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名医,治风优异名方澳门新莆京官网

生平简介

澳门新莆京官网 1

《伤寒杂病论》包括《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是中医经典著作。历代医家对其注解众说纷纭,或从六经八纲,或从脏腑气血,或从标本中气,或从五运六气等,不一而足。门九章曾言:“中医学与其说是一门医学,不如说是学方用方、感受经验的思维与实践。”所以,落实在方证上的学习不失为一个好方法,学好每一张方、用好每一张方,立足于临床,感悟于实践,踏实做临床与学问,不空谈玄论,不做无根之木。

花宝金以气机升降理论为指导治疗老年食管癌我国食管癌发病率、死亡率高,其中
1 年、2 年生存率仅为 76. 7%、56. 7% [1 ] 。中医药治疗可
以延长带瘤生存期,保持和改善生存质量与功能, 更好地缓解症状 [2- 3 ]
,逐渐成为治疗的必要手段。 食管癌属中医学 “噎膈”范畴,根据老年食管癌
患者不同的临床表现,临床将病机分为痰瘀互结、
痰气交阻、热毒伤阴、正虚邪恋 4 种,从涤痰化
疲、豁痰理气、滋阴清火、扶正固本等法进行辨 证论治 [4 ]
。花宝金教授治疗老年食管癌以气机升 降理论为指导 [5- 7 ]
,结合患者的生理特点、病理变 化,采用通利脏腑气机、培补元气用药法取得良
好疗效。1 基于气机升降理论认识老年食管癌1. 1
根本原因气的升降出入是脏腑维持其生理功能及发生 病理变化的根本 ,
《素问·六微旨大论》曰 : “出 入废则神机化灭,升降息则气立孤危。故非出入,
则无以生长壮老已; 非升降,则无以生长化收 藏。
”各脏腑间的气机升降运动又相互为用,相互 制约,从而达到气机调和 。
《素问·经脉别论》 曰 : “饮入于胃,游溢精气,上输于脾 . 脾气散
精,上归于肺,通调水道,下输膀胱,水精四布,
五经并行,合于四时五脏阴阳,揆度以为常也。 ”
脏腑的气机失常亦会导致其他脏腑气机紊乱。
食管的气机升降受多个脏腑影响。食管与胃
相连,脾胃为气机升降之枢纽,脾升胃降失常可
直接导致食管气机升降失常。肝、肺分居于脾胃
枢轴左右,为气机升降的通道,可助气升降,食
管的通利有赖于肝气的条达、肝肺气机平衡调畅。
花宝金教授认为肾中元气亏虚在老年食管气机条 衡中也起重要作用
,《素问·上古天真论》有 “男 子五八肾气衰,发堕齿槁” , 《灵枢经·天年》有
“九十岁,肾气焦” ,说明肾衰是老年患者发病的
重要基础,而老年食管癌发病率及死亡率明显高 于中青年人的根源即在于此。1.
2 直接原因老年食管癌的发生与老年人脏腑亏虚、气机升
降紊乱所致的痰瘀阻滞直接相关。随年龄增长,人 的脏腑机能逐渐衰退
,《灵枢经·天年》曰 : “五十 岁,肝气始衰,肝叶始薄……六十岁,心气始
衰……七十岁,脾气虚……八十岁,肺气虚……九
十岁,肾气焦,四脏经脉亏虚。百岁,五脏皆虚, 神气皆去,形骸独具而终矣。
