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精变气论,中药志

【原文】

新京葡娱乐场www2977 1

哈喽大家好我是骆长珊今天是2017年1月24日,今天是我每天一篇文章的第六十三篇。

《黄帝内经?素问》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黄帝内经?素问》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
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
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

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岐伯对曰:往古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内无眷慕之累,外无伸宦之形,此恬憺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毒药不能治其内,针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与今之世不然,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又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五藏骨髓,外伤孔窍肌肤,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帝曰:善。余欲临病人,观死生,决嫌疑,欲知其要,如日月光,可得闻乎?岐伯曰:色脉者,上帝之所贵也,先师之所传也。上古使僦贷季,理色脉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火土四时八风六合,不离其常,变化相移,以观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则色脉是矣。色以应日,脉以应月,常求其要,别其要也。夫色之变化,以应四时之脉,此上帝之所贵,以合于神明也,所以远死而近生。生道以长,命曰圣王。中古之治病,至而治之,汤液十日,以去八风五痹之病,十日不已,治以草苏草荄之枝,本末为助,标本已得,邪气乃服。暮世之治病也则不然,治不本四时,不知日月,不审逆从,病形已成,乃欲微针治其外,汤液治其内,粗工凶凶,以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复起。帝曰:愿闻要道。岐伯曰:治之要极,无失色脉,用之不惑,治之大则。逆从倒行,标本不得,亡神失国。去故就新,乃得真人。

“原文”

篇移精变气论,阐述了两大问题,其一,为什么上古之人得点病,用祝由的方法就能好,而今人得病,则需要用尽很多医疗手段呢?其重要的原因就是,上古之人,没有那么多的思想负担,精神压力没那么大。而今人,过度追逐名利,导致精神内损,简单靠祝由的方法已经不能治好了。其二,诊病的要点,是察言观色,面诊和脉诊同时应用才行,这是上医必须要掌握的方法。

《黄帝内经?素问》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

帝曰:余闻其要于夫子矣,夫子言不离色脉,此余之所知也。岐伯曰:治之极于一。帝曰:何谓一?岐伯曰:一者因得之。帝曰:奈何?岐伯曰:闭户塞牖,系之病者,数问其情,以从其意,得神者昌,失神者亡。帝曰:善。

  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视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

精读黄帝内经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

移精变气论篇第十三

【白话文】

  岐伯对曰:往古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内无眷慕之累;外无伸官之形,此恬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毒药不能治其内,针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当今之世不然,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又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五藏骨髓,外伤空窍肌肤,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

移精变气论,中药志。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

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
岐伯对曰:往石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内无眷慕之累,外无伸宦之形,此恬淡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毒药不能治其内,针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当今之世不然,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又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五脏骨髓,外伤空窍肌肤;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
帝曰:善。余欲临病人,观死生,决嫌疑,欲知其要,如日月光,可得闻乎?岐伯曰:色脉者,上帝之所贵也,先师之所传也。上古使僦贷季,理色脉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火土、四时、八风、六合,不离其常,变化相移,以观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则色脉是矣。色以应日,脉以应月,常求其要,则其要也。夫色之变化,以应四时之脉,此上帝之所贵,以合于神明也,所以远死而近生。生道以长,命曰圣王。
中古之治,病至而治之汤液,十日,以去八风五痹之病,十日不已,治以草苏草亥之枝,本末为助,标本已得,邪气乃服。暮世之治病也则不然,治不本四时,不知日月,不审逆从,病形已成,乃欲微针治其外,汤液治其内,粗工凶凶,以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复起。
帝曰:愿闻要道。
岐伯曰:治之要极,无失色脉,用之不惑,治之大则。逆从倒行,标本不得,亡神失国!去故就新,乃得真人。
帝曰:余闻其要于夫子矣!夫子言不离色脉,此余之所知也。岐伯曰:治之极于一。
帝曰:何谓一? 岐伯曰:一者因问而得之。 帝曰:奈何?
岐伯曰:闭户塞牖,系之病者,数问其情,以从其意,得神者昌,失神者亡。
帝曰:善。

