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魏四大女作家之①李冶简单介绍,谈禅问道

安意如是当今中国文坛上毁誉并存的作家,不管批评如何,我看着倒是挺喜欢的。@@@@@@@@@@@@@@@@@@@@@@@@@@@@@@@@@@@@@@@@@@
写文章的人大多清高,不管是真清高,还是假清高,反正一般表扬得不到位,大都要做个“我醉欲眠君且去”的姿态,以示不屑一顾。当然,清高到一定程度也需要个把看客来安慰下,因为那等“养在深闺人不识”的滋味实在难熬。
我自觉算是比较无耻的另类,如果没人表扬我,我会觉得很没劲,像朵费劲巴拉地开了、却无人观赏的花一样,在风里东张西望,摇摆得很寂寥。外人一般是不能够随便强求的,所以强求“那人”。每天写完一篇稿子,那人倒是照例地会看,只不过评语如同寿命随岁月流转,一天少过一天。
到如今,我要殷切地问:我写的怎么样啊?他才有个把词从那张铁嘴钢牙里蹦出来,含糊地说个“过得去”,也就戛然而止了。我要是再问,这人就振振有辞地说:等我有空再细说吧,你以为恭维人不用过脑啊!
高兴谈不上,失落谈不上,悲哀倒也不是,我这厢只剩个哑口无言了。回头想想,这人说的也在理。反正再亲密的关系,日子久了总免不了如此。虽说是对人如对花,日日相见日日新,也难为人家把你日日挂在嘴边金口褒奖。毕竟日日相处不是演戏,生唱一句:“小姐你多风采。”旦回一句:“君瑞你大雅才。”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斗得个满天花雨。
如若天天做戏,绝世的名伶也有丢盔弃甲撂场子的一天。不然那段小楼为何半路撇了程蝶衣,娶了菊仙,想是厌了,心里想过个安安稳稳的日子。世上人,连霸王都忍不住要返璞归真,也唯有不疯魔不能火的蝶衣,才愿意孤独地留在虞姬的世界里。
相濡以沫,到底需要爱淡如水。
其实我是今日是看了李冶的诗《八至》才兴起这样想头。那诗曰:“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和一般讲究起承转合的诗不同,这诗语言淡致,平中见奇绝,和诗僧王梵志的《城外土馒头》一样平白如话:“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混似不假思索随口而出,却是意味深长得紧。王梵志的诗且放下不谈,单说这首《八至》。诗的前三句是个过场,存在是为了衬托最后一句:“至亲至疏夫妻。”
层云叠嶂,前三句过后,才显出最后一句峰峦。
“至亲至疏夫妻。”这话满是饱经人事的感觉,我觉得比一般的情词情诗要深刻太多,可算是情爱中的至理名言。夫妻间可以誓同生死,也可以反目成仇,不共戴天。这当中爱恨微妙,感慨良多,寻常年轻小姑娘想说也说不出来,必得要曾经沧海,才能指点归帆。
或许正是看透了这些,李冶才宁愿放纵情怀,即使隔了千年,也不能说她的想法就一定消极,反正这世上夫妻宫缘浅,一世惹桃花的人也真是不少。
李冶即是李季兰,唐朝著名的女道士,和薛涛一样是享有盛名的才女诗人。说起这个唐朝女道士我就好笑。唐朝的这些女人多半喜欢挂羊头卖狗肉,公主好做不做,要跑去做女道士。公主之下风气也松敞,做了女道士,不是有夫之妇,随意和男人不清不楚地交往也无人管,要细论起唐朝女人大胆放荡,比现在倡导身体写作的那些女中豪杰还要前卫三分。
李冶十一岁时,被送入剡中玉真观中作女道士,改名李季兰;和薛涛一样,李季兰也有个蔷薇诗谶的故事。说是李才女六岁的时候,写下一首咏蔷薇的诗,其中有这样两句:“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
她的父亲和薛涛的父亲差不多,都是又喜又惊,还都有强烈的第六感,立刻预言女儿将是个“失行妇人”。父亲说“此女聪黠非常,恐为失行妇人”。因为诗中“架却”谐音“嫁却”,小小年纪即做如此惊人语,难保以后做出什么事,赶紧着,往道观一送,指望借助清灯黄卷收收性子。
这事反正我左右不信,觉着比薛涛那个事还玄乎。多半是后人附会的。六岁时能有个男的不跟女的玩的性别意识就不错了,思嫁,这也太早熟了吧,难道她妈妈胎教那么成功?还是古代启蒙教育早?