”正气亏虚,运行无 力是气机升降出入失调、气机阻滞的直接原因。
花教授认为脾虚则不能升清,水谷清气滞留而成 痰,故老年人食快则噎塞;
肺虚则不能布水降气, 故老年人多皮槁痰盛; 胃虚则不能通降浊阴,故
老年人多嗳气呃逆; 肝虚则不能升阳,故老年人 多脉络瘀阻;
肾虚不能温化浊阴,泛上可频吐涎
唾。五脏元气亏损,气机升降紊乱,湿停成痰,
痰气凝结闭阻食道,则见吞咽梗阻; 气机升降紊
乱日久及血,瘀滞脉络,痰瘀积聚于胸膈,发为 噎膈。1. 3
影响气机升降的因素1. 3. 1 饮食所伤: 长期饮食失节,嗜酒无度、过
食肥甘厚腻、辛辣热饮,损伤脾胃中气,日久可致脾胃不足,使脾不升、胃不降,水湿不化,痰
湿阻于中焦,进一步加重中焦气机阻塞,如此恶
性循环,日久波及血分,出现痰瘀阻塞的病理 表现。1. 3. 2 情志过极:
不良情志是影响气机升降的又 一重要因素,长期积累的不良情志活动不仅可加
速衰老进程,更容易诱发老年肿瘤。任何情志过 极均可导致气机升降紊乱 ,
《素问·举痛论》曰: “怒则气上,喜则气缓,悲则气消,恐则气下,惊
则气乱,思则气结。 ”气机升降失常的直接后果即 为痰瘀,如 《明医指掌》云 :
“膈病多起于忧郁, 忧郁则气结于胸,臆而生痰 。 ” 《素问·举痛论》 有
“怒则气逆,甚则呕血 ” ,《素问·生气通天论》 有
“大怒则形气绝,而血菀于上” 。 《医医偶录》 云 : “怒气泄,则肝血必大伤;
怒气郁,则肝血又 暗损。 ”所以情志过极所致气机升降失常,产生痰
瘀被认为是食管癌的相关因素之一。花宝金教授认为,老年食管癌的核心病机为
元气亏损,脾肝不升、肺胃不降,气滞痰瘀互结
于胸膈。清阳不升、浊气不降,中焦气机阻塞;
水液不化成痰,血行不畅成瘀,痰瘀渐生,互结
于胸膈成瘤,病位在胸膈,与肺、脾胃及肝肾均
相关。病性属因虚致实,虚实夹杂。2 以气机升降理论指导老年食管癌的治疗
花宝金教授提出以 “通 ”“补”为总法治疗食
管癌。通法为通利脏腑气机,主要为肃肺调肝、 升脾降胃;
补法为培补元气,主要为脾肾同补,
以恢复脏腑气机正常升降而达到培补脏腑元气的
目的。二法实为一体,采用通法后脏腑之气得通
利,停滞之气结得开,局部气机升降复常,带动
全身气机周流,正气复充,又可促进脏腑功能恢 复,以通代补;
采用补法后气虚得补、气陷得升、
气散得聚,脏腑之气增益,局部气机充盈旺盛,
各脏腑、经络中气机出入正常,以补代通。配伍
不同归经的具有升、降、浮、沉偏性的药物,可
使整方具有升降并用、出入同调、补泻兼施、气
血兼顾的特点,以此纠正机体气机各种失衡,达 到一气周流的目的。2. 1
降胃升脾食道气机以下降为主,与脾胃密切相关,其
治疗应先从中焦脾胃入手,治疗用降胃升脾法。
其中降胃法主要为重镇降胃、辛开苦降及苦寒通
下,以旋覆代赭汤、半夏泻心汤及调胃承气汤加 减;
升脾法重在升脾阳,多采用李东垣升阳方药,
如柴胡、升麻、桔梗、黄芪、荷叶等。临床应用 之时,多升降同用,主要包括 5
个方面: ①辛开, 即用辛味药开宣气机之升,散中焦之气郁、气滞;
