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黄河省立中学医医院肾病科,国医大师张琪教师范大学方

澳门新莆京官网 1

9月5日,国家级继续教育项目“补脾益肾治疗慢性肾脏病推广应用学习班”和“名老中医内科临证经验传承学习班”在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举行,来自全国各地10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了此次学习班。此次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承担国家级肾病继续教育项目,是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对该院57年来肾病学科在科研、教学、临床领域所取得的成就与贡献的肯定。

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以国医大师张琪教授为首的专家组,针对黑龙江省甲型H1N1流感临床发病特点精心迅速研制两种中药煎煮剂——清瘟解毒Ⅰ号、Ⅱ号煎剂。通过对155例甲型H1N1流感轻症病人的治疗观察,临床治愈率达100%,所有病人均未使用西药达菲,证明两种煎剂均具有显著的疗效。

张琪, 首批国医大师, 全国著名中医肾病专家, 黑龙江省四大名医,
当代龙江医派旗帜。 其精通中 医内科、 妇科、 儿科, 尤擅内科,
对中医肾病、 肝病、 心病、 脾胃病、 风湿病、 消渴病等均有较深的造诣,
擅长运用大方、 复法治疗慢性、 复杂性疾病和疑难 杂症及重症, 每获良效,
屡起沉疴。 现将张琪教授大 方、
复法临证要诀整理如下。大方、复法之渊源大方、 复法属七方之一,
源于《黄帝内经》 。 《素 问· 至真要大论》曰: “君一臣二, 制之小也;
君一臣 三佐五, 制之中也; 君一臣三佐九, 制之大也” 。 可见, 在
《黄帝内经》时代, 临证处方遣药就有小、 中、 大方 之别, 并主张
“所治为主, 适大小为治” 。 医圣张仲景 是将大方、
复法用于临床实践的先驱, 《伤寒论》 中的 麻黄升麻汤、
小青龙加石膏汤等都是针对寒热错杂 的病机特点复法立方。
《金匮要略》鳖甲煎丸 和薯蓣丸 都是大方、
复法的历史印证。张琪主张危重疾病和病情复杂的疑难杂病要用 大方、 复法,
病势轻缓者需用经方、 小方。 他指出, 复 法是指针对疾病的多重复杂病机,
组合运用两种以 上的治法, 以求相互为用, 增强疗效; 大方是指处方
药味数目超过常规味数的一种用药方法 [1] 。 他强调,
大方有药味和剂量的双重规定。 治法在2种以上, 药味数在12味以上,
多则可达20-30味, 总剂量大于 250g [2] 。
虽然丸剂和散剂通常采用较多药味数, 但其 每次或每天的服用量并不大,
甚至少于常规用量, 因 此, 大方、 复法专指汤剂而言。 张琪认为, 大方、
复法 是为了适应复杂证候、 多种疾病并发或疑难病证的 需要,
满足患者和医生从速治愈或好转的强烈要求 和目的,
除有少数医生为了蝇头微利, 毫无章法地处 方用药外, 大方、
复法有其合理性和必然性, 呈现出
鲜明的时代特征。大方、复法之必要性阐析历史上许多医家都反对滥用大方,
特别鄙视那 种不讲究辨证、 堆砌药物, 以广络原野, 冀获一兔的 做法,