黄帝问岐伯说:我听说古代的时候治病,只要通过意念法移易病人的精神,改变脏气的运行状态,疾病就可以痊愈了。但现在的医生治病,则用药物治疗内部的脏腑,用针灸、砭石治疗外部肌表,结果有的疾病能治愈,有的仍然不能治愈,这是什么原因呢?岐伯回答说:远古时代的人们与禽兽杂居,通过活动身体来驱散寒冷,居住在阴凉的地方以避免暑热之邪的侵袭;在内没有眷恋、思慕等情志的牵挂,在外没有追逐名利的想法和行为。这种恬静、没有思想杂念的环境,邪气是不可能侵犯、深入人体的。所以不必用药物治疗内脏,也无须用针灸、砭石治疗肌表,只须用一种意念的方法移易病人的精神,疾病就可以痊愈了。而现在的情况就不是这样了,忧患思虑折磨着人们的精神;过度的劳累伤害着人们的形体;生活作息不能顺应四时气候;又违背寒署气候而妄动;外界的病邪、四时不正之气不断侵袭着人体,在内伤害五脏骨髓,在外伤害孔窍肌肤。因此,小病会逐渐演变成大病,大病则会导致死亡。因此单纯用意念的方法移易病人的精神.变化他们的脏气,是不能治愈疾病的。

  帝曰:善。余欲临患者,观死生,决嫌疑,欲知其要,如日月光,可得闻乎?

岐伯对曰:往石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内无眷慕之累,外无伸宦之形,此恬淡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毒药不能治其内,针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当今之世不然,忧患缘其内,苦形伤其外,又失四时之从,逆寒暑之宜,贼风数至,虚邪朝夕,内至五脏骨髓,外伤空窍肌肤;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

黄帝说:您说得真好!我希望诊断病人的时候,能够指出病情的轻重、预后,决断疑惑,掌握其中的要领,如同被日月光辉照耀一样做到心中明了,您能将有关这些方面的内容讲给我听听吗?岐伯回答说:色诊和脉珍的诊察理论是远古时候的帝王所非常重视的,这些理论也是我的老师传授给我的。

  岐伯曰:色脉者,上帝之所贵也,先师之所传也。上古使僦贷季理色脉而通神明,合之金本水火土、四时、八风、六合,不离其常,变化相移,以观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则色脉是矣。色以应日,脉以应月。常求其要,则其要也;夫色之变化,以应四时之脉,此上帝之所贵,以合于神明也。所以远死而近生。生道以长,命曰圣王。中古之治,病至而治之汤液,十日,以去八风五痹之病,十日不已,治以草苏草核之枝,本末为助,标本已得,邪气乃服。暮世之治病也则不然,治不本四时,不知日月,不审逆从。病形已成,乃欲微针治其外,汤液治其内,粗工凶凶,以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复起。

帝曰:善。余欲临病人,观死生,决嫌疑,欲知其要,如日月光,可得闻乎?

远古时候的帝王派遣名医僦贷季,研究有关色诊和脉诊的理论,使其理论与阴阳变化相通,与金、木、水、火、土五行,春、夏、秋、冬四时,东、南、西、北、东南、东北、西北、西南八风,以及上下六合相对应;使其不违背正常的规律;通过对阴阳、四时、五行变化的研究,观察其中的奥妙,从而掌樨其中的要领。想要掌握其中的要领,就必须以色诊和脉诊为依据。颜色的明暗变化像太阳那样有阴有晴,脉象的虚实变化像月亮耶样有盈有亏,经常从色、脉中得其要领,正是诊病的关键。而人的气色的变化与四时脉象的变化相对应,这也是远古时候的帝王非常重视的,因为它符分然界的阴阳变化规律。因此,这正是远离死亡、接近生存的道理所在,从而能使人延年益寿,所以他被称为圣王。

  帝曰:愿闻要道。

岐伯曰:色脉者,上帝之所贵也,先师之所传也。上古使僦贷季,理色脉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火土、四时、八风、六合,不离其常,变化相移,以观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则色脉是矣。色以应日,脉以应月,常求其要,则其要也。夫色之变化,以应四时之脉,此上帝之所贵,以合于神明也,所以远死而近生。生道以长,命曰圣王。

中古时代的医生治病,是在疾病发生之后开始治疗,先服用药汤十天,以祛除来自八方的风邪和皮、肉、筋、脉、骨的五痹之病;如果十天之后疾病不愈,再用枝、叶、根、茎合煎用以治疗,使药物的枝、叶、根、茎相互协助以发挥其药用,如果其药用能够充分发挥出来,病邪就能够被制服。后来的医生治病就不是这样了,他们治病不遵循四时阴阳的变化规律;不懂得色脉与日月相应的变化关系;不能够审察病情的顺逆,待到疾病已经形成了,才想到采用针灸从外治疗病人的形体,使用汤液从内治疗病人的内脏。这样的医生医术浅薄,洽病粗心、鲁莽,认为可以用攻邪的方法治疗疾病,结果旧病还没有治愈,新病却又发生了。