不过李季兰风流放荡是无可辩驳的。《唐才子传》记载她和当时的名士素有往来,畅谈诗文,席间言笑无忌。……(我连转贴都不好意思)这种黄段子是属于比较深奥的,我想了半天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明白是明白了,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当众和男士开这种玩笑。李道姑的泼辣大胆,让我这个自认开放的现代人目瞪口呆。
不过,我是很喜欢李季兰的才情的,说起来,她比前朝的才女谢道韫(只吟了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
、同时代的薛涛,诗才都要高许多。除了上面提到的《八至》诗,她还有一首诗是我非常喜欢的——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
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李季兰《相思怨》
这首《相思怨》深得民歌言语直白的妙处,而意境高远,又遥遥有《古诗十九首》的古风。读这样的诗不难随着诗意联想到一些画面:高高的楼宇上接青天,在满天满地的月光笼罩下,高楼仿佛是神仙住的瑶台。一个女子在高楼上弹琴,曲调忧伤凄清,绵延直入虚空,只有相思的曲儿,才会这样缠续绵长。可是,突然弦断音裂,想必是女子思情切切,再也弹不下去了。曲散肠断,这女子,抚琴独坐,神情萧索,黯然良久。像“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这种言尽意未尽的姿态,历来是最有艺术感染力的。
可惜我这个俗人看重的这两首诗,《唐诗鉴赏词典》都没有选。我翻看了手边的《唐诗鉴赏词典》,人家选了《寄校书七兄》这一首,诗曰:
无事乌程县,差池岁月馀。 不知芸阁吏,寂寞竟何如。
远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车。 因过大雷岸,莫忘几行书。
这是一首以诗写成的信,是李季兰寄给自己身为校书郎的兄长的。其中“远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车”两句历来为评家称颂,高仲武的《中兴间气集》甚至说,“远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车”就是“五言之佳境”。我仔细看了资料,才发现这两句好处不在于用典深巧,而是因为它写的是虚设之景,把其兄长在国家图书馆工作的情景巧妙地艺术化了,赞美兄长遨游书海,苦心造诣,其实说白了就和咱们现在常说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做舟”差不多意思。当然人家高手遣词造句要有技巧得多,不可以和咱们这种大白话比。
在这首诗里,李季兰用五古的笔法占去一半的篇幅,后半篇笔法陡变,于狭窄的境地中尽显才气,极尽变化,显示出她对自己才气的自信。陆昶《历朝名媛诗词》赞她:“笔力矫亢,词气清洒,落落名士之风,不似出女人手。”还是很中肯到位的评价。
史载李季兰“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我总爱琢磨她那个“神情萧散”是什么样的神态。是否就像张爱玲高昂着头的那张照片的感觉,带着二分傲然,三分落寞、五分萧索,三分眷恋、七分淡漠地睥睨这红尘。
我相信一流的才女,即使隔了千年时光,心智也是有共通的,身上流落的气息韵致,像老房子里留下的檀香木衣柜,总是高大沉厚的样式,何时打开来,都弥漫着淡淡香味,有恍惚相识的感觉。
李季兰久有才名,被德宗召见时却已年老,德宗一看,原来是个俊老太太呵,对她抚慰了一番,也就没什么别的想法了。李季兰于是在历史上落得个“俊妪”的雅号。我看这段故事忍不住笑,深深感叹还是张爱玲说得对——“还是出名要趁早啊,太晚的话,快乐也不是那么强烈了!”后来李季兰因朱泚之乱受牵连,又被唐德宗下令乱棍扑杀。想来很可悲。可能的话,女人的一生,还是不要和政治扯上关系。
传说人死前,她一生中经历的事,都会闪电般回放,不知在死前,李季兰回望这一生,想起的人是谁?那晚夜静更深,携琴上高楼,她的相思曲又是为谁而弹?
“至亲至疏夫妻”,我想了解她的曾经沧海,往事是怎样的一场烟梦?因为,这样思深情淡的话,不是修道可以修出来的。

