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时茶事随笔,中那杯品不完的茶

据著名红学家周汝昌研究考证,《红楼梦》一书中写到茶道的多达279处,吟咏茶道的诗词诗联有23处。有红学爱好者曾统计,《红楼梦》中言说茶的地方有400多处,“茶”和与“茶”相关的字词出现频率高达1520余次,这在中国文学史的其他经典作品中是极为罕见的。

……

自小说创世以来,以茶入小说不乏其例,它是现实生活的一种反映。这是因为茶作为极有价值的饮料,早已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中国茶事小说的起源,可以追溯到魏晋时期。…

“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贾府里如果说有三种香气,除了花香与脂粉香,恐怕就要数茶香了。中国是茶文化的故乡,像贾府这等尊贵的官宦之家自然很讲究饮茶之道。所以“枫露茶”、“老君眉”、“龙井”等名品反复出现于曹雪芹笔下。喝茶养生。《本草纲目》里说茶“苦寒无毒,性冷。有驱逐五脏之邪气,镇神经、强壮精神,使人忍饥寒,防衰老之效能”。其实茶本身就是一味重要中药,在中医的很多方剂里都有细茶一味,比如治头痛的川芎茶调散和清胃热的五虎茶。最正宗人药茶叶应该是西湖龙井。不过龙井的价格相当昂贵。品茗有诸多讲究,入药则没有那么多严格要求,药用上注重的是茶的凉性和清新上行的特点、所以一般的茶叶也没问题。中医认为茶醒脾化湿,清热提神;西医则证明了茶叶的可卡因可以降低血糖。所以,中国人的饮茶习惯正是一剂适宜健康的养生良方。《红楼梦》中就有多处描写饮茶养生的情形,如第六十回写宝玉吃了面食,林文孝家劝他饮“普洱茶”。宝玉饮后,顿时食欲大增。在我国,名茶繁多,功效也各有不同。如普洱茶可促进消化;玫瑰花茶可以行气活血化瘀。以茶养生,能收到赏心悦目、怡神健体之功效。但喝茶也要讲究,否则会适得其反。《红楼梦》第四十一回“栊翠庵茶品梅花雪,怡红院劫遇母蝗虫”中,妙玉为众人泡茶时说:“一杯为品,二杯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从养生的角度看,这其实是在告诉我们,饮茶要适量,不可过多。茶叶中含有鞣酸,过度饮茶会使人体鞣酸过多,妨碍胃液分泌,刺激胃黏膜,引起胃肠功能失调,不利于消化吸收。所以,一般应待饭毕食物消化后再喝茶为宜。饭后不宜立即饮绿茶饮茶是贾府众人养生的重要方法之一。妙玉为贾母斟茶时,贾母言:“我不喝六安茶。”从养生的角度看,六安茶是不发酵的绿茶,贾母等人是饭后来到栊翠庵的,而且她也说到吃过“酒肉”,而油腻之气在腹是不适合喝绿茶的。
茶不可喝得太浓,淡茶最养生曹雪芹笔下的妙玉
“气质美如玉,才华馥比仙”。在对妙玉的描写中,少不了一样东西的衬托,那就是茶。例如《红楼梦》第四十一回中,贾母带刘姥姥参观大观园,到了妙玉居住的栊翠庵。贾母让妙玉把她的好茶拿出来吃,妙玉忙烹了茶亲自捧与贾母。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贾母便吃了半盏,笑着递与刘姥姥说:“尝尝这个茶。”刘姥姥便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它好了。”’贾母众人都笑起来。
为什么众人都笑呢?因为大家都和妙玉一样懂得淡茶养生的道理。刘姥姥只知品尝茶味,却忽略了饮茶养生的个中规矩。茶叶泡得过浓,不仅达不到有益健康的目的,反而会给身体造成不适。因此,平常饮茶要以淡茶为主。

茶是中华民族的举国之饮,其肇始于神农氏,闻名于鲁周公,兴盛于唐朝,昌达于宋代,千百年来,茶不仅具有健脾益肾的实用价值,更具有清静恬澹的人文效能。中国茶文化糅合了中国儒释道诸派思想,自标一格,独成一体,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一朵芬芳而清纯的奇葩。《红楼梦》中多处写到茶的现实功效和应用价值,笔者将其综合归纳为三类:一类是用来解渴清口的,如在第51回中宝玉说:要吃茶。麝香忙起来,向暖壶中倒了半碗茶,递给宝玉吃了,自己也漱了漱,吃了半碗。第二类是用来招待宾客的,如在第26回中贾芸到怡红院来向宝玉请安,袭人端了茶来与他,贾芸便忙站起来笑道:我来到叔叔这里,又不是客,让我自己倒罢。第三类是用来健胃消食的,如在第63回中宝玉说道:今儿因吃了面怕停住食,所以多顽一会子。林之孝即向袭人等说:“该沏些个普洱茶吃。”古人云:“茶中自有人心在,一杯茶里见人情”。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以茶道服膺艺术,将艺术融于茶道,引导人们品茗茶中之味、体会艺术之趣,这不能不说是曹雪芹较之其他作家的高明与伟大之处。《红楼梦》满纸茶香,甚至无酒有茶、以茶代酒,这除了与当时整个社会风气和贾府上下生活习惯、个人喜好等原因紧密相关外,更重要的是茶本身具有各种特殊功效。

写在前边:

自小说创世以来,以入小说不乏其例,它是现实生活的一种反映。这是因为茶作为极有价值的饮料,早已成为人们生活的必需品。

江太发

我国历代茶人富有创造地种植和开发了各种各样的茶类,加之茶区分布广泛,茶树品种繁杂多样,种茶工艺鼎新革故,久之形成了丰富多彩的茶类。《红楼梦》中写到名目各异的茶叶种类,有六安茶、虎丘茶、天池茶、阳羡茶、龙井茶、天目茶、老君眉、暹罗茶、普洱茶等,可谓是一份大清朝的贡茶录。这些茶在封建社会都是进贡朝廷的御品,如果按照当今的红茶、花茶、绿茶三大类进行划分,《红楼梦》中所写的茶绝大部分不是绿茶,而应是红茶和花茶,这与故事发生地域的气候特点——北方冬季寒冷、夏季炎热密不可分,因而作品中的人物大都不喜喝绿茶,而更愿饮红茶与花茶。《红楼梦》中这种钟鸣鼎食、诗礼簪缨之家的茶文化,有力地印证了当年曹雪芹对茶的浓厚兴趣与特殊偏好。

《红楼梦》中的有很多关于茶的经典场景,形形色色各式各样茶以及品饮方法使人眼花缭乱,细看之下竟发现关于茶,有这些怪事频出!但是正是这些“怪事”却是《红楼梦》中真正值得我们去品味的地方:这些才是见真章之处!

中国茶事小说的起源,可以追溯到魏晋时期。当时,茶的故事已在志怪小说集中出现。西晋王浮《神异记》有“虞洪获大茗”神异故事,东晋干宝晋《搜神记》有“夏侯恺死后饮茶”鬼异故事,旧题东晋陶潜撰实是后人伪托的《搜神后记》有“秦精采茗遇毛人”神异故事,南朝宋刘敬叔《异苑》有“陈务妻好饮茶”鬼异故事。

茶具是茶道的载体。《红楼梦》一书中多处描绘了各种精致精巧精美的南北茶具,有茶壶、茶盘、茶碟、茶碗、茶盅、茶杯、茶匙、茶筅、茶盂、茶格和茶吊子等,不一而足,美不胜收。在不同章节中分别写到妙玉日常用的是绿玉斗,宝玉用的是九曲十节蟠扎整雕竹根大盏,黛玉、宝钗用的则是“古玩点犀”茶具。这些茶具凝聚着深彻的文化底蕴,凝结着浩茫的历史烟云,用这些茶盏杯具饮茶,稍稍一呷一品,无疑会呷出一个旷世清幽,品出一种远古芬芳。

……

唐代是中国小说发展的第一个高峰时期,此时的小说开始从志怪小说向轶事小说过渡,增强了纪实性。茶事小说也因此作品迭出,唐至五代茶事小说有数十篇,散见于刘肃的《大唐新语》、段成式的《酉阳杂俎》、苏鹗的《杜阳杂编》、王定保的《唐謶言》、冯贽的《云仙杂记》、王仁裕的《开元天宝遗事》、孙光宪的《北梦琐言》、佚名的《玉泉子》等集子中。除《酉阳杂俎》为志怪、传奇小说集外,其余均为轶事小说集。也就是说,唐五代茶事小说的主要内容是记人物言行和琐闻轶事,纪实性较强。

水为茶之母,水在茶道中是不可或缺的基本元素,相对于茶道而言,雨为蒸馏水,雪为结晶水,而含香梅花上的雪水则是沏茶极品,茶圣陆羽在《茶经》中将煮茶用的水分为三等:“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他对水的要求首先是“远市井,少污染;重活水,恶死水”。《红楼梦》在第41回中也详述烹茶须用好水,正如妙玉所言:“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时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那一鬼脸青的化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瓮”。在第23回中又写下了:“去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的著名诗句,可见曹雪芹对饮茶用水也是颇有感悟与心得的。

《红楼梦》剧照

宋元时期,茶事小说依然多数是轶事小说,多见于笔记小说集。一类是专门编辑旧文,如王谠的《唐语林》,就汇辑唐人笔记五十种,辑有“白居易烹鱼煮茗”、“陆羽轶事”、“马镇西不入茶”、“活火煎茶”、“茶瓶厅”、“茶托子”、“茶茗代酒”、“煎茶博士”等十多篇;再一类是记载当时人轶事的,诸如王安石、苏轼、蔡襄等人与茶有关的轶事;此外尚有宋代话本、“讲史”中也多见茶事,这些茶事小说,故事更加完整,情节更加曲折,描写更加细腻,在艺术上达到较高的成就。

一,贾母不爱吃“六安茶”?

明清时期,古典茶事小说发展进入颠峰时期,众多传奇小说和章回小说都出现描写茶事的章节,如《金瓶梅》第二十一回“吴月娘扫雪烹茶”、《红楼梦》第四十一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镜花缘》第六十一回“小才女亭内品茶”、《老残游记》第九回“三人品茶促膝谈心”等。据统计,《金瓶梅》中写到茶事的有420处之多,《红楼梦》120回中有112回273处写到茶事,《儒林外史》56回中有45回写到茶事,达290处。其它如《水浒传》、《西游记》、《拍案惊奇》、《儿女英雄传》、《醒世姻缘传》、《聊斋志异》等明清小说,也有着对名茶、茶器、饮茶习俗、饮茶艺术的描写。

《红楼梦》中关关于茶的描写简直使人感觉到匪夷所思:比如,贾母不爱吃“六安茶”、妙玉特备“老君眉”、暹罗国进贡“暹罗茶”、怡红院里常备“普洱茶”、茜雪端上“枫露茶”、黛玉房中藏有“龙井茶”。另外还提到“漱口茶”、“茶泡饭”等……待我们细细来揭开!