②苦降,即用苦味药清化气机之逆,降中焦之气 逆;
③重镇,即用代赭石质重,善镇冲逆,此法
与其他医家应用鹅管石、硇砂等重坠药物同理;
④升阳,此类药物用量较小,为佐药,重在升脾
阳以辅助食管气机的下降,如荷叶既可升提脾阳, 又有助于胃的浊阴下降;
⑤泻下,当出现大便秘
结时应用该法,通肠腑以降胃气。降胃升脾法的核心药物为黄芪、白术、茯苓、
陈皮、半夏、黄连、干姜、吴茱萸、旋覆花、代
赭石、荷梗、苏梗、竹茹、酒大黄,其中半夏和
黄连、干姜和吴茱萸辛开升降之气机,散气结;
白术、陈皮、半夏、黄连、竹茹味苦可降气降逆;
代赭石质重镇逆,与旋覆花合用,分别入血、气 分;
黄芪、荷梗合用升脾阳助降浊,加苏梗可开 散胸膈郁滞之气,助气机顺降;
大便不通时核心 方可加酒大黄通腑降气。凡出现腹满、便溏等症
状,病本在脾,脾虚脾不升清,湿浊内生,清气
不升,浊阴不降,当先祛痰,痰湿即去,脾升有
道,常加厚朴、苍术等苦味药泄降气逆,燥湿化
痰。凡症见呕恶清水稀涎,嗳气呃逆,病主要在
胃,胃虚致胃气上逆,当降不降,浊气郁蒸于上,
须先治冲逆,后行补虚,否则会加重胃逆,常加
旋覆代赭汤去人参为主方,降胃气、化痰湿。旋
覆花味苦辛而能下气降逆,入气分,代赭石能镇
冲降逆,入血分。当症见口干渴、咽喉不利、唾
脓痰、心烦、恶心呕吐,同时伴心下痞满、腹痛、
肠鸣泄泻等症状,是胃气虚弱,中气运行不能,
气机阻滞,气为阳升于上,不降于下,致下部阳
气不足而寒生,以半夏泻心汤化裁,半夏、干姜
味辛温,温脾阳、升脾气,祛饮止呕,黄芩、黄
连苦寒,泄热燥湿,辛苦并进,以调其升降。诸
药合用,调整升降枢机,复脾升胃降,宣畅胸膈
气机,清阳得升,精微得布,则能通腑降浊 [8 ] 。2. 2
调衡肝气、养血通络肝气主升发,肝主疏泄,升发失司可致肝气
郁滞或过亢,疏泄失司可致肝气横逆,调衡肝气
需兼顾肝气的升发与疏泄。花教授合用疏肝散结、
泄肝降浊、升肝助阳法调衡肝气。以疏肝散结法
治疗肝气郁结,横逆于胸所致胸胁、胃脘胀满疼痛、呕吐、呃逆,常用中剂量柴胡
、香附、 枳壳、青皮、荷梗疏肝理气,胆南星豁结气、开
结闭,开宣化痰而不伤阴。以泄肝降浊法降肝气
之冲逆,泻火抑阳,常用川楝子、黄芩、青蒿、
山栀子、蒲公英清肝泄热,牛黄、珍珠母清肝热、
平肝阳。若症见两胁胀闷,畏冷肢凉,头晕眼花,
忧郁善恐,舌苔白润,脉沉迟无力,为肝阳不足
以升,虚寒内生,功能减退,应以升肝助阳法散
寒,常用吴茱萸与黄连配伍,表现为热盛者黄连
用量多于吴茱萸,寒盛时吴茱萸用量多于黄连。
横逆之气结得散,郁滞之火得泄,阳复寒去,为
病理产物的排出提供通道,成为消癥的基础。调血用养血通络法。养血多用酸甘化阴,根
据酸味药收涩的特性,常用绿萼梅、白芍、酸枣
仁柔肝缓急,配合阿胶、枸杞子等甘药滋阴养血、
生津润燥。通络首先要行气,气为血之帅,用延
胡索、郁金、川芎等推动肝气的运行以助血行。
威灵仙通行十二经脉,入血分,用其入络行气,
助祛瘀止痛。针对积聚已成,用莪术、三棱、急
性子、炮山甲活血消癥,丹参去瘀生新。肝气为