澳门新莆京官网,写文章的人大多清高,不管是真清高,还是假清高,反正一般表扬得不到位,大都要做个“我醉欲眠君且去”的姿态,以示不屑一顾。当然,清高到一定程度也需要个把看客来安慰下,因为那等“养在深闺人不识”的滋味实在难熬。我自觉算是比较无耻的另类,如果没人表扬我,我会觉得很没劲,像朵费劲巴拉地开了、却无人观赏的花一样,在风里东张西望,摇摆得很寂寥。外人一般是不能够随便强求的,所以强求“那人”。每天写完一篇稿子,那人倒是照例地会看,只不过评语如同寿命随岁月流转,一天少过一天。到如今,我要殷切地问:我写的怎么样啊?他才有个把词从那张铁嘴钢牙里蹦出来,含糊地说个“过得去”,也就戛然而止了。我要是再问,这人就振振有辞地说:等我有空再细说吧,你以为恭维人不用过脑啊!高兴谈不上,失落谈不上,悲哀倒也不是,我这厢只剩个哑口无言了。回头想想,这人说的也在理。反正再亲密的关系,日子久了总免不了如此。虽说是对人如对花,日日相见日日新,也难为人家把你日日挂在嘴边金口褒奖。毕竟日日相处不是演戏,生唱一句:“小姐你多风采。”旦回一句:“君瑞你大雅才。”你来我往唇枪舌剑斗得个满天花雨。如若天天做戏,绝世的名伶也有丢盔弃甲撂场子的一天。不然那段小楼为何半路撇了程蝶衣,娶了菊仙,想是厌了,心里想过个安安稳稳的日子。世上人,连霸王都忍不住要返璞归真,也唯有不疯魔不能火的蝶衣,才愿意孤独地留在虞姬的世界里。相濡以沫,到底需要爱淡如水。其实我是今日是看了李冶的诗《八至》才兴起这样想头。那诗曰:“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和一般讲究起承转合的诗不同,这诗语言淡致,平中见奇绝,和诗僧王梵志的《城外土馒头》一样平白如话:“城外土馒头,馅草在城里。一人吃一个,莫嫌没滋味。”混似不假思索随口而出,却是意味深长得紧。王梵志的诗且放下不谈,单说这首《八至》。诗的前三句是个过场,存在是为了衬托最后一句:“至亲至疏夫妻。”层云叠嶂,前三句过后,才显出最后一句峰峦。“至亲至疏夫妻。”这话满是饱经人事的感觉,我觉得比一般的情词情诗要深刻太多,可算是情爱中的至理名言。夫妻间可以誓同生死,也可以反目成仇,不共戴天。这当中爱恨微妙,感慨良多,寻常年轻小姑娘想说也说不出来,必得要曾经沧海,才能指点归帆。或许正是看透了这些,李冶才宁愿放纵情怀,即使隔了千年,也不能说她的想法就一定消极,反正这世上夫妻宫缘浅,一世惹桃花的人也真是不少。李冶即是李季兰,唐朝著名的女道士,和薛涛一样是享有盛名的才女诗人。说起这个唐朝女道士我就好笑。唐朝的这些女人多半喜欢挂羊头卖狗肉,公主好做不做,要跑去做女道士。公主之下风气也松敞,做了女道士,不是有夫之妇,随意和男人不清不楚地交往也无人管,要细论起唐朝女人大胆放荡,比现在倡导身体写作的那些女中豪杰还要前卫三分。李冶十一岁时,被送入剡中玉真观中作女道士,改名李季兰;和薛涛一样,李季兰也有个蔷薇诗谶的故事。说是李才女六岁的时候,写下一首咏蔷薇的诗,其中有这样两句:“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她的父亲和薛涛的父亲差不多,都是又喜又惊,还都有强烈的第六感,立刻预言女儿将是个“失行妇人”。父亲说“此女聪黠非常,恐为失行妇人”。因为诗中“架却”谐音“嫁却”,小小年纪即做如此惊人语,难保以后做出什么事,赶紧着,往道观一送,指望借助清灯黄卷收收性子。这事反正我左右不信,觉着比薛涛那个事还玄乎。多半是后人附会的。六岁时能有个男的不跟女的玩的性别意识就不错了,思嫁,这也太早熟了吧,难道她妈妈胎教那么成功?还是古代启蒙教育早?不过李季兰风流放荡是无可辩驳的。《唐才子传》记载她和当时的名士素有往来,畅谈诗文,席间言笑无忌。河间名士刘长卿有“阴重之疾”,也就是“疝气”,经常要用布兜托起肾囊,才可以减少痛楚。李季兰知道刘长卿有这种病,就用陶渊明的诗“山气日夕佳”来笑话刘长卿的疝气病。刘长卿名士风流,当即回以陶渊明的诗:“众鸟欣有托。”于是举座大笑。