《儒林外史》是清朝的一部着名的长篇讽刺小说。在这部作品中,对于茶事的描写有近三百处,其中写到的茶有梅片茶、银针茶、毛尖茶、六安茶等。在第41回《庄濯江话旧秦淮河?
沈琼枝押解江都县》中,细腻地描写了秦淮河畔的茶市:

第41回,栊翠庵品茶:

话说南京城里,每年四月半后,秦淮景致,渐渐好了。那外江的船,都下掉了楼子,换上凉棚,撑了进来。船舱中间,放一张小方金漆桌子,桌上摆着宜兴沙壶,极细的成窑、宣窑的杯子,烹的上好的雨水毛尖茶。那游船的备了酒和肴馔及果碟到这河里来游,就是走路的人,也买几个钱的毛尖茶,在船上煨了吃,慢慢而行。到天色晚了,每船两盏明角灯,一来一往,映着河里,上下明亮。

妙玉捧茶给贾母,贾母初以为是“六安茶”而不吃,当被告知为“老君眉”后方才吃。

纵观众多古典小说,描写茶事最为细腻、生动而寓意深刻的非《红楼梦》莫属,堪称中国古典小说中写茶的典范。

在明代屠隆《考槃余事》中记载:“六安茶品亦精,入药最效,但不善炒,不能发香,而味苦,茶之本性实佳。”

又据《中国茶经》记载:“六安茶产于寿州盛唐[古时茶事随笔,中那杯品不完的茶。现为安徽六安市],其中‘小岘春’最为出名。”

清代袁枚《随园食单》中记述:“洞庭君山出茶,色味与龙井相同,叶微宽而绿过之,采掇很少。”

自唐代始被列为名茶,属绿饼茶。而“老君眉”实为岳阳[古称岳州]洞庭君山所产的“君山银针茶”(也有学者认为属普洱茶,笔者认为是属黄茶类),其外形似眉毛,满批白毫,又因产于君山,故名“老君眉”。

《红楼梦》所描绘的荣宁贾府贵族的日常生活中,煎茶、烹茶、茶祭、赠茶、待客、品茶这类茶事活动可谓比比皆是。所以红学家胡文彬说:“《红楼梦》满纸茶香”,“茶香四溢满红楼”。茶文化在《红楼梦》中,比任何其它古典小说都写得细致入微,情趣盎然,只有《红楼梦》真正写出了中国茶文化的深邃的内蕴。

老君眉:外形芽头肥壮、紧实挺直、芽身金黄、满披银毫,汤色橙黄明净,香气清纯,滋味甘醇,叶底嫩黄匀亮。属于轻微发酵茶中的黄茶类的品种。

1.茶入联诗

贾母不爱吃“六安茶”,而喜欢“老君眉”,恐有以下原因:

澳门新莆京官网,茶联

1,日常生活习惯:贾府在北方,而北方居民多喜饮花茶类和发酵茶类。

2,贾母方才吃了酒肉:而茶叶功效中就有醒酒去肥腻之劳,再加上贾母年事已高,脾胃虚弱,饮滋味醇和的茶叶较适合。因为茶叶中一般发酵茶的去腻解酒的功效要好于不发酵茶[绿茶],所以北方少数民族地区因饮食中多酒肉,所以他们“宁可一日无食,不可一日无茶。”喝的多为再加工茶中的紧压茶或红茶等等。

3,符合贾母德高望重,一家之母的身份:取“老君”、“长寿”之意,显示身份。最有意思的是贾母吃了半盏后便递给了刘姥姥吃。而刘姥姥便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贾母众人都笑起来。

第17回,贾宝玉随游大观园,出沁芳亭到“龙吟细细,凤尾森森”的潇湘馆,拟了一副对联:“宝鼎茶闲烟尚绿,幽窗棋罢指犹凉”。

刘姥姥散居乡下,体力劳动繁重,日常生活中饮食方面口味也较重,所以说出如此之话,便很自然了。

茶诗

日常生活习惯的差异,吃茶习惯的强烈对比与反差,更衬托了贾母的宽厚慈爱、地位尊贵,从而也间接地刻画了贾母的性格。从妙玉的备茶“老君眉”的行为中,曹雪芹把妙玉的深懂茶道、人道[不得不恭维、讨好贾母的“道”]的一个“槛外人”的性格,也刻划的细致入微,一个聪明乖巧,人见人爱的丫鬟呈现了出来。

第23回,贾宝玉作了四首“即事诗”,其二《夏夜即事》诗云:“倦绣佳人幽梦长,金笼鹦鹉唤茶汤”;其三《秋夜即事》诗云:“静夜不眠因酒渴,沉烟重拨索烹茶”;其四《冬夜即事》诗云:“却喜侍儿知试茗,扫将新雪及时烹”。四首“即事诗”中就有三首写到“茶”,可见“茶”在宝玉心中的地位。