提倡以用药轻灵的经方、 小方治病, 致使大 方、 复法在临床上亦受冷落。
但张琪指出, 受现代生 存环境的变化、 生活习惯的改变、 饮食结构的调整、
社会形态的变化等多种致病因素的影响, 慢性、 复杂 性疾病日趋增多;
疾病和患者都对中药产生了一定的 耐药性; 同时, 从中草药的资源、 种植、
药物生产加工 与炮制, 以及临床医生的使用习惯角度而言, 有很多
中药资源极近濒危或已灭绝; 中药材人工养殖化使 得质量下降, 药力减弱;
中药材的加工、 炮制愈发贫 简, 使得药物的效力衰减, 特殊效用退变;
临床医生 中医功底及临证驭药能力的限制, 使得临床诊疗水平 大打折扣。
以上诸多因素决定了中医药在现代临床 应用时更加适宜大方、 复法 [3-4]
。大方、复法的临证注意事项张琪指出, 大方、复法符合时代的需求, 更符
合当今的临床需要, 但是临床诊疗疾病切忌一味的 追求大方、 复法。
临证应用大方、 复法要注意以下几 点: ①注重保护脾胃, 以防脾胃损伤,
影响治疗; ②方 药组成由临床实际决定, 药味、 药量要适度; ③中病 即止,
切勿过度治疗, 以防变生他病; ④从现代医学 的角度, 大方、
复法临床应用过程中要关注肝、 肾功 能的变化, 以防医源性、
药源性疾病的发生。大方、复法的组方规律传统组方经典理论之君臣佐使和七情和合的理
论依旧完全适合指导大方、 复法的临床应用。 张琪 在诠释大方、
复法的组方过程中引入两个概念: 模块 化和军团化药组, 二者是有机融合、
相互渗透的。 大 方、 复法在药物的君臣佐使方面, 打破了这种传统的 模式,
以方剂配伍的模块化和君臣佐使法则、 君臣佐 使的模块化和军团化药组的形式,
形成了全新的大 方、 复法的配伍模式。1. 方剂配伍的模块化和君臣佐使法则
张琪指 出, 在临床上大方、 复法的最简洁的体现就是两个或 多个经方、
小方的配伍应用, 每个传统的方剂即可称 为一个模块,
方剂模块之间有机的配伍结合以达到 综合治疗的目的。 方剂之间遵循主次,
主次的划分符 合君臣佐使的原则。2. 君臣佐使的模块化和军团化药组 君臣佐使
的方剂配伍形式, 提示药物在方剂中主次从属的不 同关系。 张琪指出, 大方、
复法在药物的君臣佐使配 伍方面, 打破了这种传统的配伍模式, 以药物的模块
化和军团化药组形式出现, 形成了一种全新的方剂 配伍模式。
大方中君药可由两味以上的药物组成, 构 成了军团化君药组,
这些药物对疾病的治疗起着主 攻方向的作用。 而在军团化药组之中,
亦有君臣佐使 之别, 符合经方、 单方的配伍原则。 臣药和佐药也是
由多个药物组成, 同样也是构成了一个集成化模块,
但它在治疗疾病方面是辅助军团化君药组模块以加 强疗效。
使药或是一味或是两味药物, 作为引经药或 调和药。 然而,
各军团化药组之间是模块化的形式体 现在大方之中, 每个药组即是一个模块。3.
七情合和理论指导大方复法的配伍 药物配 伍的七情理论源于《神农本草经》 。
据此, 张琪指出大方、 复法的临床应用离不开七情和合理论, 无论 是模块、
军团化药组内部, 还是模块、 军团化药组之 间都符合传统方剂组方理论,
大方、 复法中的君臣 佐使中亦有君臣佐使。 通过不同模块及军团化药组
之间的七情和合与相互配伍, 进而形成最佳的整合
功效。大方、复法之慢性肾功能衰竭临证心法 张琪认为,
慢性肾病发展至慢性肾功能衰竭, 脾 肾两虚贯穿其始终。 尤其强调,