这种黄段子是属于比较深奥的,我想了半天才明白什么意思。不过明白是明白了,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敢当众和男士开这种玩笑。李道姑的泼辣大胆,让我这个自认开放的现代人目瞪口呆。不过,我是很喜欢李季兰的才情的,说起来,她比前朝的才女谢道韫(只吟了一句“未若柳絮因风起”)、同时代的薛涛,诗才都要高许多。除了上面提到的《八至》诗,她还有一首诗是我非常喜欢的——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弹着相思曲,弦肠一时断。——李季兰《相思怨》这首《相思怨》深得民歌言语直白的妙处,而意境高远,又遥遥有《古诗十九首》的古风。读这样的诗不难随着诗意联想到一些画面:高高的楼宇上接青天,在满天满地的月光笼罩下,高楼仿佛是神仙住的瑶台。一个女子在高楼上弹琴,曲调忧伤凄清,绵延直入虚空,只有相思的曲儿,才会这样缠续绵长。可是,突然弦断音裂,想必是女子思情切切,再也弹不下去了。曲散肠断,这女子,抚琴独坐,神情萧索,黯然良久。像“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这种言尽意未尽的姿态,历来是最有艺术感染力的。可惜我这个俗人看重的这两首诗,《唐诗鉴赏词典》都没有选。我翻看了手边的《唐诗鉴赏词典》,人家选了《寄校书七兄》这一首,诗曰:无事乌程县,差池岁月馀。不知芸阁吏,寂寞竟何如。远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车。因过大雷岸,莫忘几行书。这是一首以诗写成的信,是李季兰寄给自己身为校书郎的兄长的。其中“远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车”两句历来为评家称颂,高仲武的《中兴间气集》甚至说,“远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车”就是“五言之佳境”。我仔细看了资料,才发现这两句好处不在于用典深巧,而是因为它写的是虚设之景,把其兄长在国家图书馆工作的情景巧妙地艺术化了,赞美兄长遨游书海,苦心造诣,其实说白了就和咱们现在常说的“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做舟”差不多意思。当然人家高手遣词造句要有技巧得多,不可以和咱们这种大白话比。在这首诗里,李季兰用五古的笔法占去一半的篇幅,后半篇笔法陡变,于狭窄的境地中尽显才气,极尽变化,显示出她对自己才气的自信。陆昶《历朝名媛诗词》赞她:“笔力矫亢,词气清洒,落落名士之风,不似出女人手。”还是很中肯到位的评价。史载李季兰“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我总爱琢磨她那个“神情萧散”是什么样的神态。是否就像张爱玲高昂着头的那张照片的感觉,带着二分傲然,三分落寞、五分萧索,三分眷恋、七分淡漠地睥睨这红尘。我相信一流的才女,即使隔了千年时光,心智也是有共通的,身上流落的气息韵致,像老房子里留下的檀香木衣柜,总是高大沉厚的样式,何时打开来,都弥漫着淡淡香味,有恍惚相识的感觉。李季兰久有才名,被德宗召见时却已年老,德宗一看,原来是个俊老太太呵,对她抚慰了一番,也就没什么别的想法了。李季兰于是在历史上落得个“俊妪”的雅号。我看这段故事忍不住笑,深深感叹还是张爱玲说得对——“还是出名要趁早啊,太晚的话,快乐也不是那么强烈了!”后来李季兰因朱泚之乱受牵连,又被唐德宗下令乱棍扑杀。想来很可悲。可能的话,女人的一生,还是不要和政治扯上关系。传说人死前,她一生中经历的事,都会闪电般回放,不知在死前,李季兰回望这一生,想起的人是谁?那晚夜静更深,携琴上高楼,她的相思曲又是为谁而弹?“至亲至疏夫妻”,我想了解她的曾经沧海,往事是怎样的一场烟梦?因为,这样思深情淡的话,不是修道可以修出来的。

