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莆京官网】当归可离散

张寻梅,女,出生于1940年2月6日,汉族,籍贯:山东省青岛市。技术职称:副主任中医师。LIJ东中医学院第四附属医院暨淄博市中医院妇科主任。现任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山东省分会第二届理事会理事,中医学会淄博分会副理事长、中医学会山东妇科学会委员。

张杰英,学名承恩,字挹孙,中医妇科副主任医师,汉族,江苏泰州人。生于1926年,现受聘于泰州市中医院。是泰州涨氏妇科第11代传人。幼承家学随父学中医,父逝后又从伯祖学医7年,尽得家传,年弱冠即悬壶乡里,屡起沉疴。曾先后被载入《扬州名医录》,《求医寻诊手册》,在中医界享有盛誉,1957年被推选为泰州市卫生工作者协会代主任,联合诊所管理委员会主任,1959年与漳汉江等名老中医共同创建泰州市中医院,任大内科负责人,为泰州中医院五名医之一,同年被选送南京中医学院第一期师资训练班深造。1979年受聘为南京中医学院泰州中医本科班教师,后任江苏省中医妇科学会筹备委员,妇科学会理事,扬州地区中医学会理事,泰州市中医学会副理事长等职。

龙福珍,女,1939年农历9月15口生,汉族,广东省顺德县大良镇人。现居广州市广源路景泰直街12号。少年时家贫体弱,轻重病均经中医治愈,乃立志从医,以夙扶弱除病寿民之愿。1966年夏,毕业于广州中医学院六年制本科中医医疗专业。曾在海康县、湛江市行医并教学,深得群众赞许;继于1977年冬奉调回母校暨附院妇科,从事临床、科研及教学,并曾往西医院进修妇产科1年。1989年1月晋升为副主任医师。近效清任之术,更渴仰向德高望重之名师拜学,先后得湛江名中医管铭生、邓鉴清指点津染,得治不育专家罗振华主任口授心传,得全国著名妇科专家罗之恺教授赐教再三,有幸发愦启哑,领悟一二。

当归芍药散

1965年山东中医学院毕业,学制6年。毕业后分配至山东省淄博市中医院从事中医妇科临床工作,并担任淄博市举办的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班1~9期的中医妇科和淄博市中医经典学习班的教学工作。对妇科疾病的诊治以脏腑、经络、气血为依据,辨证与辨病相结合的方法进行治疗,临床效果满意。尤其对女性不孕症、崩漏、痛经的治疗疗效更为明显。对女性不孕症的治疗首先掌握孕育先调经,经调孕自成的原则,以益肾活血化瘀为主,特别重视肾中之阳气的温煦作用。温补肾阳促其卵巢排卵,促使黄体发育和健全黄体功能。活血化瘀以改善子宫的血液循环,祛瘀生新以利于孕卵着床。对崩漏的治疗以补肾为主;佐以活血清热、理气解郁。标本兼治,急则塞流,塞流之中寓有澄源,健脾补肾以固其本。尤其是青春期崩漏(功能性子宫出血)更要以补肾为主。对痛经的治疗用“经方”当归芍药散、当归四逆汤、芍药甘草【澳门新莆京官网】当归可离散。汤等方剂加减治之。经前以活血化瘀,经期养血温经通络,经后益肾养血,排卵期(两次月经之间)温肾活血化瘀。并配合相应的中成药周期性治疗。

秉承家学,致力于妇科临床,积多年之医疗、教学经验,擅治各种妇科疾患,尤其对痛经、盆腔炎、不孕症、崩漏等妇科疾病颇具卓识,自创新方,运用临床,获效显著。

主张医者谨守三要;一要力求掌握中西医,以达讲学术上互补不足,在临床上能辨病与辨证相结合,责求实效;二要真诚结交学术良友,力求送技精益求精;三要向病者奉献仁爱坦诚之心,博取病者之信赖与配合。