慢性肾病发展至慢 性肾功能衰竭阶段, 大多已有湿浊郁久化毒, 湿毒入 血,
血络瘀阻的病理改变。 这些病理改变虽然源于 正虚, 但其留滞停蓄,
又会进一步加重正气的耗损, 使慢性肾功能衰竭恶化。 因此, 脾肾两虚、
湿毒内 蕴、 血络瘀阻、 正虚邪实、 虚实夹杂为慢性肾功能衰
竭病机演变的基本特征。 据此, 张琪总结几十年临 床经验,
结合现代医学对慢性肾功能衰竭的分期标 准, 以中医理论为指导, 病证结合,
总结出一套治疗 慢性肾功能衰竭的方案 [5-7] 。
具体如下。在肾功能不全代偿期, 以扶正治本为其原则, 以 补脾益肾为主,
结合它证兼以利湿消肿、 活血化瘀。 此期重在恢复正气, 扶正祛邪,
使肾功能得以恢复, 常用脾肾双补方治疗。 方药组成 : 黄芪、 党 参、
白术、 当归、 远志、 首乌、 五味子、 熟地黄、 菟丝 子、 女贞子、
山茱萸、 淫羊藿、 仙茅、 枸杞子、 丹参、 山楂、 益母草、
山药。在慢性肾功能不全失代偿期及肾功能衰竭期, 体 内毒素物质潴留增多,
临床以脾肾两虚、 阴阳俱伤、 湿 毒贮留、 虚实夹杂出现者居多。
治应补泻兼施, 正邪 兼顾, 必以补脾肾、 泻湿浊、 解毒活血法, 补与泻熔于
一炉, 扶正不留邪, 祛邪不伤正。 方用扶正化浊活血 汤,
临床收到较好疗效。 方药组成 : 人参、 白术、 茯苓、 菟丝子、 熟地黄、
淫羊藿、 黄连、 大黄、 草 果仁、 半夏、 桃仁、 红花、 丹参、 赤芍、
甘草。 进入尿毒症期, 湿邪蕴结日久则化热, 或体内脾
胃素热与湿相互蕴结则脾胃运化受阻, 形成湿热痰 浊中阻,
此时须化湿浊与苦寒泄热合用, 方用化浊 饮。 方药组成 : 醋炙大黄、 黄芩、
黄连、 草 果仁、 藿香、 苍术、 紫苏、 陈皮、 半夏、 生姜、 茵陈、
甘草。湿热毒邪入侵血分, 血络瘀阻为主, 宜清热解毒 活血化瘀治疗,
用加味活血解毒汤。 方药组成 : 连翘、 桃仁、 红花、 当归、 枳壳、 葛根、
赤芍、 生 地黄、 牡丹皮、 丹参、 柴胡、 甘草、 大黄。张琪强调,
慢性肾功能不全病机以脾肾两虚为 本, 湿浊氮质潴留为标, 两者互相影响。
治疗攻邪则 伤正, 扶正又留邪, 且病程漫长, 正虚邪实, 寒热夹 杂,
为治疗非一方、 一药所能愈, 治疗当分标本缓急, 急则治标, 缓则治本,
更应扶正与祛邪合用, 使扶正 不留邪, 祛邪不伤正。 因此,
治疗慢性肾功能衰竭的 基础方剂组成都在12味以上, 病情复杂者, 药物常常
达20几味。 治疗上综合运用补脾益肾、 利湿泻浊、 活 血通络、
清热解毒等治法。 张琪指出, 在肾功能不全 代偿期, 以脾肾虚弱为主,
正虚则生内邪, 故此期常 常合并湿浊内蕴、 瘀血内生。 因此,
在治疗过程中, 除 了选择补益脾肾类药物以外, 要合用丹参、 山楂、 益
母草等活血消瘀化毒之品, 标本兼顾, 扶正祛邪, 选 药18味之基础用方。
随着疾病的进展, 肾功能逐渐衰 弱, 体内邪气渐盛, 化毒伤正。
张琪结合临床实际, 自 拟扶正化浊活血汤, 集补益脾肾、 化湿泄浊、 活血解
毒于一体, 选药15味。 邪气盛则实, 正气夺则虚, 本 病一旦进入尿毒症期,
虽临床表现为邪气壅盛, 但其 病因病机复杂, 湿、 浊、 痰、 瘀、 热互生。
因此, 张琪 自拟12味之化浊饮和13味之加味活血解毒汤, 达利 湿泻浊、
活血通络、 清热解毒之功。来源:中华中医药杂志 作者:陈飞 柳成刚 常佳怡
刘春红 乔羽 李富震 姜德友