普洱茶

茶诗联句

第63回,“寿怡红开夜宴”:有一段写林之效家的查夜来到怡红院,和宝玉的对话中提到了“普洱茶”。

第50回“芦雪庵争联即景诗”,诸钗联句,中有薛宝琴的“烹茶水渐沸”句。第76回“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秋夜大观园即景联句,槛外人妙玉在收结时续了四句:“芳情只自遣,雅趣向谁言。彻旦休云倦,烹茶更细论。”

普洱茶:出产于云南西双版纳、思茅等地,集散在普洱县。自唐始用,到宋时已列为贡品名茶。是黑茶中的一种,属完全发酵茶。品质特征是:外形条索粗壮肥大,色泽乌润或褐红,滋味醇厚回甘,并有独特的陈香。具有良好的保健作用,有降血脂、减肥、抑菌、助消化、暖胃、生津、止渴、醒酒、解毒等多种功效。

2.多姿的茶俗

原著中:林之孝家的又向袭人等笑笑说:“该沏些个普洱茶吃。”袭人晴雯二人忙笑说:“沏了一盄子女儿茶,已经吃过两碗了。大娘也尝一碗,都是现成的。”关于这“女儿茶”,学者有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是普洱茶中极品。

中国饮茶历史源远流长,在长期的饮茶活动中逐渐形成了独特的茶俗,成为中华传统文化之一。《红楼梦》中全面展示了这种传统的茶俗,例如“以茶祭祀”、“客来敬茶”、“以茶论婚嫁”、“吃年茶”种种。

但在明代李日华《紫桃轩杂缀》记载,女儿茶为泰山附近采青桐芽为饮料。所以笔者认为此女儿茶的功效应与普洱同,甚至要好于普洱茶。但怡红院里常备普洱茶该为事实。

以茶祭祀

此回中几个丫鬟为宝玉过生日,事先袭人晴雯已备好一坛上好的绍兴黄酒,泡好了一壶女儿茶,又宝玉有话:“今日吃了面,怕停食,所以多玩了一会儿”,林之孝家的建议丫头们沏茶。

第73回“痴公子杜撰芙蓉诔”,写贾宝玉备了睛雯平日最喜欢的四样东西,在月下芙蓉花前祭睛雯:“谨以群芳之蕊、冰鲛之[左”壶去业加系“右殳]、沁芳之泉、枫露之茗,四者虽微,聊以达诚申信,乃致祭于白帝宫中抚司秋艳芙蓉女儿之前”。诔毕,“酌茗清香,庶几未飨”。又写道:“读毕,遂焚帛奠茗”。以茶作为“祭品”,寄托哀思。

这种种细节的描写,也足见宝二爷这一圈子里的人也知晓茶性,深懂茶道。

以茶论婚嫁

茶诵·龙井

第25回,林黛玉一日去了怡红院,正好遇到了凤姐等一干人都在,于是凤姐问起日前赠茶之事,接下写道:“林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子茶叶,就来使唤人了’。凤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众人听了一齐都笑起来。”

第82回:宝玉在林妹妹心中的重要,然而宝玉一下学第一时间就来看这位妹妹,不能不说二位是心有灵犀的。林妹妹生于江南自喜饮绿茶,又好龙井,从另一个侧面也说明了林黛玉也是一个饮茶高手,超凡不俗。

客来敬茶

龙井茶:产于杭州西湖龙井村。自宋代以后被列为贡品名茶,属于细嫩绿茶,它有四绝:色翠、香郁、味醇、形美。外形扁平挺秀,光滑匀齐,芽毫依稀可见,色泽翠绿悦目,香馥若兰,滋味甘鲜,颊齿留芳,沁人心脾,汤色明亮。

从第1回起就有甄士隐命“小童献茶”招待贾雨村;第3回写林黛玉到王夫人房内,“丫鬟忙捧上茶来”。第13回写太监戴权上祭,贾珍“让坐至逗峰轩献茶”。王熙凤分派人役时说:“这二十分作两班,一班十个,每日在里头单管人客来往倒茶,别的事不用他们管”;第18回写元妃省亲大典,“茶已三献,贾妃降座,乐止”。第33回写贾政接待忠顺王府的人,“彼此见了礼,归坐献茶”。

清代康熙皇帝在杭州创设“行宫”,把龙井列为贡茶;传说乾隆下江南时曾到龙井狮峰山下胡公庙品饮龙井茶,将庙前十八棵茶树封为“御茶”,足见龙井茶的珍贵。而黛玉请宝玉喝龙井茶。

吃年茶

至于宝玉所钟爱的“枫露茶”,暹罗国进贡的“暹罗茶”,产于何时,如何制法,均不得而知,在此也不多加猜测了。

第19回写接待元妃省亲大典完毕,贾府上下安闲。于是,袭人之母亲来回过贾母,接袭人回家去“吃年茶”。同回又写道:“至于跟宝玉的小厮们……也有往亲友家去吃年茶的”。

二,水为茶之母:雨雪入茶

日常饮茶

水对茶的重要性,古人就有独到的见解。而在《红楼梦》中曹雪芹也对这一点有着独到的见解,而且大有将茶圣陆羽关于水的见解推陈出新,做一番改观的势头:

贾府是贵族之家,对饮茶的讲究自然也不同于平民百姓之家,用茶的种类、烹饮茶的用具追求奢华,以不失贵族之家的身份地位。《红楼梦》写到的茶名有好几种,如贾母不喜吃的“六安茶”、妙玉特备的“老君眉”、怡红院里常备的“普洱茶”、茜雪端上的“枫露茶”、黛玉房中的“龙井茶”。
还有来自外国——暹罗国进贡的“暹罗茶”,这些茶,涉及到绿茶红茶黑茶三类。