阳,肝血为阴,气血双调,阴阳乃合。2. 3
补气培本老年人脏腑、气血虚损,在祛邪的同时若不
及时顾护正气,会使正衰邪更盛,邪盛正益衰,
助长肿瘤的扩散和发展,治疗应兼顾通利气机与
补气培本。同补先天之肾气和后天之脾气,恢复
正气充盈,有助于提高老年患者的免疫功能,帮
助抑制肿瘤进展和扩散。老年患者虽有正气虚损
的病理生理基础,此时若采用单纯的补益易加重
气机壅滞,甚至化热。因此补益元气时应注意气
机的动态调衡,多用具流动、行走之性的药物,
不用具静止、凝滞之性的药物,斟酌所选药物药
性的升降浮沉,调整气机,恢复气机正常升降,
才能达到正虚得补、脏腑功能恢复、气机升降有
序的目的。花教授补脾亦重升降,升指升提脾阳,降指
降脾之浊阴,即消除积滞之气和停滞之水湿,理
气化湿以行滞,常用荷叶、葛根、大剂量生黄芪
升提脾阳。黄芪重在升阳举陷,并降湿浊,补气
以行滞,党参重在补益脾气,故用生黄芪而不用
党参。黄芪、苍术升阳,配伍陈皮理气、茯苓或
薏苡仁利湿为常用补脾药物组合。中焦虚寒明显
时多用黑附子,附子性浮而不沉,通行十二经脉,
温脏腑之寒,直接温补中焦之脾土。肾主藏精,肾主水,肺主金,金生水,肺通
调水道,润肺阴可助补肾。花教授采用酸收益精、
甘淡利水、金水相生补肾。常用补肾药物组合为
山茱萸、金樱子、炒杜仲、怀牛膝、泽泻,配合
麦冬、百合、地黄润肺水道,可配山药同补肺肾
之虚,取六味地黄丸补泻兼施之意。若见肾虚相
火上炎,用肉桂专补命门之火,其用 “守而不 走”
,引龙雷之火下行,以安肾脏。3 病案举例患者,女,82 岁,2013 年 1
月因吞咽困难于 外院病理确诊为食管鳞癌双肺转移,胸部增强 CT 示:
隆突水平食管管壁略增厚,双肺多发小片突
变及浸润累及,家属及本人拒绝西医治疗。2013 年 3 月 13 日初诊,症见:
进食不畅,食后反吐, 进食后胸骨后灼热明显,眠差,大便干,3 日一
行。舌红,苔黄燥; 脉弦。西医诊断: 食管癌Ⅳ 期,双肺转移,鳞癌。中医诊断:
噎膈病; 辨证: 脾胃气逆、痰热阻滞; 治以降胃升脾、调气化痰、
清热滋阴,方药组成: 旋复花15 g,代赭石 15 g, 竹茹 12 g,急性子 12
g,威灵仙 15 g,生白术 30 g,云苓 20 g,青皮 6 g,陈皮6 g,苍术 12 g,
木香 6 g,砂仁 6 g,郁金 9 g,胆南星 12 g,白芍 30 g,酸枣仁 30
g,龙眼肉 15 g,玄参 20 g,蒲公 英 30 g,焦山楂15 g,神曲15 g,地黄20
g,肉苁 蓉 20 g,生姜 5 片、大枣 5 枚。效不更方,持续服 药。2014 年 1 月
27 日复诊,进食不畅,烧心,无 呕吐食物,眠差,大便仍干。舌淡,苔薄白; 脉
缓。上方加白僵蚕 12 g、蝉衣 9 g、姜黄 12 g、酒 大黄12
g。后规律复诊,微调方剂,多次复查,未 见异常。2016 年 1
月复诊,体重较初诊时增加, 诸症消除,惟眠差,偶便秘。生活可自理,可步
行,精神佳。来源:北京中医药 作者:徐心瑶 魏华民 花宝金

