拔火罐的上扬简史,水疗疗法发展轮廓

拔罐法已经成为中医外科中重要的外治法之一。当时一些主要外科著作几乎都列有此法。主要用于吸拔脓血,治疗痈肿。在吸拔方法上,较之前代,又有所改进。用得较多的是将竹罐直接在多味中药煎熬后的汁液中,煮沸直接吸拔。所以,竹罐又被称之为药筒。明代外科大家陈实功,对此曾作过详尽的记载:煮拔筒方:“羌活、独活、紫苏、艾叶、鲜菖蒲、甘草、白芷各五钱,连须葱二两。预用径一寸二、三分新鲜嫩竹一段,长七寸,一头留节,用力划去外青,留内白一半,约厚一分许,靠节钻一小孔,以栅木条塞紧。将前药放入筒内,筒口用葱塞之。将筒横放锅内以物压,勿得浮起。用清水十大碗筒煮数滚,约内药浓熟为度候用。再用披针于疮顶上一寸内品字放开三孔,深入浅寸,约筒圈内,将药筒连汤用大磁钵盛贮患者榻前,将筒药倒出,急用筒口乘热对疮合上,以手捺紧其筒,自然吸住。约待片时,药筒已温,拔去塞孔木条,其筒自脱。”(《外科正宗·痈疽门》)。这种煮拔药筒的方法,在明清的一些重要外科著作如《外科大成》等以及《医宗金鉴》,都有详略不等的载述,表明此法当时十分流行。

先秦时期

拔罐法,俗称拔火罐,是以罐子为工具,用火燃烧造成罐内相对负压,使罐子吸附于施术部位,产生温热刺激及局部皮肤充血,以达到治疗疾病目的的一种物理疗法。

拔罐属于中医传统疗法之一,俗称拔火罐,是以罐为工具,利用燃烧、挤压等方法排除罐内空气,造成负压,使罐吸附于体表特定部位(患处、穴位),产生广泛刺激,形成局部充血或瘀血现象,而达到防病治病,强壮身体为目的的一种治疗方法。

除了煮拔筒法,也应用一些更为简便的拔罐法,如明·申斗垣的《外科启玄》就载有竹筒拔脓法:“疮脓已溃已破,因脓塞阻之不通……如此当用竹筒吸法,自吸其脓,乃泄其毒也”。

澳门新莆京官网,拔火罐的上扬简史,水疗疗法发展轮廓。拔罐疗法,古代典籍中亦称之为角法。这是因为我国远古时代医家,是应用动物的角作为吸拔工具的。在一九七三年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五十二病方》中,就已经有关于角法治病的记述:“牡痔居窍旁,大者如枣,小者如核者,方以小角角之,如孰(熟)二斗米顷,而张角”。其中“以小角角之”,即指用小兽角吸拔。据医史文献方面的专家考证,《五十二病方》是我国现存最古的医书,大约成书于春秋战国时期,这就表明我国医家至少在公元前六~二世纪,已经采用拔罐这一治疗方法。

拔罐疗法有着悠久的历史,古时称之为“角法”,是一种用挖空的兽角(动物犄角)磨成有孔的筒状,刺破脓肿后以角来吸拔脓疮、吸除脓血的外治法。早在两千多年前,《五十二病方》中就有古人用“兽角”做成罐具治疗疾病的记载。

拔除脓血的“利器”

晋唐时期

晋代葛洪《肘后备急方》中记载了用牛角来治疗痈肿,鉴于当时此法盛行,若使用不当易造成事故,故书中特别强调要慎重选择适应症。

拔罐疗法有着悠久的历史,最早被称为“角法”,“角”指兽角。这个称谓最早记载在马王堆汉墓出土的西汉早期医学帛书《五十二病方》中。其中记载:“牡痔居窍旁,大者如枣,小者如核者,方以小角角之,如孰(熟)二斗米顷,而张角,絮以小绳,剖以刀。”这里“牡痔”是指外痔,治疗时须先用兽角拔出痔疮核,然后用线系起来,再用刀割除痔核。由此可见,早期的角法就是利用兽角制造出吸拔力量以辅助治疗的方法。

 

在唐代,拔罐工具有了突破性改进,人们掌握了竹筒的制作工艺,采用水煮吸拔的方法,最后发展成现今的水罐、药罐,大大丰富了拔罐疗法的内容。

随着医学的发展,角法逐渐成为一种较为成熟的外治法,并与针法配合使用而被称作“针角”。什么是“针角”呢?据南北朝时陶弘景所撰写的《补缺肘后百一方》记载,治疗“足肿”时先用“甘刀”刺破皮肤,再用“角”嗍去恶血,这就是“针角”疗法,即先在病变处进行针刺,再施以角法吸除脓血。如此,“角法”便由原来简单的辅助吸拔发展成拔除病理产物的疗法,扩大了适应症的使用范围。由于操作简单,“针角”疗法在当时很可能被应用广泛,以至于屡屡发生误治现象,于是医家们也开始关注针角法的禁忌证。东晋医家葛洪在《肘后备急方》中就强调“痈疽、瘤、石痈、结筋、瘰疬皆不可就针角。针角者,少有不及祸者也。”从而明确了“针角”法的禁忌。