关于喝茶时候的用水,明代许次纾在《茶疏》中说:“精茗蕴香,借水而发,无水不可与论茶也。”

贾府日常饮茶也普通,有专门的茶房、管茶仆妇,可见这个大家族每天的饮茶情形。小说中写宴前要吃茶,饭后先是“漱口茶”,“然后又捧上新茶来,这方是吃的茶”。

明代张大复在《梅花草堂笔谈》中也谈到:“茶性必发于水,八分之茶,遇十分之水,茶亦十分矣;八分之水,试十分之茶,茶只八分耳。”

第17回,贾宝玉到袭人家,袭人给宝玉倒茶,袭人家当然拿不出成窑杯和“枫露茶”,所以袭人拿出自己的杯子和茶叶来招待宝二爷。

可见水质的好坏能直接影响茶汤的品质,水质不好,就不能正确的反映茶叶的色、香、味,尤其是对茶汤滋味的影响更大。

第77回,贾宝玉去探晴雯,晴雯口渴要茶喝,先看那茶具:“宝玉看时,虽有个黑沙吊子,却不像个茶壶。只得桌下去拿了一个碗,也甚大甚粗,不像个茶碗,未到手,先就闻得油膻之气”。再看茶:“看时,绛红的,也不太成茶。晴雯扶枕道:‘快给我喝一口罢!这就是茶了。那里比得咱们的茶!’宝玉听说,先自尝了一尝,并无清香,且无茶味,只一味苦涩,略有茶意而巳。尝毕,方递与晴雯。只见晴雯如得了甘露一般,一气都灌下去了”。穷人家使用的茶具、饮的茶与富人家是如此悬殊!读来令人心酸!

陆羽《茶经》中曰:“其水,用山水上,江水中,井水下。其山水,捡乳泉,石池漫流者上。”即“泉水”、“江水”、“井水”,这三种水最为常见。

除上述几个方面外,还有“宴前茶”、“上果茶”、“茶点心”、“茶泡饭”等。通过以上几个方面,已可见《红楼梦》中的茶俗是多么丰富多彩!

泡茶

3.妙玉论茶

《红楼梦》中提到的雨水和雪水,在古代的典籍中也多有记载。如唐代大诗人白居易《晚起》诗句:“融雪兼香茗”,唐代陆龟蒙《煮茶》诗中有:“闲来松间坐,看煮松上雪。”的诗句,宋代苏轼《记梦回文二首并叙》诗前“叙”中曰:“梦文以雪煮小团茶。”等等。

在《红楼梦》中,写茶最精彩的当是第41回“贾宝玉品茶栊翠庵,刘姥姥醉卧怡红院”,写史老太君带了刘姥姥一行人来到栊翠庵,妙玉以茶相待的情形:??

但是这就存在一个问题:为何曹雪芹在运用茶文化用水时而不多言陆羽的“三水”,而唯独在雨雪上下工夫呢?

当下贾母等吃过了茶,又带了刘姥姥至栊翠庵来。妙玉相迎进去。……贾母道:“……我们这里坐坐,把你的好茶拿来,我们吃一杯就去了。”妙玉听了,忙去烹了茶来。

恐有这三点原因:

宝玉留神看他是怎么行事。只见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道:“是旧年蠲的雨水。”贾母便吃了半盏,笑着递与刘姥姥,说:“你尝尝这个茶。”刘姥姥便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贾母众人都笑起来。然后众人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

1,北方地理气候所至:北方多干旱天气,河流水质不佳,山泉较少。井水中,好水也不多,北京故宫里的“大庖井”水质不错,但那是皇上专用的,管理甚严,小说中也不可能选用。

那妙玉便把宝钗和黛玉的衣襟一拉,二人随他出去。宝玉悄悄的随后跟了来。只见妙玉让他二人在耳房内,宝钗便坐在榻上,黛玉便坐在妙玉的蒲团上。妙玉自向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了一壶茶。宝玉便轻轻走了进来,笑道:“偏你们吃体己茶呢!”二人都笑道:“你又赶了来撒茶吃!这里并没你的。”

2,
雨雪水是“天泉”:古代的自然环境比现代好,食用雨雪水是生活中的常识现象。如清代“扬州八怪”之一的郑板桥曾有茶联:“白菜青盐粯子饭,瓦壶天水菊花茶。”描写的就是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的真情实景,这里的“天水”指的就是雨雪水。

妙玉刚要去取杯,只见道婆收了上面的茶盏来。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他嫌肮脏,不要了。又见妙玉另拿出两只杯来。一个傍边有一耳,杯上镌着“[分瓜]瓟斝”三个隶字,后有一行小真字,是“晋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宇。妙玉便斟了一斝,递与宝钗。那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珠篆字,镌着“点犀
?”。妙玉斟了一?
?与黛玉。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宝玉笑道:“常言‘世法平等’,他两个就用那样古玩奇珍,我就是个俗器了?”妙玉道:“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的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宝玉笑道:“俗语说‘随乡入乡’,到了你这里,自然把那金玉珠宝一概贬为俗器了。”