【组成】

撰写的论文有:“龙胆泻肝汤在妇科的应用”刊在《淄博医药》1983年第一期,“任脉通冲脉盛月事以时下的机理”参加1983年中华中医学会山东分会第二次会员代表大会交流,“中医治疗女性不孕之近况”参加1987年华北地区不孕症研讨会暨山东中医学会妇科学术交流会大会宣读文章,“青春期崩漏治肾为本”参加1989年山东省妇科学会第六次学术交流会大会宣读。

著作主要有“地蚤汤加减治疗44例盆腔炎疗效观察”《江苏中医》1983年,并为《浙江中医杂志》刊登;“景岳妇肾丸加减治疗席汉氏综合征一例”《南京中医学院学报》1983年;“张杰英治疗妇科疑难病案”《南京中医学院学报》1988年;“介绍其经验的“崩漏治疗的体会”一文获太州市1978年度科技论文评选三等奖。

强调重视妇女体虚。妇女每因经、孕、产乳数伤阴血而体虚。主张治病用药要善于因人、因时、因病而施,并善于扶正祛病。用药特点概括为:“需平和时且平和,审时度势变通多,顽症痼疾投毒峻,把握时机挽沉疴”。

当归10g  生白芍30g  川芎6g  白术12g  茯苓12g  泽泻12g

对妇科疑难杂证, 尤其重视瘀血之存在,认为久病多瘀治采益气破瘀,
虚实兼顾;瘀郁化热者,采破瘀养阴,刚柔相济。善于灵活运用中医之汤、熨、膏贴、灌肠等,以提高疗效。

【用法】

调治月经病,常用中药周期四步疗法:(1)经净后(即增殖期):重于治本,以健脾益肾精血为主。经后精血虚,通过健脾肾益精血,使血海充盛(为卵泡正常发育提供物质基础),参、术、首乌;当归、杞子、菟丝等常用,配服乌鸡白凤丸填精。(2)真机期(即排卵期):在治本之同时,佐通络活血(促排卵)。在基础方上加路路通、丹参、炮甲。(3)经前期(即分泌期):以补肾养血佐益气舒肝。对不孕者,常采用北芪补气以助黄体发育,起到摄精助孕作用,配伍香附使补而不滞。(4)月经期(即经行期):须兼治标,行气祛瘀为主。亦不避用芎、归等活血祛瘀药,经行不畅者,加鸡蛋、黄糖煎药,俾养血引瘀下行。

水煎服或为散入酒服。

擅治不孕不育、闭经、崩漏、流产、宫内膜异位症痛经等。有独特见解之专业论文。如“不孕、症痼害胎治验”一文发表于《奇难杂证新编》、“以中医治疗子宫内膜异位症之我见”一文被选为全国第四届中医妇科学术交流会大会宣读论文。

【主治】

妇人妊娠,肝脾不和的腹痛。证见腹中拘急、绵绵作痛、小便不利、足附浮肿等。

【方义体会】

肝脾者,化精藏血之脏,脾虚则运化失能,湿气纵生,肝虚则血无所藏,气失其琉。

《金医要略·妇人妊娠病篇》所云“妇人怀娠,腹中疞(xū病)痛”是谓肝血不足,湿困脾土,肝气滞而不疏,脾湿郁而不化。故设“当归芍药散”调和肝脾,养血利湿。

血贵乎和,贵乎活,贵乎养,湿胜于燥,胜于利,胜于渗。所以本方用当归、芍药、川芎和血、养血、活血,以补肝虚;白术、茯苓、泽泻燥湿、渗湿、利湿,以健脾气。更以清酒引药入营,温运气血。故本方为养血利湿、调和肝脾的好方剂。

【临床应用】

习惯性流产

例:赵xx,女,24岁。曾流产两胎,第三胎怀孕后,又出现流产预兆,于是请余诊治。证见,下腹虚胀发冷,每晚少腹疼痛,此系血虚湿滞,久之胎儿受抑,影响发育,造成坠胎。治以当归芍药散汤加川椒6克、阿胶12克(烊化),嘱其产前五个月,每月服二剂;五个月后每月服三剂。该患遵嘱服药,安然怀胎九月余,顺生一男孩,现已六岁。