东晋人葛洪,在其所撰的《肘后备急方》中。提到用角法治疗脱肿;所用的角为牛角。鉴于当时此法盛行,应用不当易造成事故。所以葛洪特别告诫要慎重地选择适应症候,书中强调:“痈疽、瘤、石痈、结筋、瘰疬、皆不可就针角。针角者,少有不及祸者也”(《肘后备急方·卷中》)。这显然是有道理,即使以今天的目光来看,所列的多数病症,也确实不是拔罐的适应症。

到了宋金元时代,拔罐疗法的名称由“吸筒法”替换了“角法”,而使用竹罐;拔罐方法也进一步由单纯水煮的煮拔筒法发展为药筒法,即先将竹罐在按一定处方配制的药物中煮过备用,需要时,再将此罐置于沸水中煮后,乘热拔在穴位上,以发挥吸拔和药物外治的双重作用,然而,此时的药罐法,药物种类及用量均较少,是药罐法的开端。

之后“角法”又进入了官方系统,有了更大的发展。如中国最早的官办医学校唐代太医署中,设有医、针、按摩及咒禁四科,在医科下又分设“体疗、疮肿、少小、耳目口齿、角法”等专业,由此可见,“角法”当时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受到了政府的重视,被纳入了正规的医学教育体系当中。而唐代医家甄权在《古今录验方》中首次记录水煮竹筒的方法吸除蛇蝎的毒液,后亦被转载于王焘《外台秘要》中,即“铛内熟煮,取以角蛰处,冷即换。初被螫,先以针刺蛰处出血,然后角之”。这是一种通过用沸水蒸煮竹罐,排除罐内空气,以吸附在人体表面的方法,被称为“水罐法”或“吸筒法”。从唐代开始,因竹罐更适合用于水罐法,且取材广泛、粗细可选、轻便价廉、吸拔力强,逐渐取代了兽角。而到了宋金元时期,人们在单纯用水煮竹罐的基础上配合药物,把竹罐直接放在汤药锅里煮,然后趁热拔在患处,以同时发挥吸拔和药物外治的双重作用。

到了隋唐时期,拔罐的工具有了突破性的改进,开始用经过削制加工的竹罐来代替兽角。竹罐取材广泛,价廉易得,大大有助于这一疗法的变及和推广;同时竹罐质地轻巧,吸拔力强,也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治疗的效果。在隋唐的医籍中,记载这方面内容较多的是王焘的《外台秘要》。如《外台秘要·卷四十》中就有关于用竹罐吸拔的详细描述:“遂依角法,以意用竹做作小角,留一节长三、四寸,孔经四、五分。若指上,可取细竹作之。才冷搭得螯处,指用大角角之,气漏不嗍,故角不厌大,大即朔急差。速作五、四枚,铛内熟煮,取之角螫处,冷即换。”指出应据不同的部位,取用不同大小的竹罐。而当时所用的吸拔方法,即为当今还在沿用的煮罐法,或称煮拔筒法。值得指出的是,《外台秘要》对这一方法在多处加以具体的介绍,在第十三卷中提到,先在拔罐的部位上,“以墨点上记之。取三指大青竹筒,长寸半,一头留节,无节头削令薄似剑。煮此筒数沸,及热出筒,笼墨点处按之”。吸拔工具和吸拔方法和改进,对后世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在明代,拔罐法已经成为中医外科中重要的外治法之一。当时一些主要外科著作几乎都列有此法,主要用于吸拔脓血,治疗痈肿。在吸拔方法上,较之前代,又有所改进。用的较多的是将竹罐在多味中药煎熬后的汁液中煮沸直接吸拔,所以,竹罐又被称之为药筒,较之宋代的药筒法,无论是药物种类及剂量,还是使用方法方面,都有明显进步。

在此基础上,医家还进一步明确记载了“角法”的使用时机。宋代唐慎微在《证类本草》中提出“治发背,头未成疮及诸热肿痛,以水煮竹筒角之”,也就是说,可以用于治疗疮痈初起之证。宋代《太平圣惠方》指出:“凡痈疽发背,肿高坚硬脓稠焮盛,色赤者宜水角;陷下,肉色不变软脓稀者不宜水角。”
明代申斗恒的《外科启玄》指出:“疮脓己溃己破。因脓塞阻之不通……如此当用竹筒吸法。自吸去其脓。乃泄其毒也。”由此可见,“角法”既可以在疮痈初起时拔脓,也可以在疮痈脓已成将溃未溃时排脓,或是疮痈已经脓出不畅时使用。