3,
自然界的水有软硬之分,雨雪水属软水:软水中含有的其他溶质少,茶叶的有效成份的溶解度高,用其泡茶,则茶汤明亮,香气高纯,滋味鲜爽,茶味也浓;而硬水中含有较多的钙镁离子和矿物质,茶叶中的有效成份的溶解度低,故茶味淡,若水中的铁离子含量过高,茶汤就会变成黑褐色,甚至会浮起一层“锈油”,简直无法饮用。

妙玉听如此说,十分欢喜,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盏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宝玉喜的忙道:“吃的了。”妙玉笑道:“你虽吃的了,也没这些茶你糟蹋。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你吃这一海,更成什么?”说的宝钗、黛玉、宝玉都笑了。妙玉执壶,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宝玉细细吃了,果觉轻淳无比,赏赞不绝。妙玉正色道:“你这遭吃茶,是托他两个的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宝玉笑道:“我深知道,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他二人便了。”妙玉听了,方说:“这话明白。”

所以对古代北方来说,雪水、雨水被视为茶之良母便是自然了。

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统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清淳?如何吃得!”

对于雨水,其品质一般因季节而异,秋季天高气爽,尘埃少,雨水清洌,泡茶滋味爽口回甘;梅雨季节,和风细雨微生物易滋生,泡茶品质较次;夏季雷阵雨,常般飞砂走石,水质不净,泡茶茶汤易浑浊,不宜饮用。

黛玉知他天性怪癖,不好多话,亦不好多坐,吃完茶便约着宝钗走了出来。……

所以在小说中,当妙玉约宝钗、黛玉去吃“梯己茶”时,黛玉问妙玉:“这也是旧年的雨水?”

“六安茶”属于绿茶,产于安徽省六安州。明人屠隆《考盘余事·茶笺》中曾列出最为当时人称道的六个茶品,即“虎丘茶”、“天池茶”、“阳羡茶”、“六安茶”、“龙井茶”、“天目茶”。“六安茶,品亦精,入药最效。但不善炒,不能发香而味苦。茶之本性实佳”。在明清时,六安茶属天下名茶,很受人重视。但贾母又为何偏不喜“六安茶”呢?究其原因,恐怕有两点:一是生活习惯所致,贾府在北方,北方习惯饮花茶,因而不喜饮南方的绿茶。二是六安茶“不能发香而味苦”,“味苦”对老人显然不适合。所以,机灵的妙玉说:“知道。这是老君眉。

妙玉回答:“这是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隔年的雨水,那有这样的轻浮,如何吃得?”

妙玉泡茶用的水是旧年蠲的雨水和梅花上的雪水。其实,这不是曹雪芹故弄玄虚。中国古代早就用”雨水“、”雪水“煎茶。古时,工业不发达,大气没受到污染,所以雨水、雪水要比今天的雨水、雪水洁净得多。现代科学证明,自然界中的水只有雨水、雪水为软水,而用软水泡出的茶,汤色清明、香气高雅、滋味鲜爽。古人视”雨水“、”雪水“为”天泉“,胜于山岩涌出的”地泉“,是有科学道理的。

古人对贮水的看法就是:要贮水得法。

妙玉的茶具特别精致,对什么人使用什么样的茶具也是十分讲究。她给贾母用的是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着一只成窑五彩小盖钟,其他人等用的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至于对待宝钗、黛玉,妙玉深知她俩都不凡,于是悄悄将她俩带入耳房,另外沏茶来吃。用的茶具是”
[分瓜]瓟斝“和”点犀?
“。先是给宝玉用绿玉斗品茶,后来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大海来。

如明代熊明遇在《罗岕茶记》中指出:“养水须置石子于瓮……”明代罗癝在《茶解》中曰:“大瓮满贮,投伏龙肝一块,即灶中心干土也,乘热投之。贮水瓮预置于阴庭,覆以纱帛,使昼挹天光,夜承星露,则英华不散,灵气常存。假令压以木石,封以纸箬,暴于日中,则内闭其气,外耗其精,水神敝矣,水味敗矣。”

从泡茶、饮茶中可以看出人的知识和修养,古人讲品茗,把饮茶提升到一种高雅的境界,展现出生活的情趣和艺术化。妙玉可以说得中国茶道之真传,深谙茶道真谛,她的”一杯为品“的妙论为后来的茶人们所津津乐道。

在小说中,也可见曹雪芹对贮水之法也颇有研究。

妙玉具有很高的文化修养,她的知识和修养并不在宝玉、宝钗、黛玉诸人之下。她心契庄子之文,才情超众,品格特高。曹雪芹通过塑造妙玉的个性形象,细腻而深刻的展现了贵族上层的品茗雅韵。

三、壶为茶之父:茶好展其香

4.”茶“在《红楼梦》中的审美价值

在中华茶文化中,对器的选用十分讲究。

曹雪芹对茶事的描写做到了”信手拈来“,使读者在阅读小说的同时,同时获得生动有趣的茶文化知识。

茶具也称茶器,最初都称为茶具。如王褒《僮约》中的“烹茶尽具”,指烹茶前要将各种茶具洗净备用。到晋代以后则称茶器。到唐代,陆羽《茶经》中采制所用的工具称为茶具,把烧水泡茶的器具称茶器,以区别其用途。

首先,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是把饮茶及其习俗,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来描写的。他通过描写茶的品类、煎茶用水、饮茶用具,以及茶祭祀和吃年茶、以茶待客、以茶论婚嫁等,展现了我国18世纪中叶封建贵族之家的饮茶风习和茶文化的深刻影响。

