紧紧抱住她,紧得连他自己都快窒息了。
因为当时我发现,我爱的比较多,所以六年前的我,没有办法对妳解释、没有办法对妳说……
我爱妳,瑞恩。 这段话,他藏在心底喃喃默念。
彷佛听见了他心底的声音,瑞恩在他耳边轻柔地、甜甜地低语——
所谓的幸福是什么? 我的幸福就是你,阿腾。

玛丽与约翰是令人艳羡的一对,男高帅女秀美,夫妻皆高薪白领,一个兼具父母精华的独生子,多年家庭生活和谐美满。

《白鹿原》作为陈忠实老先生的枕棺之作,五年前读过原作,里面充斥着荒诞的国民性,也写尽了人性的丑陋和民族的劣根。百转千回的人物,荡气回肠的跨度,使得《白鹿原》每一次走上荧幕都注定或断章取义或借壳生蛋。

玛丽也自以为一生大抵如此,称不上荣华富贵,但一家幸福安康。

但好在,这样也可以让更多人知道和领教这部著作,也算是反哺,总的来说,算是欣慰吧。

然而她四十五岁那年,才忽地晴天霹雳,生命钜变。

电视剧播出之后,前半段我是穷追不舍,后半部分开始垮掉,有些人物更是全面垮掉,剧情也有些玛丽酥般的扯淡,所以后来就没再看了。

一通紧急电话告知,暑假去欧洲游学的儿子独自登山未回。

一个物质匮乏自然严酷,落后封建保守的区域,向来都是文学创作的富矿,因为在这里,有太多的可悲,可怜,可憎。尤其是生活在野蛮生长的男权社会的边缘的女性。小娥是可怜的,但那个时代的女人哪一个不可怜?小娥还爱过也被爱过,还反抗过,被关注过,就连死了还被妖魔化过,她是确确实实存在过的。

夫妻赶往瑞士犹抱希望,儿子登山多年经验丰富,而且从不铤而走险。

小娥和黑娃的相遇彷佛前世的久别重逢一样,他们都是做过战士的人。他们的战死沙场可歌可泣,他们是存在过的活生生的人。

澳门新莆京官网,然而一个礼拜后不但儿子没生还,连尸首也没找到。

而剧中最可怜的女人莫过于冷秋月。从来没能为自己活过哪怕一分一秒,荒诞地离开人世间,不留一丝痕迹。

她钟爱二十一年的宝贝儿子,怎能骤然这样凭空消失,不留任何痕迹?

冷秋月悲惨命运伊始的那场戏我记忆最深,感触也最多。就是她和鹿子霖的儿子鹿兆鹏成亲的那场戏。

一年后玛丽仍无法接受,也无法接受约翰竟能依然故我,彷佛儿子之死已成过去,不留任何痕迹!

我不禁发问:当我们的思想和养育过我们的地方发生了错层的时候,新认知的放浪形骸和老地方不可思议的封建仁义孝发生冲突的时候,到底怎么样的表现才算还是个人?

她怀疑约翰是否真正爱过儿子,真正爱过她?

澳门新莆京官网 2

她怀疑在他温文平和的面具下,是否真正爱过任何人?

秋月掀起盖头后的美貌和她温顺的谈吐让人心动,可新婚之夜那双红艳艳的裹着的小脚束缚了他想要的幸福的空间,鹿兆鹏虽然流着原上的血,但作为一个见过世面的新青年,他要的空间太大了!大到没有地方可以安放这双小脚。

拖了三年,无数冷战后,约翰才终于搬了出去。

澳门新莆京官网 3

又过一年多两人才正式离婚,但早形同陌路。

我们也会觉得封建婚配的滑稽和父母愚昧的自私!冷先生可教女儿读书识字却惟独没有一点意识去教教女儿如何为自己而活,没有独立思想的读书识字不过是小脚上的绣花而已,还是小脚!看着秋月独守空房延展悲苦开端的时候,恻隐觉得鹿兆鹏作为一个爷们的混账!无以名状的混账,顾不得他的民族大义!

中年单身,比她预想还难,许多时候,工作上的自尊,是鞭策她起床面对新一天的唯一动力。

新旧碰撞至今存在,虽说迥异的选择鹤立鸡群无言对错,但数千年的那些东西总还是隐约丈量着所谓的新的自由!思想先进到冷酷无情也会众叛亲离,思想苟同到循规蹈矩有时也可安度一生!难啊!

等她逐渐走出阴影已坐五望六,婚姻高不成低不就,只有放手随命。

感谢如今的自由,哪怕是身负重担的莫须有的自由。

辗转传言说约翰像临老入花丛,每两年换个同居人,一个比一个年轻貌美。

© 本文版权归作者  Esmerad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她并不后悔,儿子是他们间无法减熄的灼痛,只有分离她才能疗伤复原。

儿子意外后数年,能再见告别曾是玛丽唯一心愿,“只求再看他一眼,我可以马上死而瞑目!”

然而一年一年过去,心愿逐渐破灭,早已放弃的二十年后才又另一通紧急电话。

全球暖化冰河消融,一具无名尸体出现冰层断缝。

“派瑞太太,他身上衣物符合妳儿子档案记录,妳能前来确认吗?”

她和约翰各自飞去瑞士,又刻意安排单独前往停尸间。

她没想到看见的是时光冻止的儿子,他年轻英俊的面容被寒冰栩栩如生地保存下来。

就彷佛他一个月前才机场挥别赴欧游学,这过去的二十年从未发生。

那种时光倒流的奇异感,是怎样也无法言喻。

那晚在旅馆上床后手机意外响起,她接起那头却没说话,“约翰‧‧‧?”,数刻她才听见彼端的啜泣。

他的泣声渐大溃决,她也跟着流下泪来,但没哭泣。

二十年前是她夜夜痛哭,衔恨他若无其事依然故我,他们的共有命运因而彻底改变;没想到二十年后,她却坐在黑暗中静静聆听,电话那头他像孩子般嚎啕大哭。

生命的错综迂回,不得不让她感到怅惘。

回美后约翰开始借故前来,自动自发帮她剪树修水电干粗活。

一年后他搬了回来,他们没有复婚,在她心里他不是失而复返的情人,更像一个久别重逢的家人。

就像她久别重逢的儿子。

他的离去曾导致父母的破裂;二十年后他的重现又带来两人复合。

生命是个迷航,总自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谁也没有地图,往往只有向晚回首来时路,你才忽地看见一种咫尺千山路的领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