1治妊娠妇女羊水过多

例:田x,女,34岁,妊娠后,胎不满五月,腹大而沉重,下肢浮肿,行动不便,好似妊娠尽月一般,小腹隐隐作痛,胎动不安。妇科诊为:羊水过多症,令其注意营养,常服维生素。后找余诊治,触其全腹胀大而不硬,且有光滑之波动。此并非胎儿体大,确系羊水过多。于是处以当归芍药散汤剂,服药二剂后,小便量增,下肢浮肿减轻,饮食、睡眠亦好。略施加减,令再服二剂,后安然怀妊至顺产。

2子肿

妊振怀孕七八月之后,下肢或全身浮肿,称为“子肿”。多以血虚、血淤、湿滞而论。可与“当归芍药散”治疗。

3痛经

痛经是临床常见之症,其发生机理多为气血运行不畅。气滞血淤,寒湿下注。余治疗此症甚多,不论久病痛经者,新病痛经者,多选用当归芍药散加丹皮9克、元胡9克、肉桂3克治之,疗效很好。

4慢性肾炎

例:晋x,男,40岁。五年前因患肾炎住x医院,患者浮肿、心口憋胀、小便不利,化验尿蛋白(+++),经治疗二月,诸证基本消失而出院。近来由于劳累过度,诸证复发,化验尿蛋白在(+)或(++)之间,医院建议中医治疗为好。患者找余与治,诊其脉不浮不沉,便处以当归芍药散令其长期以散服之。一年后,余下乡时遇见该患,其云:服药不到一月就见了大效,后又坚持服药一段时间,症状全部消失而自行停药,近日医院化验尿蛋白仍为(一)。

5治疗无名全腹肿大症

例:周x
x,女,21岁,未婚,全腹肿大四个月之久,曾赴医院妇科、内科及x光透视详细诊查,确定:无怀胎、无肝、肾病变。医院查无病因,故请中医诊治。余触之溶溶大腹,实感异常,询其无痛感,脉象略弦。如此全腹肿大竟无病证?余思时许,是淤血?积气?虫疾?最后细思辨为肝脾不和,水湿内停,试与当归芍药散汤剂,茯苓倍量一刘。岂知药后小便增多,腹肿大减,医患均为之赞。再拟当归芍药散汤加茯苓皮12克,木香9克、生姜9克,令服三剂,肿胀消解,全腹柔软而告愈。

当归芍药散具有调养气血、和血利湿之功。临证常基于此灵活运用,曾治疗多类如上述病机之难症,此不赘述。

芍药当归散2—-治疗卵巢囊肿

对病因病机的探讨

卵巢囊肿是妇科常见的疾病,症状轻微,发病隐蔽,往往在妇科检查时发现。现代医学对卵巢囊肿的发病原因尚不明确。临床上常将卵巢囊肿多归于中医“癥瘕”、“肠覃”等范畴,分为气滞血瘀、痰湿瘀结、湿热阻滞、肾虚血瘀四型。王三虎认为卵巢囊肿以血水互结为主要病机。本病多见于生育期妇女,得之于经、孕、产期的卫生保健意识淡薄,缺乏惜身护身的良好习惯,易致湿浊之邪乘虚而入,影响血运。王三虎指出,其实早在《灵枢·百病始生》中就已认识到,“汁沫与血相搏,则并合凝聚不得散而积成矣”,“凝血蕴里而不散,津液涩渗,著而不去,而积皆成矣”。

选方用药经验

对卵巢囊肿的治疗,当代医家多以破瘀散结、理气化痰为法,以温经汤、桂枝茯苓丸、少腹逐瘀汤等为主方。王三虎指出,此三方均适用于子宫肌瘤及妇科恶性肿瘤,但温经汤常用于寒热交结的恶性肿瘤;桂枝茯苓丸多用在寒热并见的子宫肌瘤;少腹逐瘀汤则治疗瘀血症状明显的子宫肌瘤,而卵巢囊肿的病人多为血水互结,选用当归芍药散更适合病情。