张琪,男,汉族,1922年12月出生,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主任医师,1942年1月起从事中医临床工作,为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黑龙江省名老中医。 

>>>成就篇

临床辨证分两型

◆他钻研肾病40多年,临床科研硕果累累,是当之无愧的肾病权威

从“黑龙江省祖国医药研究所”、“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到“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从建所初期仅有几人的肾炎课题小组到今天几百人的科研团队,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肾病学术团队经过不断拼搏与创新,取得了累累硕果。半个多世纪以来,他们始终走在全国中医肾病的领先行列,影响远及国际。

155例病例均为黑龙江省传染病防治院住院隔离患者,均为黑大、工大及医大学生,男性138例,女性17例,年龄17~24岁,发热(体温37.0~39.4℃)98例,不发热(37.0以下)57例,其中低热37.0~37.5℃27例,高热38.5℃以上38例,咳嗽131例,咽痛83例,所有患者均咽部红肿(或伴充血)。

◆他对复杂肾病或各类疑难重症都辨证精准,生死边缘救人无数

薪火相传,学术创新

诊断标准:按世界卫生组织制定的甲型H1N1流感病毒核酸检测阳性为确诊依据。

◆他性情温和,但为中医之兴衰,曾多次致信总理,医之大者天下为公

自上世纪60年代起,国医大师张琪教授等老专家就把肾病的治疗与研究作为主攻方向,先后总结出一整套独具特色、行之有效的理法方药,其科研成果蜚声海内外。同时,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老一辈肾病专家,悉心培养了一批骨干作为接班人,将肾病科学术研究发扬光大,一批优秀的中青年专家脱颖而出,已发展成为我国中医肾病领域规模最大、综合实力强劲、影响广泛的国家级中医肾病重点专科。在中医药治疗反复发作性泌尿系感染、急慢性肾炎、肾功能衰竭、肾小球肾炎、肾病综合征、紫癜性肾炎、糖尿病肾病的医疗和科研方面居于全国同行业领先水平。近10年来先后荣获部省级以上科技奖励10余项,承担国家级课题4项,部省级课题27项,现为中华中医药学会肾病分会副主任单位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肾病专科协作组组长单位之一,其协作单位覆盖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湖北、深圳、辽宁、吉林等12个省市,有力地推动了我国中医肾病医疗和学术的发展。

中医辨证分型:针对甲型H1N1流感发病特点可分为风热犯肺卫(卫分证)及热毒侵肺(卫气同病)两型。

87岁的张琪略微发胖,喜欢眯眼微笑,像是邻家长辈。生活中他行事低调,别无所求,但对中医学术和临床,却有一种特别的坚持和认真,在东北及全国中医界广受尊重。

跨越发展,专科建设树口碑

前者主症为发热或不发热,干咳少痰,口微渴,咽痛伴(或)咽痒。舌边尖红,苔薄微黄,脉浮数。辨证要点为发热或不发热,干咳少痰,舌边尖红,苔薄微黄。

肾病病因病机错综复杂,上世纪60年代中西医对此都没什么好办法。张琪迎难而上,一研究就是40多个春秋,大大提高了全国肾病学术和诊疗技术水平。他在很多疑难杂病诊治上也卓有建树,亲手培养的50多名博士、硕士遍及海内外。