韩一斋,名善长,晚号梦新,北京人。生于1874年,卒于1953年,享年79岁。韩氏少年考入太医院医学馆学习,并拜太医院院判李子余为师。4年后毕业,供职于太医院,任恩粮。辛亥革命后,于府右街石板房胡同寓所悬壶济世,每日患者盈门,门庭若市,在京行医50余年颇负盛名。

胃癌是我国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通过对罹患胃癌患者的生活方式的追溯,胃癌的发生主要与饮食习惯有关,除此之外还有哪些危险因素呢?

薯蓣丸出自《金匮要略·血痹虚劳病脉证并治第六》:“虚劳诸不足,风气百疾,薯蓣丸主之。薯蓣三十分,当归、桂枝、曲、干地黄、豆黄卷各十分,甘草二十八分,人参七分,川芎、芍药、白术、麦门冬、杏仁各六分,柴胡、桔梗、茯苓各五分,阿胶七分,干姜三分,
白敛二分,防风近代名医,治风优异名方澳门新莆京官网。六分,大枣百枚,为膏。”病机为气血俱虚,阴阳失调,外兼风邪。临床症状可见头晕眼花,消瘦乏力,心悸气短,不思饮食,骨节酸痛,微有寒热等症。其组成药物颇多,常让人觉得不像张仲景之方。其实该方组方严谨,配伍精当,疗效颇佳,充分体现了张仲景治病求本的思想。

生平著作

胃癌发生的五大危险因素

药物分析

韩一斋,名善长,晚号梦新,北京人。生于1874年,卒于1953年,享年79岁。韩氏少年考入太医院医学馆学习,并拜太医院院判李子余为师。4年后毕业,供职于太医院,任恩粮。辛亥革命后,于府右街石板房胡同寓所悬壶济世,每日患者盈门,门庭若市,在京行医50余年颇负盛名。

1、饮食因素

方由药组成,学习每一张方剂,首先要熟识方内的每一味药物。薯蓣丸内大部分都是临床常见药物,但白蔹、大豆黄卷是临床不常用的药。

学术思想

饮食因素是胃癌发生的首要危险因素,日本学者研究了东亚地区胃癌的危险因素是饮食因素,如高盐、熏制食物、亚硝酸盐含量高的食品,
这些刺激因素诱发胃的肠化生,最终导致癌变。熏制食品、腌制食品、烧烤食品是东亚人餐桌上常见的美味佳肴,这类食品要么含烟硝酸盐量高,要么含有一定量致癌物,如

本方以薯蓣(即山药)为主药,《神农本草经》言其“味甘,温平无,无毒,主伤中,补虚羸,除寒热邪气,补中,益气力,长肌肉。”此重其健脾胃、补虚损之功。人参、白术、茯苓、甘草、干姜、大枣健脾益气温阳;地黄、白芍、当归、川芎、麦冬、阿胶滋阴养血;神曲寓消于补,使补不碍胃,振奋生化之源;桂枝、柴胡、防风祛风散邪,其中桂枝散太阳之邪,柴胡散少阳之邪,防风则散周身之风邪。而虚劳风疾之人往往身体气机功能紊乱、升降失调,故加杏仁、桔梗一升一降,以恢复气机正常的升降出入。另用酒服以助药力。

韩氏治病重视肝郁,治虚损分五脏,治血证降逆化瘀,治呕吐重升降补泻。他主张治虚损要结合脏腑生克关系,全面分析。在治疗过程中,总以稳妥轻灵为务,切不可急速求功,用药过猛,顾此失彼,反而有害。韩氏认为,治病必须详审病情。凡标本皆虚者则当补,标本皆实者宜当泻。有标实而本虚,或本实而标虚,有舍本从标,有舍标从本。他说:“凡降者必先升,但升者不使过高,降者宜求其缓。降其蕴邪,驱其滞热,升其不足,以补其正,斯为得之。”治病欲想降(攻),必先考虑升(补)。用升法宜当求其适合,不可升之太过。久病或虚弱者,使用通降法时,尤宜缓和稳妥,不可过急过猛,恐其病去正伤。所用通降之法,是指内有蕴热停滞,故当驱之。所云升其不足,指正虚清阳不能上升,故当补之。对于久病重病,邪实正虚之人,攻补两难,必须审察标本虚实,采用兼顾并筹之法,灵活运用,多能取效。