宋金元时期

清以前,文献记载的诸多拔罐疗法,虽在罐具、吸拔方法、药罐等方面有所改良和提高,但在临床应用方面却不能脱离疗痈疮疡这类外科阳热实证。至清代,拔罐法有了更大的发展。首先,是拔罐工具的又一次革新。竹罐尽管价廉易得,但吸力较差,且久置干燥后,易产生燥裂漏气。为补此不足,清代出现了陶土烧制成的陶罐,并正式提出了沿用至今的“火罐”一词。其次,拔罐方法上有较大进步,拔罐部位上一改以往以病灶区作为拔罐部位,采用吸拔穴位来提高治疗效果。再者,拔罐疗法的治疗范围也突破了历代以吸拔脓血疮毒为主的界限,已从单一的外科发展到内科多种病症的治疗。

至此,拔罐疗法从制作材料、工艺到吸拔技巧,都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但在功能上依然是以拔脓、排脓、祛毒、除瘀血等为主治疗外科疮疡或痈疽一类的疾病,而少有内科疾病的治疗。

如果说,在隋唐时代还是兽角和竹罐交替使用的话,那么,到了宋金元时代,则竹罐已完全代替了兽角。拔罐疗法的名称,亦由“吸筒法”替换了“角法”。在操作上,则进一步由单纯用水煮的煮拔筒法发展为药筒法。亦即先将竹罐在按一定处方配制的药物中煮过备用,需要时,再将此罐置于沸水中煮后,乘热拔在穴位上,以发挥吸拔和药物外治的双重作用。元代医家萨谦斋所撰的《瑞竹堂经验方》中曾明确地加以记述:“吸筒,以慈竹为之削去青。五倍子(多用),白矾(少用些子),二味和筒煮了收起。用时,再于沸汤煮令热,以筋箕(箝)筒,乘热安于患处。”

从以上考证可知,随着医疗实践的不断发展,火罐质料由动物犄角逐步改进为竹罐、陶罐、玻璃罐等;拔罐方法上,从煮水排气发展到燃火排气;临床治疗方面从单纯吸拔脓血、吸毒排脓等治疗外科疮疡疾病发展到治疗风寒痹病及虚劳喘息等外感内伤疾患。

家喻户晓的“神器”

明代

明清时期是外治法迅速发展的重要时期,此时期“角法”由外而内,有了更丰富的适应症。

拔罐法已经成为中医外科中重要的外治法之一。当时一些主要外科著作几乎都列有此法。主要用于吸拔脓血,治疗痈肿。在吸拔方法上,较之前代,又有所改进。用得较多的是将竹罐直接在多味中药煎熬后的汁液中,煮沸直接吸拔。所以,竹罐又被称之为药筒。明代外科大家陈实功,对此曾作过详尽的记载:煮拔筒方:“羌活、独活、紫苏、艾叶、鲜菖蒲、甘草、白芷各五钱,连须葱二两。预用径一寸二、三分新鲜嫩竹一段,长七寸,一头留节,用力划去外青,留内白一半,约厚一分许,靠节钻一小孔,以栅木条塞紧。将前药放入筒内,筒口用葱塞之。将筒横放锅内以物压,勿得浮起。用清水十大碗筒煮数滚,约内药浓熟为度候用。再用披针于疮顶上

清代著名外科医家吴师机著《理瀹骈文》一书,不仅系统梳理了中医外治法的源流,对其理论也提出了新的认识,他认为:“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外治之药,亦即内治之药,所异者,法耳。”即外治法与内治法只是治疗途径和方法的差异,治病原理并无差别。外治法“虽在外,无殊治在内也”,因此,无论内治法还是外治法,都有殊途同归之妙。虽然人体脏腑不可见,但通过经络与体表相连,且脏腑俞穴皆分布于背部,所以外治背部俞穴就能达到调治脏腑的效果。吴师机还提出“外治者,气血流通即是补”,成为拔罐疗法内病外治的基本原理之一。吴师机在《理瀹骈文》中记载了风邪头痛、破伤瘀血、黄疸等内科病的治疗方法。由此可见,拔罐疗法已经从外科拔除脓血发展到调治内科疾病。