宋代又合二为一,把茶具、茶器合称为茶具。

其次,从文学创作的角度考察,《红楼梦》所写茶、饮茶活动,都是为塑造人物、刻画人物性格、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而服务的。同时通过这些细节的描写,起到烘托故事气氛、丰富小说情节的目的。

一般来说,茶具要分为狭义和广义两种:

第41回贾母不吃”六安茶“而喝”老君眉“,活现贾府老祖宗的身份,而刘姥姥在接过贾母半盏茶后说:”好是好,就是淡了些,再熬浓些更好“,表明这位老人来自农村,哪里有什么品茶的知识呢?妙玉的高谈阔论,随手能拿出那么多稀奇古怪、令人咂舌的茶具,连”诗礼簪缨“的荣宁二府相比都逊色,就把这位生来”金玉质“的”槛外人“的身世明白地揭示出来了。王熙凤的娘家是”金陵王家“,爷爷时代就管理各国的来使朝贡,所以她能拿出”进贡“的暹罗茶分赠给姐妹们。这些看起来都是闲闲的一笔小事,但却在细节上突出了人物的地位和身份。

狭义的茶具,主要指茶杯、茶碗、茶壶、茶盏、茶碟、托盘等饮茶用具。

林黛玉初进贾府,小说中写道:”……黛玉也照样嗽了口,然后盥手毕。又捧上茶来方是吃的茶“。表面上看似乎是指大家族的饮茶礼节、规矩,其实也表现了黛玉的心思过人。第6回写凤姐吃茶时的形容:”凤姐儿不接茶,也不抬头“,凤姐内心所思跃然纸上。

广义来说,是指与饮茶有关的所有器具。

最能表现人物性格处是第41回,妙玉给贾母奉茶,既生动地表明了这”怪僻“女尼待茶的知礼,又形象地显示了妙玉心思的细密——用的是精致的云龙献寿茶盘,名贵的成窑盖钟,旧年蠲的雨水。而且深知贾母饮茶习惯,不喜六安茶,上的茶是老君眉。老太君饮老君眉,吉祥如意。妙玉因刘姥姥用了成窑茶杯:”忙命将那成窑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抢白黛玉说出”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淳了,如何喝得?“可以说,妙玉的”天生成孤僻人皆罕“的清高怪僻个性特征,得到了淋漓尽致的表现。

古代茶具依其用途不同主要可分为八类:

品茶栊翠庵,妙玉拉黛玉、宝钗到另屋去喝”体己茶“,而宝玉也能混迹其间,那自然在妙玉心中有不同他人之处。不然,成窑茶杯因刘姥姥尝了一口就弃之,妙玉偏用”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并且,妙玉对宝玉正色道:”你这遭吃茶,是托他两个的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似乎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味,透露了妙玉复杂微妙的内心世界,这是否正验证了”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的判词呢?

一是生火用具,如风炉、灰承、笤、碳挝、火筴等;

曹雪芹用自己所创作的《红楼梦》生动形象地传播了茶文化,而茶文化又丰富了他的小说情节,深化了小说中的人物性格。《红楼梦》所描写的茶文化范围之广,内容之细,作用之大,远不止上述这些。《红楼梦》中所蕴藏的茶文化内容非常丰富,这是古代一切小说所不能相提并论的。在中国古典小说中,《红楼梦》关于茶文化的描写堪称典范。

二是煮茶用具,如鍑和交床等;

三是烤、碾、量茶具,如夹、纸囊、碾、拂末、罗合、则等;

四是水具,如水方、瓢、竹夹、熟盂等;

五是盐具,如鹾簋和揭等;

六是饮茶用具,如碗和札等;

七是清洁用具,如涤方、滓方和巾等;

八是藏陈用具,如畚、列具、都篮等。

根据质地的不同又有陶土、瓷器、玻璃、漆器、金属、竹木茶具等。

陶土茶具出现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由硬陶发展成釉陶,直到晋朝才较多采用瓷茶具,唐朝时瓷壶,也叫注子。瓷碗、白瓷为主要的茶具。

宋代时黑瓷、青瓷、白瓷等较为流行,茶具的制形方面出现了茶盏、茶壶也有常见的莲花瓣形发展成瓜棱形。

元朝时景德镇青花瓷最为鼎盛,闻名于世。

明朝时宜兴的紫砂陶土茶具又与瓷器争齐斗艳,名噪于世,此时的景德镇在青花瓷的基础上又创烧了“斗彩”、“五彩”、“填彩”等驰名中外。

到清朝时,陶瓷茶具的生产达到了空前鼎盛时期,形成了以瓷器和玻璃器为主的局面,朝庭内外多以瓷器为佳品。

在《红楼梦》中,出现了较多的茶具,而且大有非名器不饮之嫌。

比如在王夫人居坐安息的正室里,茗碗瓶花俱备;在贾母的花厅上,摆着洋漆茶盘,里面放着旧窑什锦小茶杯,而妙玉用的绿玉斗精巧雅致,更不同一般。

41回“品茶栊翠庵”:对茶具的描写尤为详细:

“只见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了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然后众人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

这里所说的成窑五彩小盖钟及脱胎填白盖碗都是明代成化年间官窑所产的青瓷茶具,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为清代福州所产的“雕填”品种的名贵漆器茶具。

接下来,“又见妙玉另拿出两只杯来。一个旁边有一耳,杯上镌着‘(分瓜)瓟斝’三个隶字,后有一行小真字是‘晋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字。妙玉便斟了一(乔皿),递与宝钗。那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珠篆字,镌着‘点犀(乔皿)’。妙玉斟了一(乔皿)与黛玉。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

从这段文字中我们不禁要问,妙玉究竟是什么样的身世呢?她如何有如此名贵的茶具呢?