  • 丙烯酰胺、苯并芘等等,适当摄入可能无大碍,长期偏食确实会对胃造成伤害。

那么,为何要用白蔹、大豆黄卷这两味药呢?《中药学》载白蔹功效为:清热解毒,消痈散结,生肌止痛。这似乎与治虚劳、祛风邪没有关联。故要领悟薯蓣丸的用药意义,得尽可能地站在张仲景那个时代,从相关的书籍中获得认知。于惠青等通过查阅和梳理《神农本草经》《千金要方》《普济方》《本经疏证》等古籍,认为白蔹是取其散结气、除风热之用,大豆黄卷有益气宣胃、散风祛湿之效。刘渡舟认为白蔹与桔梗、杏仁利肺开郁,以行治节;豆卷和神曲运脾气,行药力,有补而不腻之功。也有医家认为白蔹合杏仁以降,桔梗合柴胡以升,共同恢复气机升降,大豆黄卷则化湿和中,合方中茯苓共奏消除湿邪之效。诸说皆有可取之处。

临床经验

2、幽门螺旋杆菌感染

先贤有云:中医不传之秘在于剂量。此方中薯蓣用三十分,甘草二十八分,大枣百枚,此三者皆是培补中焦脾胃之药,用量之大,充分体现了张仲景治疗内伤杂病时重视培补后天脾胃的思想。诸如柴胡、防风、白蔹等祛邪之药的轻用则显示了补虚为主、祛邪为辅的治法和治病求本的宗旨。

韩氏认为,肝气横逆,克犯脾胃,治宜疏肝理气,采用柴胡、香附、苏梗、青陈皮、郁金等。肝气郁久化火,火性上炎,治宜泄肝折热,采用龙胆草、黄芩、夏枯草、芦荟、青黛、知母、山栀、连翘澳门新莆京官网 ,等。肝阳上亢,治以平肝镇逆,采用紫贝齿、瓦楞子、代赭石、生牡蛎、旋复花、白蒺藜、羚羊角、钩藤、炒蚕砂、炒僵蚕、灵磁石、茯神等。阴虚肝热,治以清肝育阴,采用生地、杭芍、女贞子、旱莲草、丹皮、阿胶珠等。

幽门螺旋杆菌简称 HP,世界卫生组织的报告显示,大约近 50%
的胃癌与幽门螺旋杆菌有关,幽门螺旋杆菌是上消化道疾病的主要致病菌,可以引起胃溃疡和胃癌。中国约有六成人群感染了幽门螺旋杆菌。HP
感染据研究跟进食习惯密切相关,容易发现,容易治疗。

复方组合

对虚损的治疗,认为当先分阴阳、别五脏、论气血。结合母子生克,顾及脾肾二脏。心阴不足,药用丹参、元参、麦冬、阿胶;心阳不足,药用人参、黄芪、当归、桂枝、茯苓、菖蒲。肝阴不足,药用杭芍、生地、茺蔚子、女贞子、阿胶;肝阳不足,药用山萸肉、枸杞子、楮实子。脾阴不足,药用生山药、生杭芍、生薏米、白扁豆、莲子肉;脾阳不足,药用人参、茯苓、苍术、于术、升麻、藿香、陈皮。肺阴不足,药用百合、阿胶、北沙参、麦冬、天冬;肺阳不足,药用人参、黄芪、升麻、蛤蚧、五味子、益智仁。肾阴不足,药用熟地、潼蒺藜、枸杞子、杜仲、桑寄生、金樱子、补骨脂、川续断、黑桑椹;肾阳不足,药用熟附子、肉桂、巴戟天、锁阳、山萸肉。

3、萎缩性胃炎

由于该方治“虚劳诸不足,诸风气百疾”,故可见其症状之复杂、广泛,治疗用药上涉及气血、阴阳、脾肾等。此方可拆成多个复方的组合,从此入手分析方义,有助于了解其组方配伍的真谛。

对于血证,他认为寒则涩而不流,温则消而去之。常用药物,如苏子、降香、沉香、旋复花、生代赭石、左牡蛎、杏仁、川贝母等。治血症重视化瘀,常选醋制花蕊石、三七、桃仁、红花、牛膝、醋炒大黄、姜黄、蒲黄、炒五灵脂等。总之,对于血证主张降逆以缓其急,化瘀以防留邪。