肾病科作为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的龙头科室,关键一点是中医药特色优势让该科发展占尽先机,逐步形成院有专科,科有专病,病有专药,人有专长,以特色出效益,以特色促发展。做到重点培养,以点带面、共同提高,促进发展。目前肾病科为国家临床重点专科和国家中医药重点学科与重点专科,设8个病区、医疗床位400张,是我国规模最大的中医肾病专科,小儿肾病科在我国长江以北地区仅此一家,并拥有现代化的血液透析中心、腹膜透析中心、肾脏病理室、肾病检验中心和国家中医肾病重点研究室、国家中医药科研三级实验室。拥有多位享誉全国的中医肾病专家,其中包括“国医大师”、我国中医肾病首席专家张琪教授,全国著名中医王铁良教授、张佩青教授和省名中医隋淑梅教授、迟继铭教授等一大批杰出的医疗科研人才,先后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学术专著10部,并研制出20多种中药制制应用于临床,受到患者的普遍欢迎和一致好评。

后者主症见发热或高热,咳嗽,黄黏痰或咯痰不爽,口渴喜饮,咽痛。舌质红苔黄或黄腻,脉滑数。辨证要点为发热或高热,咯黄痰,口渴喜饮,舌质红苔黄或黄腻,脉滑数。

记黄河省立中学医医院肾病科,国医大师张琪教师范大学方。真心:不尚空谈重疗效

>>>成果篇

治法疗效确切

“予不自欺亦不欺人”,他不在乎人们对大方的偏见,看病敢用、善用大方复方。

宁神灵治疗神经官能症的临床研究

具体治疗时通过辨证分型,处以不同方药。风热犯肺卫型(卫分证)治法以辛凉解表、清热解毒、止咳利咽为主,方用清瘟解毒Ⅱ号:双花30g,连翘20g,黄芩15g,荆芥15g,大力子15g,薄荷15g
,桔梗20g,枳壳20g,大贝15g,杷叶15g,花粉25g,玄参20g,薏苡仁20g,赤芍20g,甘草15g。

张琪没拜过什么名师,靠自己临床多琢磨,不到40岁就成为“黑龙江省四大名医”之一。成名后,张琪在书中,在讲座中,把自己的经验体会不加修饰地和盘托出。

宁神灵是国医大师张琪教授通过多年的临床实践,研制出的治疗神经官能症的中药新药,成为广大神经系统及神经官能症患者的理想药物。该成果获1982年省政府科技成果三等奖和1982年布鲁塞尔国际发明博览会尤里卡银奖。

热毒侵肺型(卫气同病)治法以清瘟解毒、润肺化痰止咳为主,方用清瘟解毒Ⅰ号:生石膏30g,知母20g,双花30g,连翘20g,柴胡10g,黄芩15g,荆芥15g,大力子15g,重楼20g,桔梗20g,枳壳20g,大贝15g,薏苡仁20g,花粉25g,麦冬25g,赤芍20g,甘草15g。

一次在黑龙江中医药大学讲座时,张琪说,“我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不主张写过多的书。注解百篇不如临床实践一次。”因为多次从《伤寒论》中尝到甜头,他本打算写一本《伤寒论》注解,但后来看到单纯注解的书太多,就决定写一本对临床有实用价值的书。他说,过去有许多老中医,书读得很多,但是临床少,他们不大愿意看病。“出书是给别人以间接的实践。《伤寒论》是张仲景的实践,《温病学》是叶天士的实践。我们要自己实践,直接的实践,读书是间接的实践。”

益气滋阴、清热利湿治疗慢性肾炎的临床研究

服用清瘟解毒Ⅰ号或Ⅱ号煎剂(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制剂室煎制),规格:150ml∕瓶,3次∕日,50ml∕次,饭后温服(初次给药2次∕日,75ml∕次),疗程:3~10天。

张琪喜欢“求真”二字,坚持实事求是的态度。他说,现在有些杂志写老师经验,把老师捧得天一样高,很不好。有的报道说,某种病治疗效果特别好,痊愈率特别高,一看就是假的。在《张琪临证经验荟要》自序中,他写道:“书中所录,皆源于实践,确有疗效者,方敢书于笔端,医乃活人之道,予不自欺亦不欺人也。”