唐朝人物

          西魏四大女作家之①李冶简单介绍,谈禅问道。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

本名:李冶

——唐代著名女道士李冶不俗的诗词

字号:字季兰

            作者:夜雨一江

所处时代:唐朝

澳门新莆京官网 1

民族族群:汉族

     
大唐帝国的天空,充满了中华文明的绚丽,也许那个久远的年代,是一个盛产诗词歌赋的年代,古韵悠悠,禅音渺渺,那行走在大唐文学圣路上的先贤们,常常让我们这些汉字的信徒们仰而生畏,无限敬慕。

出生地:乌程

     
在唐朝众多的女诗人中,有人说,属李冶的才气最高,每读李冶诗作,口齿噙香之际,心弦颤动之时,却又深深为她的悲情命运而伤怀不已。

出生时间:不详

   
李冶,即李季兰,生于唐玄宗开元初年,浙江吴兴人。她是唐朝著名的女道士,是当时享有盛名的女诗人。李冶和与她同时代的薛涛一样,也有一个蔷薇诗谶的故事。她自幼聪明伶俐过人,六岁那年写下一首咏蔷薇的诗:

去世时间:公元784年

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

主要作品:《明月夜留别》《八至》

已看云鬓散,更念木枯荣。

主要成就:唐代四大女诗人之一

   
其父见诗大惊曰:“此女后必为失行妇人!”因此,在李冶十一岁时,就被父亲送入剡中玉真观中做女道士,父亲指望借助清灯黄卷给她收收性子。

信仰:道教

     
唐代尊崇道教,大量女子出家,甚至有一些公主也赶时髦去当女冠。女冠者,道姑也。唐朝风气开放,让修行之地也同样荡溢着开放气息。唐代的这些女道士,在社会上享有多种优遇,生活自由无拘束,给人以风流艳冶的普遍印象。他们虽有机会同大夫交往,有时会以美貌、才情而受到宠重,但在男性为主的社会里,人们往往只把她们当作宣泄感情的对象、风月场中的伴侣。即使得到一二知交,也会碍于各种压力,不可能托以终身。唐代士大夫与女冠的恋爱大多是短暂的欢娱,常以追求情爱的自由恣纵始,而以离异的悲剧终。这种感情的悲剧不只属于李冶一个人,而是唐代企图追求人生幸福的女冠的共同命运。

职业:诗人

     
正是这种特殊身份、特殊背景下的特殊经历才造就了这样一位杰出的“女中诗豪”。没有这些风流浪漫的爱情体验,没有渴望自由、追求幸福的女性意识,就不会在李冶的诗中荡漾着细腻的情思,洋溢着青春的热情,从而体现出她丰富的才情和洒脱的秉性。其实,中国诗教最典型地暴露了中国文人普遍的心理特质:“发乎情,止乎礼义”,倡导克制、中庸、内向运转的抒情方式;而李冶诗最引人注目之处就在于“纯情”的魅力,她毫不依傍地步入了微妙的感情世界,在这一领域中纵横驰骋,大胆地宣泄着个性意识
和最敏锐的感受,从纯情中表现出女性文学的特色。

李冶人物生平

     
从道教史的角度看,李冶的入道则具体体现了具有特殊形态的唐代道教的某些特征。女冠是唐代道士中的特殊人群,形似艺伎的女冠则是唐代道教发展的独特产物。她们在当时道教活动中起着特殊作用,对道教的发展也发挥了一定影响,特别是发展道教文化方面,女冠的作用是相当重要的。就李冶来说,入道是她的人生选择,也进一步推动了她的诗歌创作。女道士的身份不但改变了她自身的环境,也充实了她的人生,从而使她的诗歌创作进入一个新的境界。从这个意义讲,她的成就也可以说是道教对唐代文学的贡献。值得注意的是,唐代的另一位女道士鱼玄机也是著名的诗人;还有薛涛,据记载晚年“披道帔”,起码是好道的。这三位都是女性文学史上的不多见的著名人物,都出现在唐代,都和道教有关系,这也是道教史上值得注意的现象。

李冶李冶容貌俊美,天赋极高,从小就显露诗才,六岁那年,曾写下一首咏蔷薇诗:“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架却”,谐音“嫁却”。
她父亲认为此诗不祥:小小年纪就知道待嫁女子心绪乱,长大后恐为失行妇人。而这也不幸被他父亲言中(原文:季兰五六岁时,其父抱于庭,令咏蔷薇云云。父恚曰:“必失行妇也。”后竟如其言)。