当归芍药散出自《金匮要略·妇人杂病脉症并治》:“妇人腹中诸疾痛,当归芍药散主之。”用于治疗妇女血水不利之多种腹痛证。当归芍药散中,当归、白芍、川芎活血,白术、茯苓、泽泻利水,相辅相成,能有效扭转血不利则为水、水不利则血不和的病理状态。在以此方主的基础上,王三虎常加泽兰、益母草、水红花子等活血利水之品或随证伍以皂角刺、穿山甲、猫爪草等软坚散结之药。对于舌体胖大、湿邪较重者加用瞿麦、车前草、马鞭草利水祛湿;舌暗淡、遇寒不适、寒湿症状明显者则加台乌药、吴茱萸、小茴香等温阳散寒;舌苔黄腻、大便秘结、小便黄、湿热显著者加用黄柏、栀子、薏苡仁等清热利湿;连翘、蒲公英、白芷、败酱草、拳参清热利湿消肿散结;胁痛腹胀者加用柴胡、香附、丝瓜络、降香、路路通疏肝理气通络;血瘀明显者加用三棱、莪术、桃仁、红花、水蛭等活血化瘀;疼痛者加元胡、川楝子活血止痛。

典型病例

韦女士,23岁,柳州市人,2009年11月12日初诊,自诉半月前B超提示左附件区混合性包块51mm×44mm×32mm,要求中医治疗。大便干燥,两日一次,小便黄,眠可,舌红苔黄脉数。辨证为血水互结,湿热下注。方选当归芍药散合四妙散加减,当归12g,白芍12g,川芎12g,泽泻12g,白术12g,茯苓30g,苍术10g,黄柏12g,薏苡仁30g,牛膝12g,瞿麦12g,蒲公英30g,连翘15g,败酱草30g,白芷10g,香附12g,,泽兰12g,皂角刺10g,穿山甲2g。7服,每日一服,水煎服。2009年11月19日复诊,大小便已正常,舌脉同前,上方加丝瓜络10g,降香10g,炙黄芪3g,猫爪草10g,拳参12g。20服,每日一服,水煎服。2009年12月10日,第3诊,复查B超左附件包块消失。

王三虎教授是广西中医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柳州市中医肿瘤研究所所长,熟读经典,擅用经方,对肿瘤类疾病有丰富的治疗经验和理论探索。笔者作为王三虎教授的学生,随其临证受益颇多。现将王三虎治疗卵巢囊肿的经验介绍如下。

肠覃(tan)
中国古代病名。出《灵枢·水胀》。指妇女下腹部有块状物,而月经又能按时来潮的病证。多因七情内伤,肝气郁结,气滞血瘀,积滞成块所致。《灵枢·水胀》:”肠覃者,寒气客于肠外,与卫气相搏,气不得荣,因有所系,癖而内著,恶气乃起,息肉乃生。其始生也,大如鸡卵,稍以益大,至其成,如怀子之状,久则离岁,按之则坚,推之则移,月事以时下,此其候也。”治宜攻坚散寒,行气活血。方用桂枝茯苓丸,或香棱丸(《济生方》:公丁香、木香、三棱、莪术、青皮、川楝子、小茴香、枳壳,朱砂为丸)。亦可采用手术治疗。

张子琳老中医经验方3

仲景之方当归芍药散,治妇人妊娠腹中疞xu痛,疞痛者,急痛也,方中血分药与气分药各占一半,不寒不热
温平和顾,养血和血,健脾渗shen湿,治正气不足,水气胜土,气血不调而腹痛者,该方平稳,以缓制急,王道之发法也。

老同事张某之妻,怀三子时,腹中绞痛难忍,中医多方治疗无效,一日,张某来我处,闲聊时谈及妻病,建议他试试当归芍药散治之,

一周后,张某亲自来告我,说服药3剂,腹痛若失,原方为:

白芍6 泽泻4.5 茯苓12 白术12 当归9 川芎9 水煎服。

但本方不可久煎,自开锅开算起,10-15分钟即可。

桂枝茯苓丸与当归芍药散1

桂枝茯苓丸与当归芍药散,均是《金匮要略》治妇人妊娠杂病的方剂。

桂枝茯苓丸由桂枝、茯苓、丹皮、桃仁、芍药五味药组成。是祛瘀化癥之剂,仲景用来治疗妊娠腹中瘤块所致之经血漏下不止。

《妇人良方》曰:“夺命丹(即桂枝茯苓丸),治妇人小产,下血过多,子死腹中,其人僧寒,手指、唇口、爪甲青白,面色黄黑或胎上抢心,则闷绝欲死,冷汗自出,喘满不食,或食毒物,或误服草药,伤动胎气,下血不止。若胎尚未损,服之可安。已死,服之可下……。”

《济阴纲目》曰:“催生汤(即桂枝茯苓丸水煎剂),候产妇腹痛,见胞浆已下,水煎热服。又夺命丸(桂枝茯苓丸)治胞衣不下,并治胎死。”

当归芍药散由当归、芍药、川芎、茯苓、白术、泽泻六味药组成。仲景用来治疗妊娠后脾胃虚弱、肝气不调、肝脾不和而造成的腹中绞痛,故方中重用芍药泻肝木而安脾土。

《三因方》曰:“当归芍药散治妊娠腹中绞痛,心下急痛,及产后血晕,内虚气乏,崩中久痢,常服之,则通畅血脉,痈疡不生,消痰养胃,明目生津。”

在临床上反复试验的结果,此二方中不论单用那一个方剂,所治妇女月经、妊娠等病证,都有一定的疗效,但也都有一定的局限性,不如将两个方剂合并起来使用,疗效既高,治疗范围又为广泛。以此复方可以治疗由寒凝血滞湿阻血行所引起的妇科多种病证。

桂枝茯苓丸与当归芍药散合用,药效更为完整。方中以桂枝温阳通血脉,桃仁,丹皮活血化瘀,当归活血养血,川芎理气行血,白芍调营养阴,上药合用可活血化瘀,疏通血脉,茯苓、泽泻能利水渗湿,白术补脾助中气。本方泻中寓补,活化血瘀而不伤正。

在临床上,笔者将此合方广泛运用于妇女的各种疾病。诸如痛经、经闭、月经不调、崩漏、癥瘕结聚等病证,只要确是寒凝血滞、瘀血内阻、或湿滞血瘀者,其主要证状为少腹痛,拒按,下血紫暗,血中有块,下血块后疼痛减轻,遇寒则甚,得热痛减,或白带过多,腰困,下肢浮肿等,皆有卓效。其可以使闭者通,崩者止,实属奇妙。又将此方试用于因上节育环后,有腹痛出血、白带多反应者,也屡用屡效。服其方治疗瘀血,有一部分患者排出少量瘀血块,一部分患者则不排出,考虑是出于肌体吸收之故。用本方治疗妇女崩漏等证从未发现因去瘀活血而引起血出不止者。

一、痛经

澳门新莆京官网,痛经有虚实之分,瘀血内阻之痛经,属寒、湿者,多半痛在经前或经期,痛的部位始终不移,拒按,少腹或有痞块,经期退后,血色紫暗并有瘀块。运用本方活血化瘀,寒去则痛止。

典型病例:

王XX,女,23岁,插队青年。半年前因受雨淋后,即开始出现痛经,每逢经前三日,开始疼痛,拒按,渐次转剧。行经当天疼痛最甚,难以忍耐。经至时量少,色黑,有块,每于下血块后腹痛稍减,每月如此,十分痛苦。

诊得其脉实而迟,舌质紫暗,并有瘀斑,苔白腻,考虑为寒湿内停,瘀血阻滞,经血不得畅通,不通则痛。给予上述合方四剂后,正值经期,自诉经至时疼痛较前几次大为减轻,不用止痛药也能忍耐。继用上方,二日一剂,前后共服本方十剂,痛经基本痊愈。仅每次经至前一天少腹稍有不适,不足为患。后又拟养血调经之滋阴汤等,继服数剂,以资巩固。