该课题是全国老中医药专家学术经验继承工作指导老师王铁良教授采用古方清心莲子饮加减为基础,以益气滋阴为主,辅以清热利湿的治法,对慢性肾炎进行的临床研究,此法即可以扶正祛邪、消除症状,又能明显清除尿蛋白,提高血清总蛋白量,降低胆固醇。该成果获1988年省科技进步四等奖。

治疗结果如下:

对大处方治病,业内一直有种偏见,认为是辨不清证候开“葫芦方”。或许是基于对自己辨证精准的信心,张琪善用大方复治法治疗慢性肾小球肾炎、慢性肾功能衰竭,药味多达20多味,取得很好的疗效。他说,“必须认识到现在有些疾病的病因病机已不那么简单。比如尿毒症病机错综复杂,有虚有实,脾肾不足兼有湿热、痰浊、瘀血,不能单纯补或泻,要从多方着手,处方兼顾,这其实也是学术的发展。”

张琪教授学术思想及临证经验研究

核酸检测转阴(以确诊之日为准):最短3天,最长10天,平均6.47天。退热最短时间为1天,最长为4天,平均1.67天。咳嗽症状消失最短为一天,最长为7天,平均3.21天。咽痛症状消失最短为1天,最长为6天,平均为2.83天。可见清瘟解毒Ⅰ号、Ⅱ号煎剂对甲型H1N1流感具有显著的治疗效果,治愈率达100%。

除“大方复治法”,张琪还善用辩证法,如散敛合用、寒湿并用、消补兼施等法,即在一个方中把两类作用相反的药物组在一起。他推荐多读毛泽东的“矛盾论”、“实践论”,这些哲学思想有利于在复杂的疾病中分清主症和次症。他说,“医者意也”,“意”字有很深的涵义,为医者必须思路广阔,善于分析病情,动中肯綮。

肾病科学科带头人,全国著名中医肾病专家张佩青教授带领课题组对张琪教授学术经验和技术专长进行系统的归纳、整理、研究,总结出张琪教授的临证思辨特点和独到的学术思想。共整理总结了张琪教授诊治慢性肾脏病典型病案200例,出版了我国首部中医肾病医案专著《张琪肾病医案精选》。该成果获2010年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两方方义详解

张琪治法多尊仲景,常在古方基础上加减化裁,创制出许多行之有效的新方剂,如治疗淋巴腺结核、甲状腺囊肿的瘿瘤内消饮,治疗静脉炎的活血解毒饮,治疗慢性肾病日久、尿蛋白不消失的利湿解毒饮等。经他研制的“宁神灵”,获得布鲁塞尔尤里卡国际发明博览会银奖,救活了一个药厂。

肾炎II号水丸对IgA肾病

甲型H1N1流感属祖国医学的瘟疫范畴,是感受温邪引起的具有强烈传染性,并能引起播散、流行的一种温病。针对甲感病人的主要临床证侯特点,我院归纳分为热犯肺卫、热毒侵肺两种证侯类型。

专攻疑难重症是张琪临证一大特点,他在胸痹、痹病、肝病、血液病、精神疾病方面有丰富的临床经验。被他治愈和挽救的重症患者究竟有多少,谁都数不清。

大鼠肾小管-间质损伤影响的实验研究

风热犯肺卫证:叶天士提出:“温邪上受,首先犯肺,肺主气属卫”,即指出许多温病在初起时,病邪先犯于肺卫,尤其风热之邪,因肺开窍于鼻,通于口鼻,肺合皮毛而统卫,又温为阳邪其性升散开泄,故温邪侵袭人体从口鼻而入,而先侵犯肺卫,表现为卫受邪郁及肺气失宣病机特点,症见发热或不发热,干咳少痰,咽痛伴(或)咽痒,舌边尖红苔薄微黄,脉浮数,辨证为风热犯肺卫证,属卫分证。