澳门新莆京官网 2

长大后出家为女道士的她依然神情潇洒,专心翰墨,生性浪漫,爱作雅谑,加及她又善弹琴,尤工格律。当时超然物外的知名作家陆羽和释皎然均同她意甚相得,著名诗人刘长卿也与她有密切联系。她还与朱放、韩揆、阎伯钧、萧叔子等人情意非常投合。她的《寄朱放》、《送阎二十六赴剡县》等诗一扫从来女性作家的羞涩之态,坦然男女社交,在其后千年的历史上都是罕见的。

       
唐朝的女道士没有繁杂的事务,她们的生活比较自由、浪漫,常常云游四方,与山水为伴,陶冶情怀,并且与文人骚客交游聚谈。这样的生活很是让千年之后的人羡慕。有人管吃管住,不用操心受累,不用为生活奔波,还可以谈恋爱,与雅士来往,四处旅游,这样的生活该是多么有情趣,多么快乐啊!

唐朝天宝年间,唐玄宗闻知她的诗才,特地召见她赴京入宫,那时,她已进入暮年,正栖身著名的花都广陵。接旨后,只得应命北上。她有七律《恩命追入留别广陵故人》,《四库全书总目提要》以为“其详词意,不类冶作”,似乎缺乏根据。

     
李冶每天就是这样的生活,做了女道士后便广结鸿儒,酬咏篇数斐然,加之容貌俊美,神情潇洒脱逸,善瑶琴,工格律,一时艳名远播,引得无数文人骚客风闻而至,道观一时成了艳帜高张的绣楼庭院。陆羽、皎然、韩揆、刘长卿、阎伯钧、萧叔子等当时有名气的文人很多都是她的密友。

李冶文学成就

     
李冶虽然在文学上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作为一名诗人,她是成功的,但作为一名女性,不难看出,她在感情上屡受挫折。无独有偶,同时代的女冠诗人鱼玄机在与李亿、李郢、李近仁、温少卿等人密切交往后均以失败而告终。季兰和玄机在感情上屡受挫折,不能简单地归于个人命运,也有深刻的社会原因。

李冶的诗以五言擅长,多酬赠谴怀之作。刘长卿对她的诗极其赞赏,称她为“女中诗豪”。高仲武评论说:“士有百行,女唯四德。季兰则不然。形器既雄,诗意亦荡。自鲍照以下,罕有其伦。”又说她“上比班姬则不足,下比韩英则有余。不以迟暮,亦一俊妪。”

     
李冶虽爱与名士为伴,狂放不羁,很是叛逆;身为女冠,一生也不乏爱情,不乏异性,不乏热闹,世俗生活热闹辉煌,异常纷呈,但在真正的爱情面前,李冶却始终情怯,一生未嫁。

她与薛涛、鱼玄机、刘采春一起,被人称为“唐代四大女诗人”。宋人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著录《李季兰集》一卷,今已失传,仅存诗十六首。清人汪如藻在修编《四库全书》时进献给乾隆皇帝的藏书中也有《薛涛李冶诗集》二卷。

     
《唐才子传》载有一次宴会上李冶豪放地大讲黄段子的事,说的是李冶与诸位名士在开元寺聚会,当时中唐名诗人刘长卿也在座,刘长卿患有“阴重之疾”,即中医称的“疝气”,肠子下垂,使肾囊胀大。当时医术还没高超到手术治疗疝气的程度,需要常用布兜托起肾囊,以减轻痛楚。李冶知道刘长卿患有这种病,便借用陶渊明的诗:“山气(疝气)日夕佳”来笑话刘长卿,而刘长卿则对曰:众鸟欣有托。引得在座的皆大笑。

李冶个人作品

澳门新莆京官网 3

《八至》

     
当然,时人爱她的诗,并不是笑她于此,主要是欣羡她的才华。道士呤风弄月,往往以游戏人生为题材,她们每个人都有许多情人和她们唱和,她们的诗歌中酸楚中含有真情,她们不仅仅是识字为训,她们也有自己的思想,她们一方面在情感生活中苦苦挣扎,一方面又感叹人生的不平等。如她的那首《相思怨》:

至近至远东西,至深至浅清溪。至高至明日月,至亲至疏夫妻。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

赏析:

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

“至近至远东西
”,写的是一个浅显而至真的道理。东、西是两个相对的方位,地球上除南北极,任何地点都具有这两个方向。两个物体如果不是南北走向就必然有东西区别。所以“东西”说近就近,可以间隔为零
,“至近”之谓也。如果东西向的两个物体方向相反,甚至无穷远
,仍不外乎一东一西 ,可见“
东西”说远也远,乃至“至远”。这“至近至远”统一于“东西”,是常识,却具有深刻的辩证法。

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

“至深至浅清溪”,清溪不比江河湖海,“浅”是实情,是其所以为溪的特征之一。同时,水流缓慢近于清池的溪流,可以倒映云鸟、涵泳星月,形成上下天光,令人莫测浅深,因此也可以说是深的。如果说前一句讲的是事物的远近相对性道理,这一句所说的就是现象与本质的矛盾统一,属于辩证法的不同范畴。同时这一句在道理上更容易使人联想到世态人情。总此两句对全诗结穴的末句都具有兴的意味。

弹得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明月夜留别》

      全诗字浅意浓,情感真诚;情绪热烈,虽无半分华丽,却已感人至深。

离人无语月无声,明月有光人有情。别后相思人似月,云间水上到层城。

     
李冶一生未嫁,可她的诗却满含相思之情,能把情诗写得那么好,她的心里究竟有谁呢?传说她喜欢过茶神陆羽,但又有人说陆羽不过是她父亲一弟子而已,而且李比陆大了不少,他们之间只有姐弟之情,而并无爱恋之意;

《相思怨》

     
陆羽一生嗜茶,精于茶道,以著世界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闻名于世,对中国和世界茶业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被誉为“茶仙”,奉为“茶圣”,祀为“茶神”。在李冶的情感世界里,陆羽亦友亦弟而已。

(历史

     
那是在湖州,陆羽闻之李冶在观中患病,前去探望。李冶留下了她唯一写给陆羽的诗《湖上卧病喜陆鸿渐至》:

人道海水深,不抵相思半。海水尚有涯,相思渺无畔。

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

携琴上高楼,楼虚月华满。弹著相思曲,弦肠一时断。

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

《感兴》

强劝陶家酒,还吟谢客诗。

朝云暮雨镇相随,去雁来人有返期。玉枕只知长下泪,银灯空照不眠时。

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仰看明月翻含意,俯眄流波欲寄词。却忆初闻凤楼曲,教人寂寞复相思。

     
诗中描述是李冶看到陆羽来访,既感到自己凋零凄凉,又感到旧知没有遗忘她,心情十分复杂和激动。仅是将两人旧日友谊叙述得情真意切而已,与男女情爱无关。

《春闺怨》

     
我们还可从李冶写给名士朱放和僧人皓然的诗,可以看出,她与二人的交情亦不浅。她写的《寄朱放》情意绵绵、相思萦怀:

百尺井栏上,数株桃已红。 念君辽海北,抛妾宋家东。

望远试登山。山高清又阔。

《送阎二十六赴剡县》

相思无晓夕,相望经年月。

流水阊门外,孤舟日复西。离情遍芳草,无处不萋萋。

郁郁山木青,绵绵野花发。

妾梦经吴苑,君行到剡溪。归来重相访,莫学阮郎迷。

别后无限情,相逢一时说。

《寄朱放》

      由此看来,也许终生未嫁的李冶的心谁也不属。

望水试登山,山高湖又阔。相思无晓夕,相望经年月。

澳门新莆京官网 4

郁郁山木荣,绵绵野花发。别后无限情,相逢一时说。

       
可是女人毕竟是女人,即使豪放的李冶,割舍不下的还是爱情。在众多的密友中,她最钟情的当数阎伯钧,两人可谓鱼水情深如漆似胶。后阎伯钧调任江州,她写给阎伯均的诗《送阎伯均往江州》:

《寄校书七兄》

相看折杨柳,别后转依依。

无事乌程县,差池岁月余。不知芸阁吏,寂寞竟如何?