二、崩漏

月经失常中的“崩漏”,用活血化瘀法治疗,有一定效果。崩、漏两者之间,性质上是相同的,仅有轻、重,缓、急之分。崩又称“暴崩’、“崩中”,即出血来势凶猛,下血急迫,血量较多,不能停止。漏是出血量少,淋漓不断,绵绵不绝,病势缓慢。但两者之间可以互相转化,崩可以转变为漏,漏也可以转变为崩。

病因、病机根据前贤之论述大抵有以下几种:脾阳虚不能统血;肝阴虚而不能藏血,肾气亏损(包括肾阴虚及肾阳虚)、冲任失调,不能摄血,虚热或实热扰于血分致血热妄行等。除此以外,还有气滞血瘀、瘀血阻滞等原因。总之既成崩漏之时,因虚者十之八、九,因实者十之一、二。宋代陈自明说,“劳伤冲任,不能制约而为崩也。”严用和说:“疲劳过度,大伤于肝,可以崩中漏下。”朱丹溪说:“妇人崩中者,因脏腑虚损、冲任二脉虚损故也。”综上所述,莫不认为由于脏腑经络的虚损不能制约,是发生崩漏病的根本原因。再结合近来的报导文章,也认为此病之因属虚者多,属实者少。有人从不少的病例分析中得出的结论是崩漏因实者不足百分之二十,其余皆因虚或少数是虚实相兼者。

根据临床观察,对崩漏病的发病机制,似乎和以上所述有些不同之点,提出初步意见。

根据临床表现和病理特点,崩漏可以分为实证和虚证两大类型,其病理机制因脏腑、经络虚损而致发病者固然不少,但笔者在临床上所遇到的病例观察结果,此类患者反不及因气滞血瘀、瘀血阻滞者为多。而其中又以瘀血阻滞者为最。此病在实证中,主要病理病机,大体不外乎以下几种.

桂枝茯苓丸与当归芍药散2

1、寒凝血滞:主要因月经期或月经前后着冷、冒雨、涉水、坐卧湿地或风寒外感,致寒邪外侵,客于胞宫,营血得寒而凝,阻于血脉,使不能循经入络,而溢于脉外,造成崩漏。既成瘀血,则“寒”的意义已经不太大,应当着眼于“瘀”。

2、气滞血瘀:急躁易怒,或经前产后,忧愁悲郁,致肝经气机郁滞,气为血帅,气滞则血凝,即阻其血液不能循经入络,又复瘀久化热,热甚逼血妄行,而成崩漏。

3、其它:妇人月经不尽,或产后以及流产后,恶露败血残留,均可致瘀血内停,久之阻滞正常血液的运行,而成崩漏。

以上的病因,又多是青中年妇女发病的机会多。因此,患者多属青中年妇女,实证崩漏实际上多于虚证。

对崩漏的治疗,医家多半强调补虚、止血,忽略血瘀为祟。即使诊出是血瘀为患,或虚与实的证候同时出现时,当此出血之际,也不敢用活血化瘀法来治疗,认为先止血以后再去瘀方是万全之策。殊不知血液既成瘀血,已是离经之血,则失去正常生理功能,不但对人体无益,反而可以阻止胞宫脉络,有碍于正常血液之运行,使之不能循经入络而溢于脉外,形成崩漏。此时在治疗上,不尽快地将瘀血驱出体外,而一味单纯的用滋补、收涩止血之品则不仅对病毫无裨益,反而使瘀血因壅补、收涩而越来越多,越结越实,使病势有增无减。瘀血不去,出血不止,即使运用收涩止血药,将血止住也是暂时的表面效果,一且再度出血,势必难以控制。古人对本病治疗分三个阶段进行,即“塞流”、“澄源”、“还归”。所谓“塞流”并不是一味的堵塞,如有瘀血阻滞,仅用收涩与止血法,就很难达到“塞流”的目的。应当寓活血化瘀于“塞流”之中,方可收效。