据有学者考证,妙玉本是一位金枝玉叶,因种种原因
(或为政治原因)才带发修行。曹雪芹此处多言妙玉论茶具,与前文贾母不吃六安茶而择妙玉特备的老君眉时是一致的。从贾府中这诸多名贵的茶具,完整的茶具展示,也显示了贾府这一名门望族在当时社会的豪华与气魄来。

名茶、好水、美器已备,然而“烹”和“沏”也不能偏废。在小说中妙玉的沏茶用水,烧水,沏茶也多有详述。在给贾母沏茶时,她用贮水得法的隔年雨水烹了茶来;在给宝钗、黛玉等人沏茶时,她却亲自到风炉上扇沸了水沏,而且用的还是“五年前她在玄墓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说明了她已完全掌握了用多高的水温,用什么样的水来沏怎样的茶。茶已沏好,待众人品饮之时,妙玉也有名言:“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你吃这一海便成什么?”借助妙玉的茶道展示,我们也不难推知曹雪芹对茶道的圆熟与独到。

当然,茶从古代发展至现今,从中国古代“天人合一”论来看,人有阴阳之分,茶也有阴阳之辨,水、器亦然。

一般说来,种在向阳之地的为阳山茶或前山茶,种在背阳之地的为阴山茶或后山茶;水有软硬之分,江河湖溪之水为硬水含有大量的矿物质,适合泡阴山茶,雨雪水和井水属软水基本上不含矿物质,适合泡阳山茶;茶具有暖凉之分,陶罐与粗瓷杯等为凉杯,性寒,人要择茶而饮之,茶也要择人才适合。人有男女分别,心绪有好坏之时,所以讲究阴阳协调,连饮茶也不例外。虽然在小说中没有明示茶的阴阳之说,但在贾母择茶、妙玉论茶道、宝玉饮普洱茶等可以悟出一二。

四,茶、水、器及茶文化在《红楼梦》中的作用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所写茶、饮茶等活动,都是为他塑造小说人物、刻画人物性格,表达人物的内心世界和对人生的认识服务的。

从前文中贾母对茶叶的挑剔,而刘姥姥接茶后一饮而尽且又嫌茶味清淡,把两个人物的社会地位和身份刻画的入情入理。

第38回:贾母一行人到藕香榭饮茶,栏杆外放着竹案,上面摆着茶筅茶具,各具盏碟,还有专事煽风炉煮茶水的丫头。

而同样是喝茶,在77回宝玉去看被赶走的晴雯时,看到盛茶的黑沙吊子[不是茶壶]盛茶的碗有油膻异味,茶咸涩无味,而晴雯却觉如同甘露,一气都灌了下去。这在文中前后饮茶上透露着主仆之地位天壤之别,读来令人心酸。

第8回:当宝玉得知留给他的枫露茶被李奶奶喝去的时候,不仅摔了茶杯泼了茜雪一裙子,还要赶走李奶奶。而平日里最讲平等、宽容、民主的宝玉竟为了一盏茶水而发如此之火,而且李奶奶还曾是他的奶妈。这是为什么呢?主要原因便是李奶奶乱了规矩,“下人”是不能跃级享受的。可见封建社会等级之尊严!无论个人性情如何,社会观念还需严格遵循。

在封建社会里,尊卑有别,阶级划分强烈。小说也借茶之名劣来表明地位之高低。如贾母是一家之母,她必须喝贡品名茶“老君眉”;宝玉是一位浪荡公子,多情爱幻想,喝“神仙茶”才适;黛玉,一个江南女子,多愁善感,须喝“龙井茶”才能展现出她的天生丽质,高雅不俗的气质。而一般之佣人也只能喝普通的劣等茶了。

在小说中,作者对妙玉择茶、烹茶、奉茶描写的细致而深入,这一切都表明了妙玉的孤僻性格和出身的高贵,只是作者不便明言,而借茶来隐喻这其中的一切,也说明了作者无论是对乡俚民俗的饮茶,还是对皇宫贵族的品茶都通晓异常,理解深刻。

第25回:凤姐、黛玉、宝玉等对暹罗贡茶的对话,茶在刻划人物心理上也是一明证。国外贡茶,自是名贵,不言自明。但凤姐却说不好,因为凤姐的娘家是金陵王家,自然要表现出富贵人家的气魄。宝玉要背叛封建家庭,当然也说不好了的,宝钗要屈从凤姐的苦心安排,也只能说茶不好,而黛玉因为寄人篱下依附于贾府,便只能说茶好了。

人人都喝茶,喝出不同味。

《红楼梦》贾宝玉吃汤圆

曹雪芹在《红楼梦》中,从日常生活、文学艺术、阶级矛盾和宗教等多方面展开了对封建末世的清朝广阔的社会生活的描写,展示了民族文化的兴衰,并通过茶文化的贯穿与渗透,深化了小说的主题思想,体现出了中华茶文化的艺术魅力。

【注】本文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