万里西江水,孤舟何处归。

远水浮仙棹,寒星伴使车。因过大雷岸,莫忘几行书。

湓城潮不到,夏口信应稀。

《湖上卧病喜陆鸿渐至》

唯有衡阳雁,年年来去飞。

昔去繁霜月,今来苦雾时。相逢仍卧病,欲语泪先垂。

     
诗中表达了自己对阎伯钧的刻骨的想念和相思之情。阎去了江州后,就把李冶抛到了九霄云外,过自己的安宁日子去了。

强劝陶家酒,还吟谢客诗。偶然成一醉,此外更何之。

     
阎伯钧的冷淡疏离,让她心灰,心凉,心死之后,大彻大悟,千般滋味,万般思绪,一齐涌上心头。她写下历史上著名的一首《八至》诗:

《恩命追入,留别广陵故人》

至近至远东西,

无才多病分龙钟,不料虚名达九重。仰愧弹冠上华发,多惭拂镜理衰容。

至深至浅清溪。

驰心北阙随芳草,极目南山望旧峰。桂树不能留野客,沙鸥出浦谩相逢。

至高至明日月,

《句_经时未架却》

至亲至疏夫妻。

经时未架却,心绪乱纵横。

     
尤其是最后一句“至亲至疏夫妻”更是情爱中的至理名言。夫妻间可以誓同生死,也可以反目成仇,不共戴天。这当中爱恨纠缠,有几人能够说清?寻常女子是很难有如此深刻的体会,只能是像李冶这样饱经人世,读透情爱,历经沧海桑田之后,才能发出这著名的千古一叹!

已看云鬟散,更念木枯荣。

     
天宝年间,玄宗闻她诗才出众,诏命赴阙,那时,她正在广陵,于是有《恩命追入(留)别广陵故人》七律一首:

鞞鼓喧行选,旌旗拂座隅。

无才多病分龙钟,不料虚名达九重。

不睹河阳一县花,空见青山三两点。

仰愧弹冠上华发,多惭拂镜理衰容。

注: 以上俱见《吟窗杂录》

驰心北阙随芳草,极目南山望旧峰。

以上内容由整理发布,部分内容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桂树不能留野客,沙鸥出浦谩相逢。

     
此时的李冶,已然是美人迟暮,没有了青春时的绝代风华。玄宗见了风韵犹存的李冶道是“上方班姬(婕妤)则不足,下比韩英(兰英)则有余。不以迟暮,亦一俊妪。”

     
在京城,李冶又结交朋友,赠送诗文。可她没有想到,京城的政治斗争太复杂,她认为的一次很平常的赠诗,竟然惹下了杀身之祸。

     
兴元年间(784),没想到朱渍起兵叛乱,这次叛乱以朱渍的失败而告终,朱渍被满门抄斩,株连九族。本来株连九族,即使株连九十族,也没有李冶什么事,可偏偏在朱渍的府上查出了李冶曾经写给朱渍的诗。这首诗的写作时间是朱渍还在朝廷做大将军的时候,给一位大将军唱唱颂歌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个只谈诗谈情不问政治的李冶怎么可能料到他以后的反叛呢?李冶因曾经上诗给朱渍,也被德宗以通匪罪处死。

澳门新莆京官网 5

       
可叹李冶一生风华绝代、才情横溢,最后香消玉殒不得善终。历史上对李冶的行止众说纷纷,有褒有贬。但李冶做为一个才女是当之无愧的!

     
《唐才子传》称李冶“美姿容,神情萧散,专心翰墨,善弹琴,尤工格律”,唐代的高仲武在《中兴间气集》中亦评价李冶说:“士有百行,女惟四德,季兰则不然也。形气既雄,诗意亦荡,自鲍昭以下罕有其伦。”诗人刘长卿谓季兰为“女中诗豪”;高仲武云夸她“形器既雄,诗意亦荡,自鲍昭已下,罕有其伦”;陆昶《历朝名媛诗词》称其:“笔力矫亢,词气清洒,落落名士之风,不似出女人手……”

     
后世很多人说,如果把李冶的诗置于文学史的长廊里加以比照,同时代的女性固然很少能与其分庭抗礼。她较之于晋代的风雅闺秀,更多地表现了作为女性作乎自我意识的体验与觉醒;较之南北朝的宫闱才人,则别具一份灵慧和清远的情韵;与后来的李清照、朱淑贞等比较,在格调方面虽有逊含蓄蕴藉,但在感情的披露方面,却别有一份难得的真味,风格也显得泼辣酣畅。这一切都因为她拥有道教女冠这一特殊的衣钵,才表现出难能之天性和异彩,为中国女性文学史写下了颇有光彩的篇章。

澳门新莆京官网 6

       
无论如何,李冶以她另类不俗的一生,为后世留下了几多佳话。唐朝的诗词宝库中,也多了些许红袖馨香,做为一个千史流芳的才女,李冶是当之无愧的!

      2010,11,29日于上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