以胃粘膜上皮和腺体萎缩,胃粘膜变薄,粘膜基层增厚,或伴幽门腺化生和肠腺化生,或有不典型增生为特征的慢性消化系疾病。该疾病被列为胃癌的癌前病变,也是胃癌的危险因素之一。

不难看出,此方内有补气的四君子汤,补血的四物汤,温中健脾的理中汤,调和营卫的桂枝汤。桂枝、甘草组成桂枝甘草汤辛甘化阳,芍药、甘草组成芍药甘草汤酸甘化阴。甘草、大枣、桂枝、地黄、麦门冬、人参、阿胶可体现治虚劳不足、脉结代心动悸的炙甘草汤加减。薯蓣、干地黄、桂枝、茯苓则体现了治虚劳腰痛的肾气丸组方。综合体现了薯蓣丸的补虚作用。

对于呕吐,他认为皆属升降不能平衡所致。临证时先审病因,辨明属表闭,属内热,属湿郁,属暑邪秽浊,对证治疗,恢复升降。若属肝胃郁热,则用竹茹、川连、陈皮、黄芩、法半夏、吴萸、砂仁等肝胃同调。若属命门火衰,脾胃气虚,则选附子、肉桂、干姜、硫黄、吴萸、荜茇等。

4、胃切除术史

白术、茯苓、桔梗、防风、人参、当归、干姜、川芍、桂枝则有“治大风,四肢烦重,心中恶寒不足”的侯氏黑散影子;桂枝、当归、人参、干姜、甘草、川芍、杏仁则体现了“治中风痱,身体不能自收”的续命汤方义。诸此体现了薯蓣丸的祛邪作用。

后世影响

胃切除术史,尤其胃大部切除术史,是胃癌发生的高危因素之一,目前原因尚不清楚,但胃癌术后
15~20 年左右须提高警惕,临床上有接近 3 成胃癌患者曾有胃切除术史。

另外,桂枝、茯苓、芍药和川芎、当归配合乃桂枝茯苓丸的化裁,其活血祛瘀之用体现了“治风先治血,血行风自灭”之意。

韩一斋医术精湛,门人弟子甚众,如赵绍琴、刘奉五、梁仪韵、郗霈龄、吴静芳等皆为我国著名中医专家

中医怎么辩证治疗胃癌方法

由此分析可知,补虚、祛邪、活血化瘀是张仲景治虚劳之三大法,且轻重有别,学者不可不知。

|<< << < 1;)
2
>
>>
>>|

胃癌在中医学中属于 ” 噎隔 “、” 反胃 “、” 癥瘕 “、” 积聚 “、” 胃脘痛
“,为消化道恶性肿瘤死因的第一位。近年来我国胃癌发病率逐年增高,发病年龄则明显下降。从西医角度,胃癌患病原因与遗传因素、胃部疾病、环境因素以及饮食因素密切相关。祖国医学认为,胃癌的发生是由饮食不节、正气虚损、情志失调及邪毒入侵导致的。从病因病机来看,胃癌应属于本失标实。临床中,如有上腹胀满、胃痛、反酸、嗳气和不明原因消瘦、食欲不振、上腹饱满、疼痛者,均需及时检查确诊。

临床应用

胃癌的临床病理分期主要有四期,这对于胃癌提供了可靠的诊治依据。将胃癌分为五型,下面我们分别说说胃癌的中医治疗法:

经临床验证及药理研究证明,薯蓣丸在增强机体体质、提高免疫功能方面都有较好的疗效。

肝胃不和型:辨证肝胃不和、胃气上逆,治以舒肝和胃、降逆止痛。方药:柴胡、郁金、枳壳、旋复花、代赭石、半夏、玫瑰花、杭芍、白屈菜、焦三仙、甘草。此证系患者肝郁气滞,肝失条达疏泄,乘侮脾胃,使脾胃功能失司,胃气上逆,嗳气频作,反胃嘈,方中以柴胡、郁金、玫瑰花疏肝理气;枳壳、旋复花、代赭石、半夏降气平逆止呕;杭芍,甘草柔肝和中;焦三仙健脾消导;白屈菜止痛缓中。另选加抗癌中草药。