通过实践证明,运用活血化瘀法来治疗因瘀血引起的崩漏,不但没有加重出血,反而起到止血作用。这说明只要把瘀血驱出体外,气血即通畅无阻,则血无由外溢,出血自止。当然运用活血化瘀法也要分标本缓急,如果出血量大,来势迫切,如不在短时间内止血,则有血脱的危险,当以“急则治其标”的原则来摄血、提血,暂收止血之效,待血止以后,再治其本。

根据临床观察,崩漏因瘀血内阻而致者,以青中年尤多。临床上多表现为下血紫暗、少腹痛、腰困、血中有块、腹部拒按等等。采用活血化瘀法以后,很快就会使腹痛减轻,出血减少或停止。

属寒凝血瘀者,下血量不多,少腹疼痛,痛的部位始终不移,拒按或有瘀块,得热则减,遇寒则痛甚,下血前痛甚,下血后稍减,舌质紫暗或有瘀斑,苔薄白,脉沉实或迟、涩。治宜温阳通经活血化瘀。

凡属这些类型的“崩”、“漏”,本方治疗效果甚好。至于气滞血瘀型的以及其它类型的病患,则应以其它方剂治之。应该注意的是用活血化瘀法治疗本病,是一种祛邪的方法。古人云:“大毒治病,十去其六。”故在应用时一般瘀血祛除以后,就需停用,而改用健脾、补血等法来滋养营血。因本病往往是一种反复发作的慢性病,日久必然耗损气血,所以虚是本病的必然结果。一旦瘀血驱尽,即可着手补虚,方可巩固疗效,以达到彻底治愈的目的。

典型病例:

刘xx,女,32岁,家庭妇女。三月前流产一个六月胎,恶露未尽,淋漓不断,腹痛阵阵,血色紫暗,有时有黑色小块。经数医诊治皆为产后血虚,投以补剂,但终未见效,缠绵不愈,已近三月之久。诊其脉虽细尚有力,左少腹压痛,考虑为产后恶露未尽,瘀血内阻,致经血不能正常循经入络,故崩漏不绝。以桂枝茯苓丸和当归芍药散之合方治疗,服二剂以后,曾下少量血块,腹痛减轻,又服三剂,腹痛消失,出血停止,继拟养血调经之剂,服用二周痊愈。

三、癥块

“癥”与现代医学的“子宫肌瘤”很相似,是妇科常见的一种良性肿瘤,中医认为是由于气滞血瘀久而成块。临床上多表现为月经量多,经期延长,月经周期缩短,以及不规则的阴道出血。肌瘤较大时,可以在腹部摸到肿块。笔者采用上述之合方治疗本病,常可使结块缩小,甚至消失。

典型病例:

张XX,女,45岁。半年前发现腹部有一体积渐增之肿块,并伴有腹痛,月经不调、白带多等证。近来肿块更日益增大,约有8×8×10(厘米)大小,曾经妇科检查,确诊为子宫肌瘤,建议手术治疗。患者拟去大医院手术,但因床位太紧,故先试以中药治疗,以桂枝茯苓丸当归芍药散制丸药一付,服用一月。服完后,又到妇科检查,肿块缩小到3×3×5(厘米),已无作手术之必要,又照前方继服二付丸药,肿块消失,诸证痊愈。

按:本例患者患子宫肌瘤,其体积已有8×8×10(厘米)大小,用桂枝茯苓丸当归芍药散配制丸药一剂,服一个月之间,竟能缩小到不足原来的二分之一,其疗效之高而且速.令人惊奇。此方治疗子宫肌瘤,其效果不尽然都能达到如此地步,这不过是选一典型病例而已。其余病例之疗效虽不及此,但将此合方配制丸药久服,对消除子宫肌瘤,即中医之“癥”、“瘕、瘀血等证,效果颇为显著。但也有一定的治疗范围,如癥块太大,积的时间过久,此方恐不能胜任,当考虑其它疗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