庆安钢铁厂一位青年工人,在一次火灾中一氧

肾炎止血丸是张琪、张佩青教授几十年治疗经验基础上反复筛选出的纯中药复方制剂,临床疗效卓著。肾病科课题组采用口服大鼠牛血清白蛋白+葡萄球菌肠毒素B+CCl4复合方法建立IgAN模型,证实了肾炎止血丸可减轻肾组织病理的损伤程度和肾小管间质损伤,阻止其向慢性纤维化进展,有保护肾功能,延缓病情进展的作用。该项目获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热毒侵肺证:因风为百病之长,善行而数变,故风热之邪迅速由表入里,由卫分转入气分,造成热毒壅肺、肺气闭阻,表现为正邪剧争,肺热亢盛,里热蒸迫,热灼津伤病机特点,症见发热甚至高热,咳嗽咯黄痰或咯痰不爽,口渴喜饮,咽痛,舌质红苔黄或黄腻,脉滑数,辨证为热毒侵肺证,属卫气同病。

|<< << < 1;)
2
3
>
>>
>>|

补脾益气升阳对糖尿病肾病

针对甲型H1N1流感所分两种证侯类型,我院特制订两种治疗方案,拟清瘟解毒Ⅰ号、Ⅱ号两个方剂,方解如下:

炎症反应的干预作用

清瘟解毒

肾病科课题组通过临床观察及动物实验,验证补脾益气升阳治疗糖尿病肾病的作用。结果表明脾虚是糖尿病肾病的主要病机之一,补脾益气升阳是中医药治疗糖尿病肾病的重要治法,其减轻炎症反应的作用可能是其治疗糖尿病肾病的作用机理之一。该项目获2013年黑龙江省科技进步二等奖。

|<< << < 1澳门新莆京官网 ,;)
2
>
>>
>>|

>>>发展篇

肾病科发展的关键是学科建设坚持以中医为主的发展道路,把发展专科、专病,发挥中医特色放在抓内涵建设的首位,加大重点专科的投入力度和人才培养力度,努力把重点专科建设成为该院的品牌和拳头,最终实现全院整体快速发展的目标。。

加大投入,营造专科发展环境

近年来,黑龙江省中医药科学院加大了对重点专科的投入力度,扩大了病房规模,引进各种大型设备和中医诊疗设备的设备总值达5000万元以上,使重点专科的医疗综合服务功能得到完善,医疗水平得到明显提高。2013年,在省卫计委和省中医药管理局的大力支持下,该院购买了黑龙江省护理高等专科学校香坊校区,使该院的建筑面积成倍增加,国家级、部省级重点专科、研究生教育、人才培养和中药研发工作得到了迅猛发展,综合实力一举跨入国内同行业先进行列,为其未来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加快人才培养,积攒专科发展后劲

专科的发展离不开人才,更离不开好政策营造的人才成长环境。该院建立并不断完善人才培养和考核激励制度,制定下发了《黑龙江省中医研究院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关于进一步加强中医药人才培养的补充规定》《科技成果奖励规定》和《科研人员量化考核管理办法》,营造了人才成长的良好氛围。这些鼓励政策,使该院人才层次不断提高,数量明显增加。具有正、副高级职称专家255人,享受省政府和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33人,国家级名中医和省级名中医26人。仅肾病科3年来就培养硕士25人,博士6人,优秀的学术团队为中医肾病研究提供了可靠的人才保障。

同时,该院充分发挥“国医大师”张琪教授,世界针灸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全国著名针灸学家张缙教授,全国著名老中医郭文勤教授、王铁良教授、吴秉纯教授、张佩青教授等名老中医的榜样作用,注重对于名老中医学术思想的继承。在广大职工中树立“大医精诚”、“医乃仁术”的医德医风和尊师重道、精勤不倦、博采众方、继承创新的传统美德,大力开展“名医工程”、“育人工程”、师承教育和“读经典,做临床”活动,聘请全国著名的中医药专家定期讲授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强化业务培训和考核,学习气氛浓厚,保证了中医药事业后继有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