黄煌认为薯蓣丸是强壮剂、补虚方,适用于以形体消瘦、神疲乏力、贫血为特征的疾病,可治疗恶性肿瘤、结核病、肺气肿、肌萎缩、老年性痴呆等病。吴雄志认为少阴寒化证有气化不通和形质受损的区别,薯蓣丸是补少阴的处方,可以恢复少阴肾的形质,临床上见到太少两感证的患者,用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甘草汤,感冒很快就可以缓解,但若这个患者少阴肾形质有所损伤,则易反复感冒。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甘草汤急则治标,调其气化;当感冒缓解之时,是服用薯蓣丸的最佳时机,缓则治本,能够防止感冒的复发。值得思考的是,肾气丸也是恢复少阴形质的处方,那能否用肾气丸呢?笔者认为,理论上也是可以的,但这种体质患者易感冒,且脾胃功能差,运化不佳,不可峻补,并不适合直接用肾气丸。此时,以补虚为主、佐以祛邪,且顾护中焦运化的薯蓣丸可谓面面俱到,可作为过渡处方。

脾胃虚寒型:此型辨证要点是其虚寒表现,如胃脘喜按就温,喜喝热饮,面色?白,肢凉便溏,脉沉细等,辨证脾胃虚寒,中焦不运。治以温中散寒,健脾和胃。方药用人参、党参、白术、茯苓、半夏、良姜、荜拨、梭罗子、陈皮、甘草、生黄芪、紫蔻等,此型脾虚胃弱,纳食不多,运化迟缓,故痛亦不甚,得暖得按,则寒气消散,故痛亦减,脾主四肢,阳虚则四肢不温,神疲乏力,脾阳不振,故舌淡胖、便溏、脉细等,方用六君子汤健脾益气;良姜、荜拨温中散寒;生芪益气温阳,梭罗子、紫蔻行气温胃止痛。另选用性温的抗癌中草药。

薯蓣丸构思巧妙、组方严谨、疗效显著,是张仲景治疗“虚劳不足、风气百疾”的代表方剂,是补虚、祛邪、活血化瘀三大治法的综合运用,体现了张仲景一贯的治病求本、重视脾胃的宗旨,堪称治风之经典名方。

瘀毒内阻型:此型辨证要点为疼痛明显,脘胀拒按,有血瘀毒瘀表现,出现热象,辨证为瘀毒内阻、血瘀胃热,治法是解毒祛瘀,清热养阴。方用生蒲黄、五灵脂、蛇蜕、血余炭、仙鹤草、露蜂房、元胡、白屈菜、陈棕炭、玉竹、藕节等,加选其他抗癌中草药。瘀毒内阻,日久伤络,吐血便血,血瘀有形,故痛有定处而拒按;瘀毒化热耗伤胃阴,故口干思冷饮,脉弦滑数等。蛇蜕、露蜂房解毒去瘀;生蒲黄、五灵脂、元胡、白屈菜活血化瘀止痛;血余炭、陈棕炭、仙鹤草止血生新;玉竹、藕节养益胃阴。

气血双亏型:此型大多为胃癌晚期,久病有恶病质及高度贫血,耗血伤气,后天化源不足,气血化生无源,故气血双亏,久之脾肾阳气亦虚,但此型常伴有邪实,肿物包块明显,正虚邪实,因气血大亏,不克攻伐,故只能大补气血,健脾补肾。药用黄芪、人参、党参、白术、茯苓、黄精、甘草健脾益气;当归、熟地、杭芍、阿胶滋阴补血;紫河车大补元气,补肾填精;陈皮、麦稻芽、砂仁、内金醒脾开胃助消化,仙灵脾补肾温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