  岐伯曰:治之要极,无失色脉,用之不惑,治之大则。

中古之治,病至而治之汤液,十日,以去八风五痹之病,十日不已,治以草苏草亥之枝,本末为助,标本已得,邪气乃服。暮世之治病也则不然,治不本四时,不知日月,不审逆从,病形已成,乃欲微针治其外,汤液治其内,粗工凶凶,以为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复起。

黄帝说:我希望听您讲一讲治疗疾病的要领。岐伯问答说:治疗疾病最重要的关键,就是不要忘记色诊和脉诊,准确地将其运用于临床才不会发生错误,这是治疗疾病的关键原则。倘若违背了这种治病的重要原则,没有掌握治疗疾病的标、本,必然会损害病人的神气;倘若用这样倒行逆施的方法治理国家,那么国家就会灭亡。只有丢弃那些粗陋、浅薄的认识,掌握新的正确的知识,才能使医术水平达到真人的程度。

  逆从倒行,标本不得,亡神失国。去故就新,乃得真人。

帝曰:愿闻要道。

黄帝说:我巳经从先生那里学到了非常重要的治病理论,先生所讲的都离不开色诊和脉诊,这些道理我已经明白了。岐伯说:治疗疾病的关键最终只归于“一”。黄帝说:那这“一”是什么呢?岐伯回答说:这“一”即是神,要通过问清病情以了解病人神气的衰盛。黄帝说:应当怎样问呢?岐伯回答说:关好门窗,将思想全部集中于病人,顺从病人的意志,反复询问病人的病情、观察病人的神色。凡是神气旺盛的,那么疾病的预后就比较良好;如果神气衰竭了,那么疾病就预后不良。黄帝说:您讲得真好!

  帝曰:余闻其要于夫子矣,夫子言不离色脉,此余之所知也。

岐伯曰:治之要极,无失色脉,用之不惑,治之大则。逆从倒行,标本不得,亡神失国!去故就新,乃得真人。

【养生要点】

  岐伯曰:治之极于一。

帝曰:余闻其要于夫子矣!夫子言不离色脉,此余之所知也。

1.本篇首先阐述了
“移精变气”在治疗疾病过程中对人体的重要作用。通过改变人的精神状态和五脏之气,能够转移人的思想注意力,缓解有害的精神因素对人体的刺激,从而能够阻止脏腑所发生的病理变化,以使脏腑精气饱满,亦有益于神气的潜藏。

  帝曰:何谓一?

岐伯曰:治之极于一。

2.本篇通过对远古、中古和近代三个时期的人们的思想状态、所生疾病和治疗方法的阐述,强调了色诊、脉诊和问诊在诊察疾病、治疗疾病过程中的重要意义。这里不仅强调了中医望诊、脉诊和问诊的重要作用,还向人们提示了气色、脉象与自然界四季阴阳变化是相互统一的,因而对人体健康是非常重要的。

  岐伯曰:一者因得之。

帝曰:何谓一?

3.文章的最后向人们阐明了
“神”对于人体的重要意义。这提示着现代人们,应通过顺应自然界的阴阳变化规律、合理调配饮食、养成规律的生活作息习惯,以保全神气。这样不仅能够预防疾病,且有助于疾病的康复。

  帝曰:奈何?

岐伯曰:一者因问而得之。

  岐伯曰:闭户塞牖(yǒu),系之病者,数问其情,以从其意。得神者昌,失神者亡。

帝曰:奈何?

  帝曰:善。

岐伯曰:闭户塞牖,系之病者,数问其情,以从其意,得神者昌,失神者亡。

  黄帝问:听说远古时治病,只要对患者转移精神,改变气血紊乱的状态,用简单的“祝由”方式,就可以使疾患痊愈。而现在,医病时可用药物从体内治疗,又可用针刺、欲石通过经络、肌肉和皮肤从外部治疗,疾病却有的能够治好,有的却无法治好,这是什么缘故呢?

帝曰:善。

  岐伯答:远古时代,人们生活简朴,巢穴居处,生活在飞禽走兽之间,寒冷时活动身体,使体内阳气旺盛来驱除寒冷,暑热时到阴凉处躲避暑气,内无眷恋羡慕的情志耗伤精神,外无追名求利的劳顿疲惫,人们生活在安闲恬静、清心寡语的环境中,精神充沛,气血坚实,外邪不易入侵体内;患病也很轻微,用不着内服药物、外施针石,只要转移患者的精神,用“祝由”的办法就可以治好。现在的人们就不是这样了,忧愁思虑和患得患失每天折磨着他们的精神;艰苦为劳役,时时伤害着他们的肉体。他们又不能根据四时阴阳变化,调节自己的生活规律,相反却往往违背寒暑养生原则,以至于随时都可能发生的微小的气候变化,对他们来说也会成为邪气,而侵入身体,引起疾病。而他们一旦被邪气所中,那么邪气很快就向内深入到五脏、骨髓,向外损伤俞穴、肌肉和皮肤。所以,即使是小病也会发展成重病,而大病就难免死亡。这样,轻病也会发展为重病,重病则难免导致死亡,所以用单纯祝由方式便无法痊愈了。