|<< << < 1;)
2
>
>>
>>|

尤其,清代的赵学敏在《本草纲目拾遗》中详细总结了拔罐疗法在当时应用的具体情况,同时,也是“火罐”一词最早出现在文献中。即“火罐,江右及闽中皆有之,系窖户烧售。小如人大指,腹大,两头微狭,使促口以受火气,凡患一切风寒,皆用此罐。以小纸烧见焰,投入罐中,即将罐合于患处,或头痛则合在太阳、脑户或巅顶;腹痛,合在脐上。罐得火气合于肉,即牢不可脱,须待其自落。患者自觉有一股暖气从毛孔透入,少顷火力尽则自落……治风寒头痛及眩晕、风痹、腹痛等症。”通过这段文字,我们可以看出,清代初期的拔罐过程已经和现代的拔罐方法基本一致,不仅使用了投火法,免去水煮的不便,而且罐具也多用窖户烧制的专用陶罐或瓷罐。从中可以推测,当时拔罐的应用应非常广泛和普及,以至于有窖户专门制售拔罐用的罐具。在脏腑经络学说的指导下,拔罐疗法作用于各种不同的腧穴,起到引邪外出、疏经通络、流通气血、活血化瘀的作用,从而大大地扩展了拔罐疗法的治疗范围。甚至,明代宫廷御医方贤在《奇效良方》一书中记载,以酒坛为罐具,烧纸钱入内,再以坛口覆盖在肚脐上,成功救治了溺水的患者,这是将拔罐疗法用于厥证的急救治疗中的典型事例。

现代拔罐的神通

如此神通的拔罐疗法,其临床应用特点如何呢?可以总结为以下几方面。

拔罐可分水火

拔罐是将罐具采用多种方法吸拔在人体上的一种中医疗法。拔罐的本质是真空负压,让罐体在空气压力的作用下贴在人体部位上。但是形成真空负压的方法很多,我们可以简单的划称为拔罐分水火。也就是说,有火罐,也有水罐。火罐是用火使罐中空气膨胀,进而产生吸力的方法。而水罐则是将罐子泡于热水或药液中,使得罐中空气由热变冷,也可以形成负压。因此,拔罐就有了“水火”之分。成了人们日常使用的两大方法。

拔罐会有动静

拔罐不单纯是个力气活儿,它有动有静。所谓静是指“坐罐”,就是选择好拔罐部位后,一直留在原地,又称为“留罐”。这种方法可以将局部深层的邪气吸拔而出,从而使得机体脏腑经脉功能恢复正常。所谓动是指“走罐”,就是拔罐后运用手法和适当的介质在背部反复推动,用以疏通经络,调节机体功能。动静相配,才使拔罐技术如此生动灵活,拔罐效果更加突出。

拔罐具有久暂

拔罐还有久暂之分。久就是长久,就是在局部留罐的时间比较长。暂就是暂时,对于拔罐而言就是选用“闪罐法”,在临床中,“闪罐法”和“坐罐法”往往同时使用。闪罐常常用于疏风散邪,又称为“闪火法”,常常用于面瘫患者的治疗,经过闪罐治疗的患者局部风寒邪气得以消散,还是微微发热,确是宣散邪气的好方法。而坐罐也可以驱邪气,唯一不同的是驱邪的作用更强。

拔罐可晓层次

拔罐虽然作用于人体机表,但其实还是有层次之分的。具体而言,根据贴罐的力度以及手法的不同,可以针对皮肉脉筋骨的不同层次产生不同的调理作用。也正因如此,拔罐的不同作用具有了针对内外不同的调节效果。一般而言,我们都认为拔罐就是缓解疲劳、祛风散寒治疗表浅的病症,殊不知拔罐其实可以治疗内科病。据文献记载并验之临床,中国很多临床家发明特色拔罐技术,对哮喘、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甚至肝硬化等顽固疾病进行临床治疗,产生了神奇的疗效。打破了人们的常规认识,深化了学术界对拔罐技术的认识。

拔罐还知古今

拔罐技术从古到今,已经数千年了。虽然历史中世界一些国家都在应用拔罐,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拔罐法在中国得到了最大的发展,从最早的角法,到后来陶罐、瓷罐、玻璃罐、砭石罐、塑料罐,乃至不锈钢罐……直至现代最流行的真空抽气罐,有的里面还设计有磁极。目前最为时尚的罐具称为“砭石罐通仪”,兼具刮痧、艾灸、拔罐的功能。

随着中华文明的复兴,中华医学也在逐渐升温,拔罐作为中医药学当中的一个疗法日益在百姓当中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医学不是一种简单的疗法,更不是经验医学,它是融合道、理、术于一体的医学体系,值得我们认真去思考研究。“道在日用平常之中”,拔罐的精髓就蕴含着百姓日用而不知的大道。在医学未来发展的路上,可以预见,中医药将日益发挥着更加独特的作用和力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