■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

  黄帝道:很好!我希望临诊时能够察其病情轻重及预后凶吉,对于疑病能够清楚辨别,掌握了要领,如同日月之光一样豁然明朗。你可以把这种诊法给我讲解一下吗?

【原文】黄帝问曰:余闻古之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药治其内,针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

  岐伯答:上古帝王所重视望面部色泽和切脉象的诊病方法,我的老师把它传授给我。上古时有位很高明的大夫叫做贷季,受帝王委派研究望色和切脉的道理,使这个诊病方法符合自然界阴阳变化的基本规律。所以,贷季把面色、脉象和五行、四时、八风、六合相互配合起来,因为这些自然现象,都有一定的规律,应用它们盛衰更迭的情况,来分析面色与脉象相配合的微妙变化,从而抓住其中的要领。所以,要想能够预测疾病的生死,辨别病情的疑似,就必须研究色脉的理论。从总的方面讲,人的面部色泽好像太阳有阴有晴一样,表现为明朗和晦暗的不同;脉象如同月亮有盈、有亏一样,表现为虚实的变化。能从四时阴阳变化的深度,探讨和研究色、脉的变化,就是判断患者生死、辨别疾病疑似的要领。由于面部色泽的变化与四时脉象的变化相通应的理论,是符合自然界阴阳变化规律的,所以受到上古帝王的重视,并且用来诊治疾病,而可以避免死亡;用来指导养生,而使人们健康长寿。所以,上古帝王被推崇为“圣王。”到了中古时代,疾病一发生,就能得到及时的治疗。治疗的方法,是首先口服由五谷粮食熬煮成的“汤液”,服用十天,去除“八风”、“五痹”等病邪;如果十天病还没有痊愈,再用草药来治疗。草药有用叶的,有用茎的,有用根的,应根据病情的需要,配合选用,使药物互相佐助,充分发挥治疗作用。由于明确患者是“根本”、大夫和药物是“标”的道理,所以大夫与患者能很好地配合,邪气很快就可以被制伏,疾病也就痊愈了。后世的大夫就不然了,他们诊断和治疗疾病,不根据四时的阴阳消长,不知道日月盈亏变化对人体的影响,不能辨别什么样的色泽、脉象是顺证,预后良好,什么样的色泽、脉象是送证,预后多凶险,又不懂得早期治疗的重要性,等到疾病已经发展到很严重的程度,才想到用针刺的方法从外治疗,用口服“汤液”的方法从内治疗。如果再遇到医术浅薄、作风草率的大夫,更不加详细诊断,不明白疾病的虚实,便盲目地使用攻泻的方法,以致药不对症,非但没有治愈旧病,反而增添了新的疾病。

岐伯对曰:往石人居禽兽之间,动作以避寒,阴居以避暑,内无眷慕之累,外无伸宦之形,此恬淡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毒药不能治

  黄帝道:我希望听听有关临证方面的道理。

新京葡娱乐场www2977 ,  岐伯答:诊冶疾病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不要在望色和切脉上发生错误。能够熟练地运用望色和切脉的理论与技术,就可以做到不被疾病的假象所迷惑,而做出正确的诊断,可以说这就是诊断疾病的重要法则。若干遵循这个法则。在诊断疾病时,把顺证与过证弄颠倒了,采取的治疗措施,当然不可能符合疾病的实际情况。像这样倒行逆施,必然会引起死亡。所以诊治疾病一定要抛弃陋俗,不断创造和学习,只有这样才能说已掌握了上古医学家学术思想的精髓。

  黄帝道:我听到你讲了这些重要道理,你所说的关键是诊病时不能离开望色与切脉,我已经明白了。

  岐伯说:其实还有一个诊断的关键。

  黄帝问:还有什么?

  岐伯答:从与患者的接触中得知病情。

  黄帝问:这些是怎样得知呢?

  岐伯答:关好门窗,详细询问与病症相关的情况,顺从患者的。心绪,从而得知病症的真情。患者面色润泽,脉象和平,叫做得神,预后良好;患者面色枯槁无华,叫做失神,预后不良。

  黄帝道:你讲解得很好。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